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回家种田吧

将军,回家种田吧_分节阅读_34

    犹记得曾经那个静寂之夜,他第一次浑身是血的回来,眼中狰狞未褪的模样,让人胆寒心惊。

    毫厘之争,马嘶蹄乱,胸前强劲激烈的心跳犹如擂鼓,将颜笑本意识模糊的思绪声声震醒,她抬起下颌掀开眼帘,悄然往上看去。

    段长决刚毅卓然的颊上溅染了几痕浓腻的血渍,紧抿的薄唇确然再看不出感情。

    第一次经历过这种厮杀场面的颜笑,很快就撑不住了,鼻间逸入的浓厚血腥味混淆着焦烂硝烟味让人作呕,目光所及之处皆为残垣断根,以及恶心的温热尸首。

    颜笑的心理素质平平,恕她无能只是个凡人,没法对这种修罗地狱般的血腥场面还能保持心平气和,身形已然僵硬。

    “害怕的话,闭上眼睛。”

    上方喑哑的声音近在耳侧,颜笑鼻子一酸,将头埋进了段长决的怀里。

    兵戈交接声断断续续,颜笑于马鞍上颠簸到想吐,紧抓段长决腰间的手也已麻木,浑浑噩噩坚持了没多久,段长决忽然揽住她的身子,拍马纵跃。

    后背猛然被大掌抚住,颜笑猝不及防的痛呼一声,抬眼便见寒刀笔直的朝段长决后背飞来,眨眼嵌进他的皮肉。

    搂紧她的人闷哼一声,动作却是毫不含糊,继续勒缰朝前,竟是杀出了一条血路。

    小八紧跟在身侧,回头朝段长决道:“我来断后。”

    这时候当然不能你推我让般赞颂忠肝义胆,段长决看了他一眼,利落的打马驰骋,霎时将那群马贼抛出好几米远。

    颜笑猝然探头,小八已经身陷贼群,而自己与他正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她紧闭了嘴,直到坍塌的房屋弥漫出的火光燃着天际,再看不出小八万夫莫开的身影。

    颜笑缩回头,闭目淌下两行热泪。

    “哭什么,他未必会死。”

    段长决驭马飞驰,脸上尽是冷然。

    颜笑无话可说,她也说不出什么,小八身上余毒未除,面对那么多人,也是力不从心,凶多吉少,但眼下似乎正如段长决说的那般,祈求他逢凶化吉罢了。

    直到骏马终于缓下蹄子,颜笑才发觉自己一身冷汗,快要虚脱,若不是段长决还攥着她的身子,估计她一早就栽下马去了。

    荒郊野外,晓雾初霁,颜笑压根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辰,哆嗦着被段长决搀下马来,腿脚都是软的。

    “你背后有伤!”

    段长决甫一下马,就要靠着树干缓神,颜笑急忙拽住他,他老老实实被人掰过身子打量,面上疲态尽显。

    那条刀痕不算深,至少,对于身经百战的段长决来说,未伤及筋骨便是小伤。可对颜笑来说,看进眼里的血痕那般怵目渗人,想起先前她自己身上中的那一刀,恨不得死个干净,这一下,又该有多疼啊。

    段长决不再让她多看,转过身子大剌剌歇在树下,顺手拔起旁边一簇叶片放进嘴里咀嚼。

    颜笑惊呆:“这......不干净!”

    段长决看她,也不知该不该笑:“这草有止血的作用。”

    颜笑愣怔,片刻觉得越发惭愧,她什么都不懂,想那饥荒交迫处,又或者战况紧急时,这路边的一草一木大约也是救人的存在,可她竟计较什么脏不脏。

    也真是只有富贵家的小姐才会说的无知话。

    颜笑学着段长决,很是果断的扯下几株叶子往嘴里塞,“我......我也受伤了,我也吃一点!”

    “......呸!呸呸!”

    那股子草叶不知是什么怪味,颜笑没能忍住,愁眉苦脸的吐了出来。

    段长决看在眼里,也觉得好笑,“你可以把它们敷在伤口处,效果也不错。”

    “......你不早说!”

    “我也没让你吃。”

    颜笑古怪的瞪了他一眼,觉着有些不可思议,段长决竟然学会顶嘴了!

    “我们现在要返回吗?”

    颜笑索性也靠着树干放松了身体,之前她还磨磨唧唧的考虑会不会感染啊会不会留疤什么的,如今看来计较细节也没什么用,痛到深处自然麻木,死不了就行。

    “你想回去?”段长决将问题又抛了回来。

    “当然,我们要回去救小八!你能联系到剿匪的兵属吗?”

