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狂热

分卷阅读100

    但这些都不重要,顾釉一出现,发的就是重磅消息。

    @顾釉:评论里骂得挺起劲儿,帖子里编故事的人要么干脆来我工作室当编剧吧?IP已经查了,证据已经公证了,造谣、毁坏他人名誉,这些事敢做就得负责。人看见什么,得看他平时心里在想什么……我和黛凡确实去了申城,原因你们很快就知道了。

    @顾釉:少年与海@黛凡@时宁昱@石花@电影爱的赠礼【视频连接】

    只要点开这个视频,所有的谣言就变得苍白无力。

    黛凡一收到提示,就让旁边削苹果的池应先来看。

    那是个非常粗糙却充满真实感的视频。因为全程只有顾釉在拍,没有大型的设备,也没有打光师,甚至黛凡的脸上都没有妆,一切都看起来像个单纯的记录视频。黛凡穿着跟《爱的赠礼》中主角风格极为相似的衣衫,少年感爆棚;他行走在大街小巷间,伫立在浪花翻涌的海边,偶尔他会回过头对着镜头笑,偶尔会说上一两句没有提问的回答。

    顾釉的拍摄水平很高,她将黛凡的美与申城独有的氛围结合得淋漓尽致,整个画面一反顾釉原本色彩斑斓的风格,而是偏灰,无比契合《爱的赠礼》那部电影感觉。她更将电影中一些关键镜头插入其中,无论谁来看,这都是为了电影所拍的宣传片。

    池应先本来是想看看黛凡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却轻而易举地被这三分钟的视频吸引。

    这还需要多说吗?!

    天瓣那帖子就是造谣!演员和导演不辞辛苦地去拍摄宣传片!还拍得这么好看!那些造谣编故事的人真是太过分了!

    风向瞬间就变了。

    顾釉的微博发了不到半小时,百乐影视和晏娱传媒就像约好了似的,前后脚发了公告。一直以来都只算是“坊间传闻”程度的、关于桐友清和黛凡的纠葛,终于有了官方说明。

    百乐影视将起诉艺人桐友清!

    晏娱传媒宣布与旗下艺人桐友清解约!

    那些吵着嚷着说黛凡和桐友清合作炒热度的人不吭声了,谁会炒热度炒到被解约?!

    公告一出来,纪原就给黛凡发了微信:你的微博想说什么就说,我相信你有分寸。你也应该出来说话了。

    黛凡看着她的话,打开微博后又有些茫然。

    原本他是很喜欢玩微博的,尤其是能和粉丝直接对话,总是让他觉得很有趣。可长久的不看微博,那种兴致也跟着淡了下去。他靠在池应先身上,随意地问道:“你平时微博都发什么呀。”

    “宣传。”池应先道,“我不喜欢发那个,感觉没什么好说的。”

    “宣传啊……”

    这天晚上,黛凡那群“饱受欺凌”、“忍辱负重”的小粉丝们,终于扬眉吐气,一个个激动得想下楼去跑圈。

    还有什么比自家爱豆沉冤得雪更值得让人高兴的!

    当然有!那就是大半年没发微博的话痨爱豆终于发微博了!

    @黛凡:一直在专心拍戏所以很久没上微博啦,大家想我了吗!看到这个宣传片了吗!我和时宁昱前辈一起拍的新片,《爱的赠礼》就快要上映啦,大家期待一下吧!//@顾釉:少年与海@黛凡@时宁昱@石花@电影爱的赠礼【视频连接】

    时隔大半年,黛凡的微博终于有了更新……居然是个广告。

    第101章 爱屋及乌

    桐友清消失得悄无声息。

    他的粉丝们不再去帮他控评,甚至都不想转发相关的事情。太丢人了,被百乐影视和名导演顾釉同时起诉,又被晏娱解约,也没有人想给他留面子,那些不涉及隐私的证据被纪原的私人微博公开发布,再想给桐友清洗白都洗无可洗。

