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狂热

分卷阅读99

    池应先的转发,说是火上浇油也不为过。

    他一句也没为自己澄清,都在帮黛凡说话。固然有人觉得这样的行径,更加说明了池应先和黛凡有问题,但影帝的粉丝团不是盖的。大家立刻群起而攻之,在帖子里谴责那几层“开局一张图,剧情全靠编”的层主。

    与此同时,纪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给黛涵打了好几个电话:“黛凡到底在申城干什么?他这样会打乱我接下来的计划!”

    然而黛涵这个弟控,压根不在意纪原焦急的心情,他只在意自家弟弟过的舒不舒心。像这样一声不吭跑去跟朋友旅游的事,在他看来再正常不过了——黛凡可是一声不吭就能离开家四年不回去的纨绔子弟。

    “他想出去散心而已,就让他去。”黛涵淡淡道,“有什么事,我会帮他处理好的。”

    “那黛总,你想怎么处理。”

    “我是因为你说暂时不动手对凡凡比较好,我才没动手的。”黛涵道,“要证据我这里很多,要走别的途径我也不介意。……或者你需要那个小艺人出来道歉?”

    “……你让我想想。”

    纪原带过很多艺人,黛凡绝对是最难搞的一个。

    但他虽然难搞,却有个约等于无所不能的哥哥。纪原满脑子都是将利益最大化,忍了桐友清这么久,也不差这么几天。

    她可是打算在《爱的赠礼》宣布上映之后,再把这件事的尾巴给收了。

    可现在,话题忽然牵扯到同性恋上,《爱的赠礼》还就是有关同性的电影,这怎么可能不让人联想到背后有人在操作。黛涵就像会读心似的,接着说:“纪原,凡凡想做艺人,想拍戏,所以我尽全力满足他;这不代表我会在意他红不红,有多红。只要他乐意,干什么都可以。”

    “我知道了……”纪原捏着电话,想打人的冲动最终化成一声长叹,“我准备准备,最好是等黛凡回来,不然别到时候再出什么乱子。”

    第100章 害人终害己(下)

    池应先最气的不是黛凡一声不吭的和顾釉“跑路”,而是就连黛凡回来,他都是从微博上看到的。他发过那条泄愤似的澄清微博后,大家就更加注意黛凡和顾釉的动向了,包括他们什么时候抵达的燕城,都营销微博第一时间发布消息和机场偷拍照。

    因为没办法联系到黛凡,池应先都只能让米勒盯着微博,一有消息就通知他。

    这不,米勒刚发了消息过来汇报,池应先就满心怒火地拨通了黛凡的电话。

    可黛凡就好像彻底忘记了还有手机这个东西存在似的,仍保持着关机状态。池应先的广告两天前就拍完了,这时候他正在家里无所事事,知道黛凡回来却又联系不上,烦躁得他在家里来回踱步。

    吃醋是肯定不能吃顾釉的醋——他很清楚里面的缘由。

    踱步半晌,他又试着打了两个电话过去,得到的依然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他烦得挠了挠头发,最后抓起沙发上的外套套上,穿着拖鞋就往黛凡家去了。

    他在门口摁了好一阵门铃,可都没有回应。

    黛凡可能还没到家……但是他总得回来吧?难道下了飞机还跟着去顾釉家里?

    池应先心烦意乱,只能垂着头靠在墙边玩手机,等待黛凡回家。

    半个小时以后,电梯那边会让有了点声响。池应先猛地抬起头,想往电梯口那边走,又怕是别的住户回来而显得尴尬。他按捺着,听电梯门打开,有脚步声朝着他逐渐靠近。

    黛凡的脸出现在转角时,池应先那点理智就彻底崩盘了。他大步流星走上前,把垂着头看手机的黛凡都吓了一跳。黛凡慌张地停住脚步,差点和池应先撞了个满怀,他抬起头,立刻对上一双带着怒意的深邃眼眸。

    黛凡的表情由惊转成喜,嘴角上挑着叫出对方的名字:“应先生呀,吓我一跳。……你怎么在这儿?”

    “……”

    他的表情太无害、太无辜了,池应先的质问瞬间被这表情堵了回去。他张开薄唇,最后只能说:“……在这儿等你。”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呀。”黛凡火上浇油似的道。

    那双他第一次见就难以忘怀的眼睛,清澈透亮,将他的脸映在其中,就好像将他整个人关进了里面。

    啊,根本就发不出火。

    千言万语最后成了声无奈的轻叹,池应先走到他身旁,说:“先进去吧。”

    黛凡点点头,一面跟他说话一面往自家门口走。

    他一直习惯说话看着对方的双眼,这样并排行走时,就变成了时不时偏过头盯池应先,盯得池应先心热:“我刚下飞机回来你就在这儿了,被人等着回家滋味很好诶。”

    “……你也知道我在等你。”

    “我当然知道啦,”黛凡摸出钥匙开门,“现在解释来不来得及啊。”

