将军,回家种田吧

将军,回家种田吧_分节阅读_1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御宅屋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将军,回家种田吧

    作者:路鹿林

    文案

    作为万千穿越女之一的颜笑妹子表示,这闲散的种田小日子正是她梦寐以求的啊!

    等等,相公你要去打仗?

    相公,虽然你不够温柔,但其实也挺合格的,不能这样抛妻弃子一走了之啊!

    什么?,没有孩子?

    不急不急,娘子给你生一个,你留下来嘛!

    内容标签:种田文 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笑,段长决 ┃ 配角:郭均,柳毓,顾瑾 ┃ 其它:

    ☆、将军你真好看

    日上三竿,外头和煦阳光透进整洁的卧房,一片敞亮下,颜笑总算微微颤动睫毛,有醒来的趋势了。

    房门“嘎吱”一声被推开,裹挟着一身闷热气息的男子摘下破漏的草帽,狭长的双目扫过床榻上睡眼惺忪的颜笑,面无表情的拿过半湿的毛巾搭上肩头,转身出门前终于开口:“要吃饭了。”

    颜笑迷迷糊糊的“唔”了一声算作应答,这才懒洋洋的起床,不紧不慢的开始梳洗打理,而那男子则去厨房煮饭做菜,百分百居家好男人模样。

    这猪一般无所事事的懒散生活,自颜笑穿越起持续到现在,那虎背熊腰的男子,哦不,应该说是她的丈夫段长决,可是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导致颜笑从开始的惊疑,到现在即使一整天都不干什么家务事也非常坦然了。

    颜笑穿的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农户人家,说是看起来,也就代表实际上与别人并不一样。

    女主人和她的名字相貌一模一样,所以颜笑能很快适应这具身体。

    男主人呢,叫段长决,两人是村里媒人介绍的,因着颜笑爹娘早逝,表亲家辛苦的拉扯大,只想快快把这多出的一张吃饭的嘴打发掉,便匆匆与段长决成了亲。

    好在段长决并没有爹娘需要赡养,也不见什么三姑六婆需要应付,颜笑过得很是惬意。

    按理说,男主外女主内,这春日农事繁重,男子去田中耕作时,妻子便会在家里打点好一切,什么洗衣烧菜带孩子,应该也是同丈夫一样忙得不亦乐乎才对,虽说颜笑与那段某没有孩子,看起来两人才结亲不久,但也不至于这般宠着妻子吧,何况他们又不是大富大贵之家,可以坐享其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

    很快颜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丈夫确实是什么都不必她动手,连那女红织物,也是他大方的从集市上买成品,并不需要颜笑冒着被嫌弃的可能去受针扎,但也同样的,他对这名义上的妻子并不亲近。

    不说夫妻间那啪啪啪的事压根没有过,连平日里的嘘寒问暖也没有多少,两人除了一起吃饭,睡在同一张榻上,颜笑简直要怀疑段长决当她不存在。

    初来乍到,颜笑穿越过来也没有多久,还没有摸清情况,虽然心中有些忿忿——哪有丈夫这样待妻子的?但也省去不少担忧,两个人不熟的话,他应该就看不出来他老婆换了芯子了。

    自此颜笑大胆许多,既然这么悠闲,那她就把考研时熬的夜一并补回来,成日埋头大睡,醒了就看看话本,听左邻右舍的妇人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八卦,日子过得倒也自在。

    不过近日她感觉不大开心,之前是刚来这个世界,紧张的心情让她没精力注意这些细节,现在可不同了,她慢慢适应后发现,她家相公可是方圆百里出了名的好看,这体现在那些已嫁或未婚女子们殷切的目光中。

    有时段长决难得的回应她们一句,显而易见的就能看见姑娘们脸上的红晕。

    这还得了,虽说颜笑对这汉子感情也不深,可是作为身体的主人,她可不乐意自己的东西被人惦记。好在段长决并没有顺势拿出腔调与人多说一句话,很是规矩老实。

    不错不错,很是洁身自好。

    颜笑心中愉快,于是在吃饭时夹了一筷子青菜放进段长决的碗里。

    段长决闪着疑光抬眼看了她一下,眉头微微蹙起。

    这是在嫌弃夹给他的不是肉吗?