    天瓣的帖子里好几个带节奏的言论,都是营销公司发的。

    一旦涉及到违法,主使人是谁,收了多少钱,要办什么事儿,营销公司都交代得明明白白。

    事情定了性后,那些想帮黛凡说话,又碍于艺人身份不好发言的人,比如乌澜、时宁昱他们,都纷纷出来对桐友清的所作所为表示强烈谴责。黛凡的人设一下子变得无比委屈,想想过去半年他受了多少黑子的辱骂,受到圈内多少冷待,再看看真相大白后黛凡的态度——

    都这样了!黛凡不仅没有说半句桐友清的不是,还在勤勤恳恳的拍戏!

    这样的演员真的不多了!

    顾釉的这波操作,比什么营销方式都有用,大众对于黛凡这半年潜心拍出来的电影期待十足,先前放出来并不受关注的片花与预告也被重新翻出来谈论。

    池应先理了半天,才想清楚其中的关窍,问道:“所以你和顾釉是故意被拍的么。”

    “也不是故意啦,”黛凡道,“釉釉说他如果拿这事儿做文章,就是他自作孽了;如果他不拿这事儿做文章,宣传片还是会照常发的啦。”

    “……”池应先沉思了一会儿,说,“那你接下来的工作呢?有安排么?”

    “这不是都还没人找我拍戏么,等有了再说呗。”

    黛凡轻巧地说完,忽然隐隐约约觉得池应先话里有话。他把手机扔到一旁,抓起桌上的零食一边吃一边看池应先的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呀,我怎么觉得你有事想说。”

    池应先不自在地起身,也没回答这话:“我给你换杯热茶。”

    黛凡看着行动间的背影,不自觉露出微笑。同时他又忽然有种巨石坠地、尘埃落定的感慨。

    要问黛凡有没有被那些流言蜚语影响,其实是有的。

    他也会因为被人诬陷、下套而愤怒,也会因为招惹小人而烦躁不已。也许换成别的艺人,真会一蹶不振,或消沉很长一段时间。

    可黛凡不会,因为他死过一次。

    就是曾经死过一次,他才知道好好活着是件多么重要的事。而在有限的生命里,浪费感情与时间在不相关的人或事上,实在不值得。更何况,他有个他非常喜欢、也非常喜欢他的恋人,有一个宠爱自己的哥哥,还有个几十年都没有淡去的挚友。

    与他们比起来,桐友清和他的所作所为太微不足道了。

    能再活一次,能被这么多人爱着,黛凡简直太幸福啦。他收回目光,满眼温柔地又拿起手机,给黛涵发了条消息:哥,明天有空一起吃饭吗。

    对方秒回:有,午饭还是晚饭,想吃什么,我现在安排,明天派车来接你。

    借着热度,后期团队加班加点地把《爱的赠礼》收尾工作给搞定了。挂了顾釉导演的名号,又是个文艺片,根本不需要考虑上映期会不会跟哪个大片撞了。换句话说,这电影压根没打算赚钱,当初的成本也是一再压缩到了最低。

    于是一个月后,《爱的赠礼》举行了首映式。

    池应先作为好友混在观众席里,黛凡和时宁昱在台上跟主持人互动着聊及电影内容,黛凡顺带着致谢了苏未谦的插曲。这个歌手名字都快消失在茫茫多的华语音乐人里了,听到黛凡说起时在场的媒体人都有些惊讶。

    等七七八八的流程走完,黛凡下了台,跟主创人员坐在一块儿。这是自然,通常主演们都会坐在同一块区域,而其他受邀前来的圈内人士则坐在另一片。会场的灯光忽然暗下来,接着电影便开始了。

    “釉釉,我去……”“知道知道,”黛凡和顾釉就坐在一块儿,此时他压低了声音想说的话完全被顾釉猜中,她笑了笑道,“你去呗,其实光明正大过去也没关系啦。”