    门锁“咔嚓”一声轻响,黛凡推开门进屋换鞋,还在说着:“……其实是跟釉釉有点事情要做,又怕被问来问去,我们就都关机啦……唔!”他的解释只进行了一半,到底跟顾釉在申城做什么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池应先堵住了嘴。

    池应先一手扣着他的后脑勺,不许他挣脱,另一只手将门带上后,就搂住了黛凡的腰。就算有火也没法冲黛凡这张人畜无害的脸发出来,只能化成行动全灌注在这个吻里。

    他太用力,吻得黛凡节节后退,最后抵在玄关的立柜上。

    一开始黛凡还因为这个吻来得突然而惊慌,但很快就被池应先点燃了热情。他回应着池应先,可脑子却不受控制地走神——怎么办,池应先这副想他想得紧、不知道如何表达只能亲上来的模样真的太可爱了。

    就让黛凡很想好好“疼爱”他。

    他想着想着,竟然忍不住在接吻的途中咧开嘴笑起来。

    池应先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又好气又好笑:“……你笑什么。”

    黛凡大大方方地搂上他的脖子:“你是不是想我想得厉害啊。”

    “……是。”池应先哑着嗓子道,“你太过分了。”

    即便是问责也在甜腻的气氛下变得诱人遐想。池应先话刚说完,就把黛凡整个打横了抱起来,轻车熟路地往房间里走。黛凡懒洋洋地挣扎了两下后,就坦然接受了。

    黛凡趴在床上,手指勾着池应先的发丝,无意识地卷着。

    而另一个人正在休息——好吧,想在床上“惩罚”黛凡、听黛凡讨饶,是不太可能了。黛凡怎么会讨饶,他享受得很,对池应先的服务恨不得给个五星好评。

    “……总之就是,顺便出去回去看看,你别生气啦。”黛凡轻声说道。

    “我没生气。”池应先搂着他,索性再靠近了几分,头埋在他颈窝里嗅着他的味道,“下次,至少先告诉我一声。”

    “我们是临时起意嘛。”黛凡道,“所以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呀。”

    “微博上到处都是你和顾釉单独出去‘旅行’的消息……你都没看微博吗。”

    “我没看诶,我现在去看看。”黛凡说着,支起上身去拿手机。

    手机放在枕头上,黛凡单手操作,另一只手也没个消停,从池应先的头发丝儿玩到了他的耳垂,然后就停在那儿了。他不轻不重地揉捏着,十分认真地看微博:“……我还以为他会有所收敛诶。”

    “显然他不会。”

    “那就没办法啦。”黛凡的口吻还有些无奈。

    池应先忽然来了神,看着他的侧脸道:“你不想报复他么,说实话我都有些忍无可忍了。”

    黛凡划着手机屏幕,漫不经心地回答:“报复就算了,也没什么好报复的,我不喜欢这些事啦,太麻烦了。……不过他还不消停,就会自讨苦吃了。”

    “嗯?”

    “釉釉脾气很差啊,传绯闻传到她头上,她肯定不会算了的。”黛凡说着,似乎想起什么似的,“我和釉釉在申城拍了个片子哦,她应该今晚就会发出来。”

    黛凡说话没头没尾的,基本上是刷到什么就说什么。他刚说完这话,就刷出了池应先替他出头那条微博,顿时笑出声:“你干嘛搭理他呀。”

    “啊?”池应先愣了愣,才意识到是微博的事,“哦,因为忍无可忍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他是因为喜欢你才那么讨厌我的。”

    “是么。”

    “不知道呀,我猜的。”

    只要是和黛凡在一起,哪怕是说些没意义的话,池应先也有种内心被填满的感觉。他们俩在床上聊了一阵子后,黛凡开始着手回复那些关机期间的微信消息。有纪原的、米勒的,还有他哥黛涵的。

    还没等他一个个回复过去,纪原的电话就来了。

    金牌经纪人显然是被他的行径激怒了,语气不怎么好:“……你终于开机了?”

    “……纪姐。”

    “莫名其妙的失踪是很不负责的行为,我希望你下次不要了。”

    黛凡乖乖认错:“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我前几天和黛总商量过了,”纪原没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结,直接道,“现在你回来了就行,公司里会出面帮你澄清这些事,但是你跟顾釉导演……”“这个纪姐放心,我们是去工作了。”

    那边纪原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微微一顿后说:“那好,保持联络。”

    电话挂断后,池应先就问:“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做?”

    “你晚上就知道啦。”

    晚上八点多。

    黛凡和顾釉双双回了燕城的消息出来之后,大家开始期待的就是对绯闻的回应。他们俩的微博下面早就被相关评论塞满,有些是询问的,还有些听风就是雨直接开始嘴臭的。

    导演和演员勾搭上的事情并不算少见,可是像顾釉这样年过四十的女导演,和二十出头的小鲜肉,就十分少见了。不少人辱骂顾釉老牛吃嫩草,还有人说黛凡真够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