    段长决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唬得颜笑一愣一愣的。

    “......你笑什么?”颜笑莫名紧张起来,该不会自己又说了什么傻问题吧。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找你吗?”

    颜笑恍然大悟,“因为太喜欢我,舍不得我了?”

    段长决不置可否:“你知道那客栈的毒是谁下的?”

    “不会是你吧?”颜笑差点跳脚。

    “不是。”段长决微微摇头,“我之前一直不懂,为何小八要与你一起走,据我所知,他的任务完成了,不论情况如何,也应该回去同顾瑾禀报。”

    “......你的意思是?”颜笑隐约猜出了答案,却又摇头替人辩驳,“他不想回去情有可原,他一回去,就要受罚了。”

    “你未免把杀手想得太天真了。”段长决的笑转瞬即逝,“受不受罚,并不在于他是否回去,而要不要回去,也不在于他想不想。你可知道,忠于主子的部下,要么有软肋让人钳制,要么,有足够让他死忠的利益分享。”

    “你不要告诉我,小八是服过毒|药什么的,每次完成任务后才有机会解毒。”颜笑一想到那些离奇小说,心里毛骨悚然。

    段长决眉骨微蹙,“他是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从一开始的任务就是护送你,并且决意要将你护送至德州。”

    “那是一开始就说好了的。”颜笑莫名,“一开始不就说去德州吗?”

    “一开始?你主动说去的?”

    颜笑回忆了一下,踟躇道:“......那倒不是,我主动去德州干嘛,我在那里无亲无故的......”

    段长决忽然凑近她,语气有些急迫,“是顾瑾让你去的?”

    “不是,是柳毓提出来的。”

    段长决愣怔。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留言了,开心 \(^o^)/

    ☆、突如其来的哥哥

    “这么说,小八中的毒,恐怕是柳毓下的了。”

    长久的沉默后,段长决终于开口,眉骨依旧颦蹙,大约他也想不通柳毓为何会如此行事。

    颜笑当然更加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也不浪费脑细胞,正欲起身,后背裂痛难以忍受,她只得僵在了原地。原来痛晕过去竟是十分幸运的待遇,起码不用像现在这样意识清醒反而分外难熬。

    “她给我们下毒干嘛?而且旨意不过是多停留几天,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目的吧......”颜笑刚把问题抛出,忽然灵光一现,狐疑道:“明明是她提议去德州的,为何还要阻碍?”

    “德州境内也不太平,那群马匪一路烧杀竟无人阻拦,偏巧你们又耽搁在此地,正好遇到马匪,或早或晚,你们都可以绕道避开,有人暗中不让你避开,这一切太过巧合,应该是有人希望你们遇到那群马匪的袭击。”

    “这般恶毒,一定是太后了!”颜笑忿然,又抽气叫疼。

    “嘘!”

    窸窸窣窣的马蹄声传来,段长决顾不得其他,将颜笑揽进浓密的草丛堆,比划着不要出声。

    疼归疼,颜笑还是倔强的缓缓抬头,只见那群人的打扮衣着竟是马匪模样,看来小八终究没有拦住他们,这会儿该不会......

    “老大,瞧着他们是往这个方向跑了,这马还停在这儿呢,肯定在周围!”

    颜笑心道不好,这回连他们首领都赶上来了,难不成又是一场厮杀?段长决已经受伤,刚才的打斗又太过耗损精力,自己什么三脚猫的功夫都不会,这可怎么办?

    颜笑着急的回首,正要朝段长决询问对策,却看见他神色异常,眼睛直勾勾的的盯着那不远处马背上的老大。

    什么情况?颜笑还在欲言又止,段长决已经霍的站起身,脚步有些虚浮的朝那头目走去。

    “段长决,你干嘛?!”颜笑拽他不住,急匆匆跟上前,对面那群人果真一眼看见了他们,满脸横肉急不可待的“迎接”他们。

    段长决别是伤得太重,魔障了吧?

    “诶嘿,老大,他们倒是自投罗网了!”那些个马贼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住,像看马戏般审视他们,只有那位头领慢悠悠打马上前,不甚感兴趣的样子。

    颜笑挺着腰杆吃力的望去,那头领与其他人倒有些不一样,面上没有他们那样的狡诈神色,年纪轻轻也不像个莽撞之人。

    “郭均!”

    段长决看着那头领,冷不丁开口。

    这一叫霎时让那人侧目,颜笑也愣怔了一下,她怎么会忘记郭均是谁,他可是段长决南征北战的根源啊!不过......这人是郭均?他不是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