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狂热

分卷阅读16

    池应先直接无视了他后半句话,冷不丁道:“《一蓑烟雨》?”

    “1995!”

    “女主角?”

    “郑肖笙!”

    “《市井小人传》?”

    “1989,导演是梁云生,主演还有宁岚、施奕……”黛凡微微扬着下巴,非常自信地笑着,“这下你总该信了吧,上次真是无心之失。”

    他自己拍过的电影,那当然记得很清楚。黛凡满以为这番问答能在池应先那里好说歹说先掰回点印象分,谁知道池应先仍是那副神情,声音更低沉了些,问:“那你为什么要送给我?”

    第16章 一起跑步吗朋友

    黛凡嘴角抽了抽,心说“因为这签名我要多少有多少啊”。但这想法一闪而过,他现在可是伪装粉丝,虽然有话直说比较符合他的性格,可总归得看人来。

    他佯装惋惜不舍地说:“其实我不说你也能猜到吧,看在我忍痛割爱的面子上,能不能帮我跟顾釉导演搭个线。”

    对面池应先的目光完全落在那处签名上,好像在分辨着真伪。他听见黛凡的话,蓦地将DVD合上,依旧神情自然地看着黛凡:“……不能。”

    他说着,将DVD递回了黛凡面前。

    对方会拒绝也在黛凡的意料之中,他无奈地摆了摆手:“不能就算了,送给你吧,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拿回来的道理。”

    听见这话,池应先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将东西好好收进了纸袋里:“如果你想和顾导合作,可以直接联络她的助理。”

    这人明明就是很想要啊!

    “好吧,我会试试的。”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俩还等同于陌生人,只是因为一杯该死的奶茶才有了这次会面。黛凡的话说完,气氛顿时陷入尴尬中,池应先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时间:“……那就这样,我还有点事。”他边说着边起身,拎起身边的纸袋道,“这个,谢谢了。”

    “不客气。”黛凡点点头,跟着起身。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楼下走,保持着低调无声地离开了“简言咖啡”。虽然没有刻意地说过“再见”之类的话,可他们俩彼此默认了今天的见面到此结束,至于有没有下次……池应先没有所谓,黛凡倒是很希望有——下次得是他介绍自己跟顾釉认识的时候了吧?

    他正想着,趁着绿灯时踏上了人行横道。

    而池应先走在他前面,好像是同路的样子。既然还有这缘分,那黛凡可不能错过了。他微微加快脚步,走到池应先身边:“你也往这边啊?”

    这拙劣的搭讪让池应先对他的反感又上一层。

    原本那张DVD还真挽回了些许,现在又掉下去了。池应先“嗯”了声算回答,不仅脚步没缓下来,连看都没往身旁看一眼。黛凡这人,经历得多自然看得也透,遭人白眼也不是一次两次,干脆装作无所察觉地更凑近了些:“其实你的电影我也都有看过,《悲观者的戏剧人生》,我特别喜欢这个。”

    “嗯。”

    “有机会的话很想跟你合作的,”黛凡说,“真的。”

    池应先这才有了点反应。

    他们俩刚走到马路这边,再往前走点就是望京天苑的小区大门。池应先微微侧着过头看他,对方虽然全副武装,脸没露出来十分之一,但他仍然能清楚的记得黛凡的相貌。

    长得好看确实是先天优势,会让人记忆深刻。但一个刚出道只拍过电视剧的新人,这副同辈之间的口吻算是怎么回事?

    “嗯,有机会的话。”池应先敷衍着,默默往外挪了些。

    好在这条路本身不是主干道,离市中心也有点距离,不然这两个气质拔群的男人走在一块儿,肯定会有粉丝认出来。黛凡像是感受不到他的冷待似的,他往旁边挪,黛凡就往旁边凑:“你为什么这么冷漠啊。”

    池应先无言以对,看着已经抵达自家小区门口,口吻更冷漠了:“再见。”

    他说完就转身往小区里,不打算给黛凡一点多说的机会。

    ——但,黛凡又跟了上来,还毫无障碍地进了小区,接着说:“你也住这里啊,我也住这里诶?我才搬过来的,你住哪栋啊……”

    池应先脚步愈发快起来:“嗯,很多艺人住这里。”

    “那也很巧啊……”“你话太多了。”虽然黛凡的声音很好听,但池应先已然受不了一个十八线小艺人为了抱大腿在自己耳边疯狂呱噪,终于直言,“套近乎对我不管用,你自重。”

    “……闲聊两句而已嘛。”

    “你有话直说。”

    “那……没话说了。”黛凡委屈巴巴道。

    也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黛凡这样放软了语气,就带了点软糯的鼻音,不会让人觉得可爱,反而有股淡淡的、甜腻的、令人浮想联翩的诱惑力。池应先猝不及防地被他撩到了一瞬,缓过神来脸色变得更难看,这回直接连话都不想再多说,扭头就进了自家那栋楼。

    黛凡没在跟上去,他并没运气好到跟影帝住一栋楼。

    他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最终消失在单元口的玻璃门后,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怎么就那么有名啊,要是个三流导演我省事多了……”

    “拿人手短”战略以失败告终,黛凡琢磨着大概这事儿想靠别人还真靠不了,只能等他自己抓住机会。再者说,就算真见了顾釉,他也没想好该说什么,说“我是阿宵,我复活了你信吗”?

