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狂热

分卷阅读6

    第6章 演技拔群

    以前在练习室的时候,苏未谦听过很多次黛凡正儿八经地唱歌——跑调跑得指导老师都无言以对。按黛凡的实力,苏未谦觉得他能进海选都是奇迹,可偏偏就这样一个五音不全的人,在唱歌为主的选秀上一路过关斩将,进入了前十。

    甚至能跟自己相提并论。

    其实他们无冤无仇,可苏未谦就觉得讨厌。

    凭什么有人不用努力就能有好结果,天道酬勤难道都是假的么?

    可现在在台上,黛凡唱歌时神态自然,不仅如此,他连短促的换气都没有落下,每一个细节都无可挑剔。

    就好像……就好像确实是他在唱一样。

    可是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苏未谦困惑不已,他一耳朵就能听出来,对方一定是开了麦的——可公司怕他露出破绽,一直是让他闭麦对口型。

    难道真的是他在唱?

    他们俩还有一段合唱部分,苏未谦不情不愿地跟黛凡进行眼神交流,却看见他温柔的笑脸。

    那种笑脸,就好像他们真的是很多年的朋友,他此时此刻正在为自己而高兴,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苏未谦看着他的神情,忽然想起刚才在后台的不愉快,自己竟然显得有些小肚鸡肠。

    对方是真心祝福他,真心为他高兴,而他却因为对方的先天条件不行而出言刁难……黛凡只是这样一个神情,就让他脑补出了很多奇怪的剧情。

    台下粉丝看得都不出声了,自家爱豆跟假唱小王子对视的画面显得过于美好。不知是谁起的头,说了句:“黛凡唱的挺好啊……”

    “不是说他是假唱么?”

    “没吧,我刚刚看他换气的时候都对上了……”

    “可是之前黛凡的干声真的很难听啊!”

    “是不是有人故意黑他,我觉得……”刚才还想着抓证据的女粉丝忽然红了脸,“他长那么好,如果真的唱歌很难听,也没必要歌手出道啊……”

    台下的事,台上的人不清楚。

    但台上的人想法也差不多。他们说不上多熟悉,可好说歹说三个月在一起拍摄选秀节目,眼前的黛凡跟从前那个黛凡气质天差地别,唱歌时候的小眼神小动作,都在说明他真的在全情投入的唱。

    无人注意到,桐友清脸上一闪而过的吃惊。

    一首歌的时间很快结束,他们致敬下台,苏未谦也跟着去后天换衣服。

    但事情就在他们下场以后变得更诡异了。苏未谦和黛凡并排走进后场,他还在想着刚才黛凡的笑容,几乎想去问问他是不是真唱,之前是不是装得很差劲。可他没有寻到开口的机会,黛凡冷冷地扫过他一眼,说:“那我就先走了,祝专辑大卖。”

    他说完,加快步伐跟迎上来的徐江并肩往休息室去了。

    苏未谦脚步一顿,终于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刚刚在台上,全是演出来的!下了台之后,他就立刻恢复如常,还是那种跟自己不对付的状态。

    他神情复杂,看着黛凡远去的背影在原地愣了片刻后,心里真真是憋了个口气没处发——演技这么好去做演员啊!当什么假唱歌手!

    徐江压根不知道情况,满脸吃惊地对黛凡说:“哥,您刚是真唱吗,唱的太好了吧!”

    黛凡耸耸肩:“没有啊,对口型呢。”

    “不会吧!我看他们都说你肯定开了麦的!”

    “啊是开了,”黛凡歪着脑袋想了想,“不过假唱为什么开麦啊,要是呼吸声收进去了怎么办?……都下班了,不说这些了。”

    他一上台就趁着别人大声的段落试了试麦,麦是半开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给假唱歌手半麦,但是既然开了那就得好好利用下,原本中间换气被修得很细微的声音,他干脆加了新的呼吸声进去。要保持不出声的演完一首歌,对他来说小菜一碟了。

    他在休息室背词听录音,可不是没事找事,为的就是把细节都摸清楚,好以假乱真。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现在,他对工作的态度都很坚定——那就是既然做了,就得全力做到最后。

    这次苏未谦的新专辑发布会,专辑质量被媒体好一阵夸赞后,话题还是落在了黛凡身上,几乎把苏未谦的热度都比了下去。前期被唾骂得太狠,一旦事情出现反转就有人出来上演“打脸”,尤其是黛凡的颜粉。到处都有粉丝在传那天现场的录像,甚至有阴谋论者,开始笃定认为之前黛凡的干声泄漏是有人蓄意抹黑。

    不过这些,黛凡都不怎么关心,他比较关心的是月底的试镜。

    首先他得把衣柜里五颜六色的衣服换成干净素雅风格,为此他还在徐江的指导教学下学会了“如何用手机查询银行卡余额”、“如何网购”等基本生存技能。

    他银行卡里的余额,还有二十多万。

    黛凡看见的时候都目瞪口呆——虽说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吧,但是身上揣着这么多钱的滋味还真是好。