    “主要是不想被拍啦。”黛凡道。

    主要是不想被拍到和池应先坐在一块,又被挂上网络猜测他们是不是同性恋。黛凡自己是无所谓的——同性恋也好,异性恋也罢,性向跟工作本来就不应该挂钩。但他得为池应先考虑,池应先那么多女友粉,还是对外维持着好朋友的关系比较合适。

    池应先坐在前排不起眼的位置,身旁是他的助理米勒。

    以他和顾釉的关系,前来顾釉电影的首映式也没什么不妥。电影刚开始,黑色的大屏幕上浮现主创人员的名字,和零零散散的镜头。黛凡就趁着会场里黑漆漆的时候,一路往后台那边走去,稍稍等了一会儿才重新出现,走向池应先。

    米勒简直懂得不能再懂,黛凡一过来,他就起身猫着腰,往黛凡原本的位置去了。顾釉见他过来,勾着嘴角坏笑道:“你也不容易啊。”

    “顾导说的是。”米勒保持淡然道,“谁都不容易。”

    而那一头——

    黛凡直到坐下身,还紧张兮兮地看了看身后的媒体朋友们,确认没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才松了口气,在池应先旁边超小声说:“应该不会有人拿夜视设备来拍吧……”

    “拍就拍了。”池应先看着屏幕,坦然道,“都是小事。”

    屏幕上的电影放着,会场内十分安静,只有电影的配乐慢慢引人入境。黛凡坐在原本米勒的位置上,手随意地搭在身侧,在和池应先轻声说过几句话之后,便也一脸认真地看起电影来。

    虽说他和时宁昱他们都是参演者,对于剧情再熟悉不过,但真正看到成品,黛凡也是第一次。不得不说,顾釉的本事就在这儿,一个原本只能给到三分的故事,从她手里出来就会变成五分。虽然只是开篇的三分钟,画面的美感已经足够抓人眼球,黛凡唇角泛着笑,期待地看着。

    同样的,对于池应先来说着完全就是部陌生的电影。

    他也很认真,可在看到黛凡的特写——充满少年感的他,穿着校服对镜头勾着唇角,傲慢与无奈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被黛凡完美发挥,尽数糅杂在他的神情里。

    这就是池应先喜欢了十几年的人的演技,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足以让人感觉到背后的故事。

    而屏幕上这张令人挪不开眼的脸,就在他的身旁。

    池应先心热难耐,这滋味比起欲情要更加纯粹点。纯粹的喜欢他,纯粹的……无论如何都不够满足。

    他不动声色的将手往黛凡那边挪了挪,在碰触到对方微凉的手背时,对方立刻有了反应。黛凡的手自然而然地爬上他的手背,修长的手指钻进他的指缝间,再扣住。

    偶尔有人小声惊叹这低调的小成本电影的画面太美,但在池应先的耳朵里,就只剩下电影里的对话声,还有耳边若有若无地轻缓呼吸。电影里活色生香的人,就坐在他旁边……哦,想到这个,池应先就无法不去注意从身旁飘来的细微香味。

    可别忘了,《爱的赠礼》里是有床戏的。

    荧幕上的黛凡和时宁昱一沾即走的亲吻出现,池应先的手不自觉地抓紧了几分。他都没工夫吃醋,只觉得黛凡看起来太好吃。

    就这时候,黛凡的声音幽幽飘来了:“不想看这段,我们可以去后台逛逛。”

    “没有不想看,”池应先隐忍低哑的声音回答道:“……我喜欢你演的任何一个角色,任何一部电影。”

    “你这是爱屋及乌啊。”

    “是。”

    他们的手一直保持着十指相扣,电影里的黛凡和时宁昱从试探到坦白心意,从相爱到心灰意冷,从寸步不离到再无瓜葛……这确实是部动人心肠的电影,从头至尾都带着淡淡的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