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回家种田吧

将军,回家种田吧_分节阅读_39

    颜笑还没有忘乎所以,一秒正经起来:“说吧,你要提什么要求,或者,你又要段长决替你做什么?”

    顾瑾脸上的愣怔转瞬即逝,微有苦涩:“这次是我无条件给予的,毕竟你我是......好歹是熟人,这点皇家膏药不值一提。”

    颜笑瞧着这人,眉目分明面若潘安,这样一个看起来温和谦卑的人,竟是在走腥风血雨的夺|权谋逆之路,与他第一次见面时好笑的场景差之千里。

    “你会把小八怎么样?”她心中一凉,还是问道。

    “他办事不力,自然要受罚。”顾瑾眉头都不皱一下。

    “如果我给他求情呢?”颜笑哀声道,“我不要那什么无疤无痕的膏药,我只希望你能留小八一条性命。”

    “他知道太多秘密,手上沾满无数鲜血,也替我办过许多隐秘的事,放他走的那天,也是让他死的那天。”顾瑾面无表情。

    “你要怎样才肯留他一命?”颜笑按捺下心里的惊慌,咬牙切齿。

    顾瑾盯着她,眼里深不可测:“段夫人这么想让他活着,莫不是看上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两情若是久长时

    颜笑一副据理力争,务必要保小八齐全的心情,并不只是纯粹作为朋友的情义,关键是,凝翠小姑娘她......她心中的心上人就是小八同志啊!

    然而那次与顾瑾没争出个所以然后,她就被接到将军府,也没机会与顾瑾再打照面了。

    偌大的将军府奴仆成群,只是依旧显得空阔。那是自然,男主人已经有许多天没有回来,快马家书倒是有一封,听说已经正式和齐国拉开阵仗,不是兵败失城池就是硬来齐军十年的不敢再犯。

    颜笑此次不像曾经那样坐立不安了,该吃吃该喝喝,没事人一样。

    凝翠倒是看不懂了,拉着颜笑十分担忧:“颜姐姐要是忧愁,不用憋在心里,发泄出来便是。”

    颜笑悠然自然的捧着茶杯:“我确实挺愁的,我在想怎么能当小八与你之间的牵线红娘呢?”

    凝翠脸一红,继而十分落寞:“丞相也说了,不会放他走,我不想他没命,只要他活着,能不能在一起都不重要......再说,他也未必心许于我。”

    “就是因为不知道,更应该去探个究竟呀!”颜笑深明大义的握拳道,“不可放过一丝暧昧的机会。”

    “......”

    其实颜笑哪能不担心呢?只是段长决不是承诺过吗,不会再隐瞒她任何事,书信里详细的告知了他身在何处的消息,她心里舒坦,便也没那么忧心忡忡,以前她疑神疑鬼,现在她相信他。

    战况开始并不大好,颜笑这下愁眉苦脸得挡也挡不住了,她真想不管不顾的去找他,可她现在不能再那样莽撞,平白给人添麻烦。

    月明星灿,颜笑独自倚栏眺望,心中思量,若是段长决这一仗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她可怎么办呢?

    正时间,段长决正身着软甲看着战报时局微微颦眉,小八立在一旁静候听命,帐内一时静谧到诡异。

    片刻,段长决抬头,不咸不淡的问:“我若把你从顾瑾手中要过来,他还会要你的命么?”

    小八等了半天,没等到应有的调遣,竟是这样一番问话,当即呆愣不知要如何回应,半晌才道:“主上不会放我走的。”

    段长决不以为意:“别人提这要求,他可能不会答应,如果是我,或许......”

    “将军,属下不明白,为何你要......”小八自认和段长决没有多大交集,要不是这次他被顾瑾派来这位段将军身边帮忙,或许印象里只有段夫人的面貌,这辈子也不会惹到他了,如今他竟提出这个要求,莫非是段夫人的请求?

    诚然,他对那位段夫人十分有印象,不对,应该说是十分友好了,但是他不见得已经友好到被她要求带走的地步。

    但这种私事很快被接下来吃紧的战事掩盖,朝中得力的大将并不多,这一仗打得十分艰辛,颜笑每过一段时间更忧愁一次,直到听闻郭均带兵上阵相助,局势渐渐扭转,那太后竟对这个凭空而降的部队惶恐得很,这消息传得神乎其神,但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是怎样的情况。

    郭均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甘心受制于别人,他迟早会拼杀出自己的一条路,这也是段长决义无反顾把虎符还回去的理由之一。

    颜笑读着书信,面色不大好,她就着火炉燃着了信件,心中惴惴不安。

    “攘外必先安内”是没错,可他竟想趁机攒起自己的势力,与顾瑾抗衡。

    抗衡?!颜笑终于明白为什么郭均不匆忙与她相认了,也许他本来就打着去一整江山的念头,不论失败与否,她被托付给段长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没有问题个鬼啊!段长决是那么听话的人吗!他肯定会去插一脚的啊!到时候失败,全家丧命有的玩嘛!

