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狂热

分卷阅读17

    林柏云虽然不似别人的不待见那么直接,可几次打交道下来,黛凡也差不多摸清楚是个什么态度了。

    明明手里有资源,却要推辞说没有,林柏云大概是不喜欢自己的。至于是因为觉得他红不了,还是因为旁的,黛凡就琢磨不出来了。他莞尔一笑,说:“但我刚才看见了啊,电视剧邀约?”

    林柏云表情一怔,接着又打起哈哈来:“那个电视剧啊,那是个男二号,我觉得以你的实力,至少得接男一号了。你知道的,艺人接太多层次低的工作,对以后的发展不好……”

    “接不到工作的话,那就没有发展了呀。”

    在黛凡看来,有礼貌是一回事,姿态低又是另一回事。像这样明显敷衍的措辞和态度,再往下低,只会让别人觉得好应付。

    他不知道的是,林柏云跟桐友清关系非同一般,手里拿到资源,自然是率先给目前情势最好的苏未谦,在往下就是桐友清……至于他黛凡,林柏云才懒得理会。

    原本冯金把人塞给他的时候,他就不情不愿,不想接手这么个烂摊子,眼下虽然黛凡有了点起色,但他仍旧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听见对方表面客气实则强势的回应,林柏云的笑也收敛了:“那你是认为我故意不给你工作了。”

    “是呀。”

    徐江在旁边想插话又怕说错话,黛凡这副笑意满面的样子跟平时无异,可身周的空气都变了,强势得不像个新人,而像个天王巨星。

    林柏云摆了摆手:“我这里还有事,话我只说到这里,有资源会给你,不要着急,等我联络吧,好吧。”

    他刚说完,电话就响了。

    林柏云心说“来的正好”,旁若无人地接起电话,更加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黛凡赶紧走。

    “诶,诶我是,明天晚上?这……”

    黛凡倏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既然经纪人不给活,那他只能找冯经理去说了,看起来那位冯经理更通情达理些。徐江跟在他身后,在他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还贴心地去关门。

    黛凡伸手拦住他,不轻不重地说:“人不敬你,你就不必敬人。”

    这话当然是说给林柏云听的,林柏云还听见了。他点头哈腰地跟电话里的人说完“好的,您放心,包在我身上”,立马叫住了黛凡:“等一下!”

    林柏云冷笑着说:“明天晚上有个工作,你等我电话。”

    黛凡转过身:“什么工作?”

    “你跟我去就是了,”林柏云道,“你不是要工作吗,你要是不去,那就不是我不给你资源了。”

    第17章 活跃得像个高仿号

    黛凡再没多说什么,领着徐江走了。

    林柏云话里藏着话,显然不会是真被黛凡的强硬所吓住,继而给他工作……经纪人想要教训十八线小艺人的方法多得去了,或是不给资源或是干脆雪藏,有或是做做样子派给他些连小嫩模都看不上的工作。

    黛凡心里也有盘算,如果真是这样,他再跟冯金直说也无妨。

    按照他的估计,只要《校草有剧毒》正式开播,他总不会再是现在这般默默无闻的状态。退一万步,就是跟着情势大好的苏未谦混一混,也能混来点关注度吧。

    不过谋事在人,即便是垃圾工作,黛凡还是决定先观望。

    徐江却读不出他的心意,琢磨了半晌后忍不住问:“凡哥,那我们还去找冯经理吗?”

    “暂时不去了吧,”黛凡说,“先看看明天什么情况吧。”

    徐江小声提醒道:“我总觉得林柏云,有点那什么……凡哥您还是小心点。”

    “我知道,”黛凡侧过连对他温和一笑,“不用担心。”

    他们俩才说了几句,刚好遇上迎面走过来的桐友清,对方看起来气色不怎么好,好像是感冒了,眼睛还微微肿着。桐友清垂着头走路,都没注意到前面有人,还是黛凡开口打了个招呼:“友清?”

    桐友清仓促抬起头,看清楚来人的脸立马展露出笑容来:“是凡哥呀,杀青后都没见你了。”

    他似乎瞬间就能让精气神回来,眼睛都睁大了不少。

    黛凡随口关怀了一句:“感冒了?”

    “没有没有,就是没休息好。”桐友清连忙摆手,“凡哥凡哥,我发微博圈你你看见了么?”

    “微博……”黛凡脑子一木,徐江赶紧插言顶上:“不好意思啊,凡哥的微博是我在管理,是我忘记提醒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桐友清松了口气似的拍拍胸口:“我还以为凡哥是不喜欢我呢……”

    “怎么会,我回去就看。”黛凡道,“那你先去忙吧,我就先走了。”

    “好呢凡哥!回见!”

    黛凡微微偏着脑袋想了许久,直到走出公司才恍然大悟——啊,微博,他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可以直接跟影迷对话的东西。他连忙问道:“我的微博是你在管理吗?”