    上辈子拍戏时的片酬还不像现在的天文数字,他给自己和顾釉一人买了套小房子后,手头上也没剩什么钱。且房子还为了《狂热》卖了出去……黛凡只要想起这事,就很想立刻去找顾釉问个清楚,为什么最后《狂热》就那么搁浅了。

    离试镜还有十余天,黛凡每天的生活规矩到了极点:他每天要看两部电影,再到电脑面前琢磨打字,晚上会叫徐江陪他出去或是开车或是走路的闲逛,就像是来燕城旅游似的松散。

    公司对他的放置不管对他来说真的再好不过,他就有很多时间来琢磨怎么用好这张脸。

    试镜那天徐江来接他的时候,刚好看见他在照镜子。

    黛凡还是黛凡,无时无刻离不开镜子。这是徐江的第一想法,可紧接着他就发觉,黛凡照镜子并不是为了臭美。

    他没敢出声打扰,在旁边默默看着黛凡练习各种表情。

    没有大哭大笑那样外放的,很多都是细微的、不仔细看都难以分辨出来的神情。他那双眼睛实在太漂亮,只要盯着看上一秒钟,徐江就觉得自己快被吸进宇宙里。

    “凡哥,该出门了。”他出声提醒道。

    对方立刻收了表情,转头冲着他莞尔一笑:“那我换身衣服,你在车里等我吧。”

    “好的!”

    去试镜地点的路上,徐江的赏美之心疯狂作祟,趁着红绿灯的机会都要多看黛凡两眼。他家艺人垂头玩手机,打字的模样笨拙又可爱,好像不怎么熟练。

    车停在一个大型十字路口等待红绿灯,徐江鼓起勇气问了句:“凡哥,您是混血儿吧……”

    “嗯?”黛凡抬起头看向他。

    肯定是混血儿吧,不然怎么会是绿色的眼睛!不对,万一哥是带美瞳呢!

    徐江口齿不清地说:“就,我觉得您又像混血儿又不像的!”

    “我是啊。”黛凡没想往这方面聊,反而扬起手机晃了晃,“你们打字为什么那么快啊,有什么技巧吗?”

    “这个……”徐江说,“还好吧,熟能生巧。”

    “太难了,”黛凡想起从前那个诺基亚,“我会用的键盘都不长这样。”

    徐江一瞥他手机屏幕上的全键盘,顿时明白了,他家艺人的车祸后遗症仍没痊愈:“您是喜欢九宫格吗,可以调出来的。”

    黛凡平时垂着眼,纤长卷翘的睫毛的将眼睛遮住大半;他高兴的时候就会睁大,将宝石似的眸子露出来。

    听见徐江的话,他连忙把手机递了过去:“那麻烦你啦!”

    得了九宫格的黛凡美滋滋地又在手机上继续打字。

    徐江一边开车一边琢磨着他究竟有什么需要天天打字的,是在跟好朋友聊天么?可又没见他接过别人的电话。忽然,他想到一个黛凡很可能干出来的事——“凡哥,您可千万不要在网上跟黑子讲话啊,微博什么的都不要回应啊!”

    “啊,我没有啦。”黛凡茫然地抬起头,“怎么了?”

    “不是,我是看您最近打字勤快,还以为……”

    黛凡笑了笑:“我在写影评……我可以发影评吗?”

    他这副纯良的模样,徐江简直觉得自己是霸道父亲,压迫纯良小孩:“那你发之前告诉我,我给您注册个小号发,千万不要用您自己的名义发!”

    “这样啊,我知道啦。”

    这次试镜试的是新人女歌手罗小山第一张正式专辑的主打歌MV,为什么启用素人原因也很显而易见——为了省钱。MV的拍摄需要一定的演技,但却不是至关重要,只要后期剪辑好,即便演技上有所欠缺也可以弥补。

    黛凡穿了件素净的卡其色大衣,虽然戴着口罩,在前来试镜的人里仍旧显眼。前几天他让徐江带他去把天生偏棕的头发染黑了,还稍微简短了些。这发型普通却意外的适合他,把他的气质从“妖艳贱货”瞬间拉回了邻居小哥。

    头发能染,脸蛋能遮,可他的眼睛真的不要太认。

    他瞄了眼,少说有二十个几人在这儿等着,个个长得都挺好看。他打量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打量他,很快就有人认出来这是那个黛凡,投以或是惊讶或是不屑的目光。

    黛凡无奈地看了眼徐江,领着他默默往角落里站。

    “都到了吧!”门口有人招呼了声,里头的工作人员手拿着记录本走过去递给他:“都到啦,开始吗!”

    “开始!”负责人看了眼名单,“第一个,张九!”

    第7章 我很便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