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种田养包子

将军种田养包子_分节阅读_61

    孙邵霜看那女子的打扮发式,倒是未出阁的模样,看来哥哥是还没给人家名分呢。不过哥哥提出将人接过来,家里目前根本没有多余的地方给姑娘住,看来哥哥是与这女子已经住在一起的了。

    悄悄拉过孙家大哥问了,果然。孙家哥哥边说边看着自己弟弟的脸色,怕弟弟说自己糟蹋了人家姑娘。孙邵霜得到了确定答案,便悄悄对哥哥道:“人家姑娘清白之身跟了咱们,你若是喜欢她的话,年后找个吉日,你便娶了她吧,免得委屈了人家姑娘。”

    孙家哥哥点头称是。他早已有娶她的念头,只是这婚事到底讲究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况且自己的弟弟还未寻到,又身处异乡的,便兴不起兴致来。如今弟弟也找到了,也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还在亲人附近住下了,自然便想到了与喜梅成婚之事。

    如今见自己弟弟不仅不怪自己,还说出如此大义的话,自是开心不已的。当下招呼了那叫喜梅的姑娘,介绍给大家认识。在路上他已经同喜梅讲了家里的情况,因此喜梅倒是不惊讶的,只随着孙家哥哥的介绍叫了哥哥弟弟的,便将带过来的东西拾掇进了孙家哥哥住的屋子,打扫后,又来厨房帮忙。

    喜梅虽是个不爱说话的,倒是个干活麻利,手脚零活的。制止了她的帮忙,倒使得她有些不自在,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一般。还是孙家哥哥与他说看家里这两个做饭的都是厨艺好的,不是嫌弃她,她才又自在了些。

    孙邵霜将喜梅与大哥赶进了屋里,蓝险峰又是张罗着让喜梅吃这吃那的,喜梅初时还是拘谨的,整个家里又只有她一个女人,后来见大家似乎都是喜欢她的,又对她很热情,才稍稍放下心来。

    虽然来的路上,自家公子一直说家里几个人都是极好的,不过她却始终有些惶惶的。她是知道自家公子算是寄住在公子的弟弟家的,自己两个虽然有邵将军的资助,倒也是不敢受了太多,怕还不起人情债。

    因此两人都是没钱的,生活上虽不算清苦,倒也不富裕的。他们身上没有余钱,不能帮衬弟弟家里,现在又不好再接受邵将军的钱了,因此她是很怕自己成了这个累赘的。

    况且,若是让公子的弟弟养公子到应该是没问题的,若是又加了自己一个,恐怕……想到这,西梅又觉得不自在起来,自己应该多帮忙干活的,让大家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才不会给公子添麻烦,才不会和公子分开。

    蓝险峰见大家都在乐呵呵的打量着喜梅,而喜梅却是连头都不敢抬的,便对喜梅道:“咱们进了一家门,以后便是一家人了,你无需拘谨。虽然我们都是一帮大老爷们,没有女子心细,不过却也不是会糟蹋人的人。

    你也无需紧张,在咱家没有什么都得是女人干活的习惯。以往也是孙邵霜做饭的,你既然来了,正好能做些我们都不会的缝缝补补的活,倒是帮了我们大忙的。”

    喜梅听他这样一说,又见这人是个温和的人。想着,他便是公子弟弟的‘媳妇’,那他俩岂不就是妯娌了。他这样温和,该是个好相处的,于是便慢慢的也能同大家搭上几句话了。

    几人见她逐渐放开了,也便开心起来。若是跟着个时不时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的女人待在一起,还真是让他们有得头疼了。

    吃下午饭时,蓝险峰出去将个造的满身雪泥的小家伙拎了回来,给他洗了手,换了干净衣服,又塞在炕上让房木匠搂着暖和了好久,才允许他下地玩。

    喜梅是知道还有个孩子在的,只是她一直没看见,也不好询问。如今见着了这个圆滚滚的孩子,便觉喜欢。乡里人,尤其是乡里的妇人,大都是喜欢胖乎乎圆滚滚的孩子的,看着就有福气的样子。

    唯一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伯娘,倒是没什么表示。可能是家里都是男人,突然来了个女人,他觉得不过是跟张家伯娘一样,很快就走了吧。

    喜梅很想跟这个孩子亲近亲近,不过显见的,她虽受到了大人们的欢迎,却还没受到这个孩子的待见呢。

    吃过了饭,喜梅终于找到自己能干的活了。其实男人都有一个毛病,做饭还好说,若是要去洗碗啊一类的,却是能不做就不做的。于是几人吃完饭倒也没忙着收拾,只是坐着唠会儿嗑。

    于是喜梅便自己开始麻利的收拾,蓝险峰本想起来帮忙的,不过却被孙邵霜拉住了。他有些不解,孙邵霜只是冲着他摇摇头,蓝险峰便也只好坐着未动。待到喜梅出去洗碗时,孙邵霜才道:“嫂子才过来,自然是觉得很不自在的。如今给她找了些活干,她才会觉得自己不是外人。”

    蓝险峰才明白,不过显然,孙邵霜的想法是对的。将厨房收拾好后,喜梅再进屋,就不像之前那般拘谨了。也跟着吃些瓜子花生的,静静的虽不说什么话,但也是跟着笑的。炉子上的茶水没有了,也会很自然的填些水。还与孙家哥哥说,以后自家也要弄个火炉,这炉子真是暖和。