    捷径走不通,这事只能暂时搁置。

    黛凡恢复了他的假日计划,每天早起晨跑,没事练琴,或是让徐江开车带他在燕城里到处闲逛。却不想有时候就是无心插柳反而赶巧,有天早晨他起得略早了些,就碰上了池应先正在晨跑。他当然是上去笑眯眯地打招呼示好,只可惜池应先已经给他盖章“动机不纯”,压根不理会。对影帝的冷待,黛凡泰然处之,还有意无意地将晨跑时间往早了挪半小时,每天至少一句早安问候。

    但他还没让影帝对他卸下防备,池应先忽然有天就消失了,接连三四天都没见他晨练。黛凡让徐江去打听才知道,池应先接了新戏,前天刚举行了开机仪式。

    “顾釉导演的新戏,”徐江认真汇报着打听来的消息,“现在在敦煌拍外景……听说是个大制作!”

    黛凡穿着素净的围裙在厨房里洗手作羹汤——刚开始徐江还有点接受不了自家艺人本质上是个“人妻”,看得多了,他竟然觉得黛凡穿围裙都好好看啊!

    听见徐江的话,黛凡眼睛发光地冒出头来说:“这样啊,那我能不能去探班啊?”

    “凡哥您不会是……”徐江的心咯噔一沉,冒出了点不详的预感,“您不会是看上影帝了吧。”

    “你看我像喜欢男人吗?”

    “……您要听实话吗?”

    “听。”

    “您像男女通吃。”徐江认真道。

    “去你的,”黛凡笑着道,“……洗手来吃饭。”

    一开始徐江在他身边跟着还有些拘谨,这么些日子处下来,习惯了黛凡的性格之后,在人后他也胆子大了些,偶尔会跟黛凡有的没的口无遮拦几句。坐在一起吃饭也成了常事,黛凡隔三差五会下次厨房,味道不算顶级棒,却透着股家常的味道。

    像徐江这样,年纪轻轻,忙于工作又前路未卜的人,实在是少有机会吃到家常的味道。对此他的感慨没有宣之于口,而是通通都记在了心里。

    “……这都一个多月了,没工作啊?”黛凡一边吃一边问道。

    “林柏云说暂时没有,我问过了。”一谈起这事儿,徐江就满目愁云,“唉,桐友清和苏未谦也杀青了,公司肯定要安排新的工作吧。”

    “那要么下午再去问问。”黛凡说,“我亲自过去好了,免得他应付你,你还跟人道歉呢。”

    徐江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会努力改的凡哥!”

    “那吃完饭回公司吧,”黛凡说,“我真的不能去探班吗,作为池应先的邻居?”

    “敦煌那么大呢,您知道在哪儿拍么……”徐江为难地皱眉,“而且据我所知,凡哥您和池影帝没有那么熟吧……被人知道了不太好。”

    “嗯——”

    “而且万一接下来有工作呢!”徐江倒没指望这话能打消黛凡的念头,现在想去哪里探班,一来一回也就是一天的事,压根不会耽误工夫。他只得接着分析起事情利弊来:“不少小明星都上赶着想跟池影帝搭上线,我是觉得您去了不大好。”

    “那算了呗。”他从来是此路不通,掉头就走。

    只要他和顾釉都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总会见到的吧,黛凡心想。

    黛凡的新剧还不知何时才登上电视荧屏,但他跟罗小山那支MV却着实小红了一把。再回公司里遇上其他员工艺人的时候,遇上的同行看他的眼神变得复杂,除了厌恶之外还有点嫉妒。

    这对黛凡来说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在小助理徐江心里却截然不同——真是的,别等哪天他家艺人成为天王巨星,到时候再看看这些人是副什么嘴脸!他陪着黛凡直奔林柏云的办公室,正要敲门入内时,黛凡忽然拦住了他,轻声说:“你硬气一点哦,不要让人觉得你好欺负。”

    “我……”“你就代表我,你好欺负就是我好欺负,知道吗。”黛凡语气轻快地说着,还抬手替他整了整衣领,“就跟平时一样就行。”

    徐江被这动作稳定了心神,点点头替他叩响办公室的门:“林哥,在吗。”

    “进。”

    里面传出声不咸不淡地声音,他们俩推开门进去。

    林柏云正坐在办公桌前,手握着鼠标不知是在上网还是在工作。黛凡只一眼就瞄到他桌面上摊着的几本资料,最上面的一本写着“《爱是蝴蝶》剧组聘请演员意向书”。

    这不是活儿吗,还不止一个活。

    林柏云大约没想到黛凡会过来,见到他的脸后佯装不经意地将桌面上的资料全数拢起来收进抽屉里,假笑着招呼道:“黛凡啊,怎么亲自过来了?你上次拍得MV反响很好啊。”

    黛凡十分自然地往旁边沙发上一坐:“我都快两个月没工作啦,忙碌命,闲不住。”

    闻言,林柏云立马面露难色,可惜演技不合格,只让人觉得浮夸:“哎最近我手里也没什么资源,你再休息休息,过阵子有资源了肯定会给你的。”

    这车轱辘话,实在是没什么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