    这可不能怪她,这小木桌上一碗荤的都没有,毕竟她现在是贫困小农,有新鲜蔬菜吃已经不错了。

    “你什么时候去地里呀?”颜笑见他不动声色的吞下青菜,心中一动,便问。

    这小妮子以前从来不关心他的,两人成亲也不过是媒人相中而牵的线,何况他见着颜笑身躯娇小,像个没长开的女童,便从不让她劳作,也不与她亲热。

    想来她也是怕他,有时回应他的声音小如蚊蝇,如此他也越发少搭理她了。

    不过半月前他便感觉到身边这妮子有所不同,虽然也是一样的鲜少开口,但靠近他时身子不再微颤,望向他时眼神也不再怯懦,甚至熟睡后还喜欢把胳膊腿随意搭在他的胸膛。

    这微小改变恍若脱胎换骨一般让人惊愕,但再细细看她,眼还是那双眼,眉也是那副眉,实在没有端倪可寻。

    今天倒好,竟主动开腔搭理他了,简直稀奇。

    颜笑看他半晌不回答,嘀咕道:“这呆呆傻傻的,怎么半天反应不过来的样子,莫非我相公是个痴儿?”

    她这嘟哝声以段长决的听力自然一丝不漏的听进了耳里。

    “你相公并非痴儿。吃过饭便要去地里了。”段长决浑厚的声音传来,颜笑才惊觉这人眉宇间很是惹眼,一股戾气自双目透出,看得她失神。

    段长决时常受妇人甚至男子的眼神洗礼,他都可以视而不见,唯独颜笑这么近距离炽热的盯住他,令他心生尴尬,不紧不慢的干咳一声。

    颜笑被他的提醒弄得难为情起来,想她上辈子什么模特型男俊哥儿没见过,今天居然被当作花痴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我和你一起去吧。”颜笑扑闪着水灵灵的眼满脸期待。

    段长决越发不可思议的看她。

    颜笑颦眉:“干嘛这样看我?我不过觉得无聊,想出去走走罢了。”

    这话委实不假,虽然上辈子颜笑喜欢宅在家,但那是有娱乐的好吗,比如看看番剧玩玩游戏,再不济也能和人扯淡,自从来了这里,悠闲得快要生霉了,没有电子产品只好和别人交流,可惜她对那些妇孺们的家长里短不感兴趣,听了几日便觉得索然无味,只好想着法子见见世面。

    “你......不答应?”颜笑小心翼翼的低眉瞧了一下段长决。

    不得不说她这便宜相公真是底子不错,浓眉深瞳,面相不怒自威,颇有些冷峻,不过好看才是王道,冷一点也可以容忍。身段威武高大,难怪干活不费力气的样子,看起来根本不缺那点气力嘛。

    艾玛,干嘛又把眼珠子往他身上放了。

    颜笑撇嘴戳着筷子:“不能去就算了。”

    “能。”段长决丢下一个字,又闷头扒饭了。

    过了晌午,段好男人在柴房间洗洗刷刷好不勤快,颜笑却在里屋愁眉苦脸。

    床榻上摊着几件花花绿绿俗不可耐的衣裳,看得颜笑头疼。

    虽然生在穷人家,有整洁干净的衣物穿应该知足,可颜笑骨子里到底与这里格格不入,不挑剔也太过沉稳,她自知自己并没有那般审时度势的气量,便在这里纠结上了。

    等段长决进屋拿那顶不知道能不能遮风挡雨的破帽时,颜笑还在琢磨穿哪件不是那么“翠花”。

    之前她只在家门口转转,没有多打量自己的装扮,如今一端详,实打实的乡下姑子模样。段长决定是看见自己娘子这么俗气,才会冷冷淡淡不愿亲近的。

    “不走吗?”段长决等了片刻,看人没有出发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开问。

    颜笑皱着眉,一副为难的样子:“你说,我是穿这件花的好呢,还是这件绯色的好?”

    段长决心中惊讶不己,这妮子最近的变化不要太大,一改从前唯唯诺诺低眉顺目的模样,如今都敢同拉家常一样问他琐事了。

    不过这改变没有令他不悦,他也不希望妻子面对他如同下人一样战战兢兢。

    “......”段长决似是很认真的看了两件上衣,慢慢道:“绯色的那件。”

    颜笑笑得灿烂:“咦,和我想的一样!”

    既然已经决定了又何必多此一举来问他?段长决实在不能理解这小女儿般的心思,盯着她打量片刻道:“你真要去?”

    段长决看小妻子这个架势,也不指望她是去帮忙的,不过一来一回的路途有点远,小妮子从未多走几步路,未尝不会累到。

    但颜笑没给他时间犹豫,瞪着杏眼攥着亮眼的衣裳,颇有些地主婆的风范,“当然要去。我要换衣服了,你还站在这里?”

    段长决一愣,默不作声的退出去。

    在他轻轻关上门的那刻,颜笑突然恍悟,人家可是她丈夫,有什么不能看的,即使他真杵在这里,她也没理由赶他走。

    一定是她语气太凶,导致相公慌不择路了。

    颜笑暗暗决定做个贤妻良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