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种田养包子

将军种田养包子_分节阅读_63

    秋生看来也是喜欢的,还专门来店里找我喝酒,说是庆祝一下。其实我觉得回家庆祝就好了么,否则他喝醉了,还要我抗他回去。的确,我是跟他住在一起的,我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猜错了。我们俩可是纯洁的男男关系,呃……至少目前还是。

    自从我去信告诉先生我遇见了袁伯伯,就被先生耳提面命的告知,一定要离得远远的,那家伙是个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抽风。

    其实我倒是觉得还好啦,毕竟他还帮过我不少忙,我主要是受不了他见着我了就老是面对着我叹气,仿佛我是什么气体一般,叹着叹着就把我叹没了。

    不过跟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倒是有几分气度的,听大家都叫他三爷,只有袁伯伯好像挺不待见他似的。那人见着我了,就老是用一种苦大仇深的眼神盯着我,搞得我老是回想被我搞垮的竞争对手里,有没有这么一号人。

    我将这事去信说与先生,让他帮我想想。先生这次的回信倒是慢了许多,不过内容还挺不符合他的作风的。他竟然让我好好安慰袁伯伯,让他面对现实,别来纠缠在过往里,要惜取眼前人什么的。我严重怀疑这封信是舅舅回的,小先生不会这么善良的。

    不过我还是照着先生的意思同袁伯伯说了,袁伯伯惊讶的看我半天没有说话,离开后好久都没有再来。再后来我听说天朝出了项新律法,可以男男或者女女成婚。但这样的亲事,娶了一房之后,不可再娶小妾。后来慢慢演变成一夫一妻制,倒是挺好个现象,大户人家怎么样暂且不说,小门小户的倒是执行的彻底。连小书生都惊呼,太先进了。

    不过皇帝娶了卫将军为后,并遣散后宫这事倒是挺令人津津乐道的,不过大家乐是乐了,很快也便忘了这事。只要平安喜乐的生活,朝廷别搞出什么征重税的事,谁也不愿意去理会朝廷中发生了什么事的。况且不评论天家事这一常识大家还是有的。

    而我蓝唯一目前,作为全西平最大的食味居连锁店老板,手下人员无数,资产无数,正在想方设法抓住一个人。

    此子年方20,品貌端正,模样清秀,易害羞,与陌生人说话易脸红。满身学识,两袖清风,基本对钱财方面的事没什么常识。

    若是有人在您那吃饭忘记付钱,或者大骂您奸商的,请您先别揍他,送我这先让我确认□份。若是此人,本人将付您十倍饭金,若不是,本人将协助您揍不死他。

    目前听说他躲在宫内不出来,所以本人决定亲赴宫内抓他回来打屁屁,小样的,让你以为我进不了宫。

    来人,准备递帖子进宫,就说我要见见我那皇后干爹……呃娘。

    (全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到了此处正文便完结了,房木匠和食味居的番外都有奉上,此章对于袁承佑的最后结局也有了暗示,所以不太清楚究竟要不要写袁承佑的番外了。不知道大大们是怎么想的,若是方便就同我说说,我再做决定。

    62、蓝静水的独白 ...

    那一年,爹爹与娘亲去世了,家里只剩下我与弟弟险峰。

    险峰与我是双胞胎姐弟,虽然只相差了那么一小会儿,可是看起来,他却比我小那么多。

    唯一与我长的很相像,却比我这个女子还要更加秀气。父母刚死的时候,家里被族人霸占,我放弃了所有的财产,却坚决的留下了祖宅。

    其实祖宅很大,并不适合我与弟弟两个人过活。我们没钱修缮,宅子都破败了。只是,我仍想要保下这个家,我们的家。

    那时,我们还很小,没有什么谋生的能力。为了能够养活自己与弟弟,我将家里的花园辟成了菜园。自己又苦练绣工,绣了花样送去衣店里卖。

    我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过店主欺我年幼,总是压低价钱收购我的秀样。我不在乎,虽然钱少了些,不过很快,大家都会在的我的手艺,到时,我就能太高价钱。

    不过这样,我与弟弟仍是过了一段十分艰辛的岁月。那时候,我们只能吃自家菜园子里种出来的,不带油星的炒菜、炖菜。偶尔能吃一顿高粱米,吃几个苞米面窝窝头。

    记得有一次,有个族人给了我几个肉包子,我没舍得吃,带回去拿给弟弟,叫他带到学里午间吃。弟弟非要我吃,我告诉他我吃过了,他不相信,非要我在他面前再吃。我只好吃了一个,弟弟还要给我,却被我塞进了他的食盒里。

    我记得,那一日,弟弟非常开心。见到他开心,我便更加的开心起来。

    那日中午时,我突然想去学里瞧瞧弟弟。待我到时,哪想到却看见一个人正骑在弟弟身上欺负他。我登时便气急,直接冲了过去将那人撞到一旁,骑在他的身上打他。

    弟弟只是捡起一旁沾了沙子的包子,沉默着将我拉开,离开了学里。那日后,弟弟便不再去学里。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我给他丢人了而生气,每日里连话都不敢说。

    只是几日后,弟弟突然扑到我怀中,问我是不是不要他了。我搂着他问怎么了,原来他以为我生他的气了,气他懦弱无能,气他只会叫别人欺负。我哭着搂着他,心内酸涩无比。

    后来,弟弟便留在家里帮我的忙。我的秀活越来越好,单找我做花样的也越来越多,我越来越忙,但同时,家里的生活也逐渐的改善了。

    弟弟渐渐的,越来越喜欢发呆。我不明所以,只好暗暗的观察他。后来实在忍不住了,我便问他怎么了,弟弟问我,会不会觉得他很没用。

    我才明白,弟弟是个男人,我不该任由他在家中。想来,他也是会觉得自己没用的吧。明明是个大男人却好要靠自己的姐姐养着,他定然心内不好受吧。

    明白了他的心结,我之后便会有意无意的向别人做些打听。我们家算是将军世家,只是爹爹去了太早了,我们又是年幼的孩子,自然不会有人想到我们。那些曾经与爹爹出生入死的兄弟,大都一起去了,更不会有人帮我们。

    后来,我听说朝廷要征召一批朝官之后去边疆报国。其实让弟弟去边关我很不舍得,但是,毕竟几代将士,到了弟弟这一代,家里唯一的男丁未去过军中,到底有许多遗憾。况且既然是朝廷征召的,又是官员之后,必是不会入普通兵士那般危险。

    我爹爹去世后,家里其实便不算朝官了,我少不得要想些办法让弟弟进去。

    族人们我也是去求过的,倒是没有人愿意帮我们,恐是怕弟弟将来有出息了,会报复他们吧。

    不过,在不久之后,这批兵士即将出征之时,却突然有一位远亲愿意帮我了。那人也算是我蓝家族人,不过确实有些远了的关系,而且是入赘蓝家的,是姓陈的伯伯。

    我将消息告诉弟弟时,弟弟笑得像个孩子。出征时,我心中十分不舍,却仍是硬下心肠没去送他。我与他都明白,若是我去了,恐怕会哀求他回来吧。

    弟弟到了南方后,每月都有信过来,讲诉一些生活的琐事和军中的趣闻。对于这样报喜不报悲的信件,我心疼多过开心。

    后来,弟弟的心中,总是提到一个姓袁的男子,说他如何照顾他,如何帮助他。我觉得弟弟的心,似乎有着一种莫名的喜悦在里头。而我,则觉得心内疼痛不堪。

    我到了15岁的年纪,虽家里破败了些,却因模样和绣工而招来了许多的媒人。我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也到了要成亲的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