    唯一换了干净的衣服,暂时也不出去玩闹了。这时候这帮小家伙们必是都被禁在家里的,强制性的睡到晚间,才好守岁守得久一点。唯一在这暖烘烘的屋子里,被房木匠搂在怀里,倒是没用哄的自己就迷糊着了。

    几个大人不忙的也是去眯一会儿,反正两个屋子地方多。孙家哥哥那屋始终没断过火,孙哥哥便带着喜梅过去那边再烧一些,也躺一会儿。喜梅毕竟是个姑娘家,与他们这帮大老爷们在一处休息始终是不好的。

    喜梅已是知道厨房用不上她的,便跟着孙哥哥去了旁边房子。两人进了屋,喜梅拿出宝贝般护着的蓝色包袱,里面却是一件新缝制的衣服。原本她是要留给他家公子过年穿的,但看见孙邵霜给自己的哥哥也做个新衣,便说要留着以后穿。

    孙家哥哥忙阻止她放回去,直接拿过来换在身上。喜梅怕被孙邵霜瞧见,以为嫌他们事多,让孙家哥哥换回去。孙家哥哥告诉她,自己弟弟不会介意的。喜梅被他看得脸红,也不去理他,心里却是甜蜜的。两人又说了会儿体己话,便都睡着了。

    孙邵霜这边,却是只有他与马如虎在忙。其他几人躺在炕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没多长时间便没了动静。他推开门往里面一瞧,几人横七竖八的躺着,连那壮汉恐怕都是头一夜没怎么睡觉,在炉边直点头。

    看着炕上也没了地方,孙邵霜推推汉子,叫他去另一屋睡。汉子被推醒后,还要来帮忙,却被孙邵霜推去了西屋,叫他不用管这些,只好好休息。

    孙邵霜两人其实准备了多半天,该弄的也都弄好了,只是还需要些做菜的酱料需要提前准备着。之前做的香肠已是能吃了,虽不及现代时候的味道,但好歹算是没有任何添加剂和防腐剂的,全肉馅,倒也是很不错的了。

    年夜饭讲究的就是个丰盛。猪肉被做成了红烧肉、扣肉、坛肉,还炖了酸菜,猪排骨被做了白菜炖排骨、还有秋天时晒的干豆角炖了,味道也是很好的。鸡肉本想做个云香扒鸡的,不过大家一致反映小鸡炖蘑菇味道好,于是便做了这个。

    孙邵霜又做了鸡柳,十分舍得的拿油炸了。借着这油,又给唯一做了炸土豆条。孙邵霜管这叫potato chip。不过唯一不明白‘气魄’为什么要给土豆条。于是孙邵霜完败,只称呼这种零食叫土豆条。

    虽然对于这种称呼不理解,却是不耽误唯一吃‘气魄’的。沾了些盐和香料调制的调料,吃的美滋滋的。不过没吃多少就被自家舅舅抢走了,原因是怕他吃太多,年夜饭会吃不下东西的。

    到了晚间,还未吃年夜饭的时候,正是这帮孩子到处乱跑的时候。一群孩子先要到村字中央集合,然后再挨家拜年,得些果子花生,有时也能得些糖果。房木匠让自己汉子拿了自己特意给唯一做的雕花灯笼,给他点上蜡烛后,便放他跑了出去。

    孙邵霜与蓝险峰两个还真没想过过年孩子要拎灯笼的事,唯一也是只见过,却不知道小孩子也是可以拿的。于是高兴的拿着灯笼跑了。

    待到了快放鞭的时候,才见着这帮孩子一起跑到自己家来。原来这些孩子是先去的岭下,然后又回了岭上,而自己家里,却是最后到的。喜梅和孙家哥哥将孙邵霜早准备好的糖果给这帮孩子们分了,孩子们得了糖很高兴。便与唯一一同道:“谢谢大伯,谢谢伯娘。”

    说完,一群孩子便呼啦的散了。因为是最后一家了,其他孩子便各自回家,唯一也就没跟着。倒是喜梅被这么一群孩子叫了伯娘,心中甚是愉悦。面上也显出些粉红来,惹得孙家哥哥直笑她。

    唯一见了舅舅后,便呼啦啦的将兜子里的东西全掏了出来,说是给舅舅的。蓝险峰一看,有许多的花生果子,还有一些榛子,两个铜钱,再有既是之前才收到的一些糖果了。

    唯一将东西放在炕上,看了这么一圈的人都围着他,看他的东西,忙忙的将小身子压住,防止被这些人抢了去。大人们一见他这样,便哈哈笑着往旁边挪了挪。

    唯一见着离他远了,才直起身子。蓝险峰帮他把衣服上沾着的花生瓜子拍打干净,唯一又转了圈看看这几个大人。才将为数不多的战利品分成小小的四堆。其中三堆的东西数量倒是差不多,只有一堆,比其他的多了两枚铜钱和三块糖。

    唯一告诉舅舅帮他看着,才用肉乎乎的小手抓起其中一堆走到房木匠身边,“这是你们家的。”说完还抬起下巴点点那个他后认识的壮汉,仿佛告诉孙邵霜,这不是给你自己的。

    又拿起一堆给了邵云,“这是你们家的,你给做饭的伯伯留点啊。”邵云惊讶的看他一眼,旋即在唯一的注视下点点头。

    唯一又拿了一堆走到孙大伯和喜梅跟前,想了想,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喜梅,“这是你们家的。”喜梅讶异,还是笑着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