    繁花明媚,阳光万里,然而在这万里阳光普照的回廊下,颜笑唉声叹气,眉头都要拧成一个疙瘩了。

    凝翠看着她叹气,也叹气起来:“颜姐姐若此时有了孩子,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了,段大哥是无论如何不会以身犯险,丢下你们母子的。”

    “他那个脾气......搞不好会说,等我回来啊夫人,然后就一去不复返了。”

    谁想颜笑刚说完这话,就有人匆匆来报,说是将军回来了。

    “谁?”颜笑怀疑自己听错,段长决怎么可能会中途回来?不过想想他曾经都敢抛下部队,隐秘的跟踪她,也说得过去......

    颜笑提着裙裾急匆匆穿过回廊,一眼望见未来得及卸下铠甲的段长决,她微微诧异,这人怎么如此火烧火燎的,让她心慌意乱。

    段长决踏步过来,伸长手臂便将颜笑揽过怀中,下人们从未见过将军大人这般流露感情的时刻,纷纷低头退散,颜笑被他一路抱着进了房间,却大力推开他,一脸嫌弃:“你别靠过来,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你不会换一身,洗漱一下再过来吗?”

    段长决却眉眼带笑:“三天后我们便会与齐军订下盟约,我等就会回来了。”

    颜笑微微张嘴,并不很吃惊,她一直关注着战况,也知道裕国这次能赢回来,不过她实在不理解段长决为何要专程回来告诉她这一切。

    “你是喜欢将军府,还是喜欢盘山那样的地方?”段长决没头没脑的忽然问道。

    “这是在让我做选择吗?”

    “不是,只是问一下,选择我已经替你做好。明日我就会回来,带你一起走,你信我吗?”

    颜笑瞪着他,内心很......妈个蛋,你都帮我选好了还问个球啊!

    “信,当然信......”虽然颜笑无力吐槽,心里还是很高兴的,马上就要离开这鬼地方了!

    “顺便,我会帮你将小八讨要过来。”

    颜笑睁大眼,这话怎么这么有歧义......

    “顾瑾他肯放手?不会前脚答应你,后脚就派人把小八咔嚓了吧。”

    段长决面色如常,“若是别人开口要一个杀手,他决计不放心。”言下之意,是只要他开口就一定会允诺?这是怎样的基情满满啊......

    颜笑想着要解释一下,不是她非要小八脱离苦海,这是有原因的,万一小八其实并不愿意离开顾瑾呢?她正要开口,段长决忽然贴过身轻啄了一下她的嘴唇,“这两日不论发生什么,听到何种消息,你都不要着急,不要轻举妄动,乖乖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糟了,他一般这样说,就是真的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可是自己才答应过要相信他呢......

    两人温存没有多久,段长决如同回来时那样,匆匆离开,颜笑在廊前目送他的背影,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战事果然越来越趋向平息,可是朝堂越来越不安稳,各方势力暗潮涌动,如今格局不一样了,再不是太后一人的天下,不仅有了顾丞相一派,甚至有了此次战功显赫出其不意支援的郭氏一派,死灰复燃,明争暗夺,段长决也处于水深火热中,推他为上位者的也自成一派了。

    可是这当口,还有最后一仗要打,不将齐国治得心服口服,他们又怎会答应和议?

    夏雷滚滚,大雨磅礴,颜笑吮了下被绣花针出血的食指,闷闷不乐,往日里缝制虽不精细,也有马虎的时候,却没有今天这样被刺出深深的一针血迹。

    房门忽然被人“砰”地推开,颜笑正要恼谁这么放肆,却见凝翠一头湿发面色慌乱。

    颜笑也腾地一下站起,该不会是谁造反造到京都来了?

    然而凝翠一句话却让她面色惨白,踉跄不稳就要瘫下。

    “段大哥、段大哥被刺身亡了!”

    作者有话要说:  果然我还是适合吐槽役之类轻松愉快的画风......

    ☆、终章

    山路颠簸崎岖,再加上近日每逢午后暴雨连连,一场夏雨洗涤后,泥泞小路使得马车更加难以行进,身为车夫的小八只好停了下来,与车内三人说明情况后,投宿于近处的客栈。

    与小八一起的,自然是颜笑凝翠和茂茂,他们在听到段长决死讯的第二天就马不停蹄的离开了京城,出乎意料的,顾瑾竟然没有拦住他们。

    顾瑾当然不会拦,他犹记得幮临行前给他的嘱托,若他此次出征有什么不测,就让小八代替他照顾颜笑。

    一语成谶。

    店小二热情的招呼了他们,这年头出个远门不容易,碰上打仗,投宿奔波的人更加少了,生意也不好做,要是继续打下去,这店就要关门大吉了,不过如今掌柜的还准备继续折腾下去,不为别的,只因这仗已经打完,他们老百姓的日子总算有了点盼头。

    只是可惜了那骁勇善战的段大将军,此次出军他可是功不可没,谁想班师回朝的途中,竟被太后的人暗算,遇刺身亡了。

    如今全国上下都对那傀儡皇帝和奸佞的太后一族寒了心,不少儒臣文官接连上书弹劾,也再不怕掉脑袋和罢免乌纱帽,前仆后继勇往直前,竟将太后势力堪堪压下。

    眼见就要变天了。

    可这些颜笑都不关心,她只想快些回到盘山,说不定段长决在那栋小茅屋前等着她呢。

    不对,他一定在那里等着她。

    他让她信他,她信了个彻底,但突然传来的噩耗算是什么?不是说等他回来吗?可没说等他的尸体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