    徐江讪笑着说:“您以前每天要玩三四个小时微博,哪能给我管呢……”

    “这个东西?”黛凡掏出手机,指了指某个APP道。

    “是啊,”徐江有种不详的预感,“不过您看看就成,不要随便发消息啊,容易出问题,尤其是一些敏感的……”他自顾自说了许多,但黛凡已经点开APP看得津津有味,只“嗯嗯嗯”的敷衍了几声。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爱刷微博的人总会回到微博的怀抱。

    黛凡从出了公司门,一路坐车直到自己家中,头就没抬起来过。他一边看一边琢磨起各种功能来,之前搜索“顾釉”的时候,倒是有看到这个东西,但那是电脑上,跟手机上又并不完全相同。

    他本着不懂就要问的好学态度,问了徐江好几个白痴问题才把这东西摸清楚。不过不管他怎么问,总是能用“车祸失忆”这个烂俗的借口糊弄过去。他当然是先翻将顾釉这些年的微博都逐字逐句翻了个遍,看她每一张照片,甚至连赤裸裸的广告宣传视频也不放过。

    在这手机屏幕的方寸世界里,黛凡忽地感觉跟她很近,特别近,伸手可及。

    他善用微博搜索功能,又将池应先的微博翻了翻——但这个人根本就不发微博啊!基本上都是转发宣传之类官方得不能再官方的东西。

    桐友清所谓的“圈”了他,是条非常无聊的微博。

    他po了两人在片场时的自拍,显得他们像关系特好的朋友。黛凡看着这条东西,忍不住问道:“那桐友清圈我,我要怎么回复啊?”

    徐江正在忙活着给他泡茶,说:“……这种一般回一条评论就好了吧。”

    “哦……”

    但对于这种社交性质太强的消息,黛凡也不知道怎么回复,便顺手研究起下面的表情来,最后选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发送评论。

    徐江把刚煮好的茶递上桌,黛凡头也没抬又问:“那我能不能发微博啊。”

    “可以啊,就是要注意点。”

    “注意什么?”

    “……那您想发的话,让我看下可以么。”徐江无奈地说。

    明明在别的方面——诸如跟经纪人、经理沟通和拍戏——黛凡都做得很好,一点也不像十八线小明星,反而有种莫名的大牌气质。可在这些该是连高中生都能熟练操作、完美把握的事情上,黛凡一概不知。

    约莫是茶香吸引了黛凡的注意力,他总算放下手机,端起茶杯喝了口问:“那一般艺人发什么啊,发了会有粉丝跟我说话吗?”

    “宣传或者自拍吧,还有就是公益和时事新闻相关的。”徐江认真开始手把手教爱豆玩微博,“粉丝肯定会评论的,但是凡哥您也知道……肯定也有人特意跑过来说些难听话的。”

    “这样啊……”

    自拍,应该是这样的吧……黛凡打开摄像头,用手机背面对着自己正准备拍,徐江连忙道:“凡哥凡哥!可以用前置拍啊……”

    “前置?”

    “前置摄像头啊!!”

    徐江实在是难以言喻此刻的心情。他看看黛凡那张完美的脸,干脆拿走了黛凡的手机,说:“我给您拍吧。”

    “哦,需要到窗边去吗,那边光线好点。”

    “不用,您就喝茶。”

    拍黛凡的日常照,压根就用不着找角度,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怎么拍怎么好看。徐江很快就给他拍了几张,角度有略微的差别,可哪张都十分好看。黛凡接过手机来回划着研究起来:“那发哪一张呢?”

    “都发吧,都好看。”

    @黛凡:发个微博【照片.jpg】【照片.jpg】

    徐江手机当场收到提示——因为黛凡之前的为所欲为,他特地设置了特别关注,以求第一时间掌握自家艺人又干了什么好事。他点进微博里看到配字,顿时哭笑不得:“凡哥您可以写点别的啊,什么假日啊,之类的。”

    “可我就是想发个微博而已啊,这样不可以吗?”

    黛凡看向他,眸子在屋里并不明朗的光线下呈现出深邃的绿,他还语气软糯,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即便朝夕相处,徐江都禁不住他这张脸的杀伤力,又红了脸:“……您想这么发就这么发吧,没关系。”

    黛凡还嫌没玩过瘾,抱着手机在无所事事的午后等起回复来。

    这期间他还给池应先发了条中规中矩的短信:拍戏加油哦,期待新作品。

    但对方压根不回复。

    黛凡再怎么黑粉多过真粉,也很快就被评论提示闹得够呛。他点进评论里一条一条看,不得不感叹科技发展给人带来的新奇体验。他能看见别人说喜欢他,也能看见别人拿着过往的黑料一通嘲讽。

    不过哪种都不要紧,他上辈子就练就一双对无端抹黑视若无睹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