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狂热

分卷阅读101

    黛凡看着看着忽然回过神来,急匆匆地抽走手道:“快完了,我得回座位了。”

    池应先却没让他得逞,反手攥紧了道:“就坐这儿。”

    “那我不是白换位置了……”

    “本来就不用。”

    他的话里似乎意有所指,黛凡有所察觉又说不上到底在暗指什么。他小心翼翼地扫了眼身后正观影的人们,能看到一张张认真的脸。确认了这些后,黛凡快速地凑到池应先身边,鼻尖蹭过他的脸颊道:“乖啦,结束了我们一块儿回家。”

    这话该死的动人心肠。

    池应先心一颤的功夫里,黛凡已经挣脱他的手,往后台去了。

    接下来又跟之前一样,米勒收到短信后同样去了后台,他们再一前一后地走出来,猫着腰回了各自的座位。

    顾釉见他回来,抿着嘴埋怨道:“你压根都没好好看。”

    “看了呀,而且,”黛凡笑眯眯道,“回去我还得再看两遍,你和石花姐加在一起太完美了。”

    “是啊是啊,便宜了你个小新人,”顾釉骄傲道,“能接连拍两部我的电影。”

    随着电影的最后一幕结束,Staff列表缓缓出来,苏未谦干净婉转的歌声响起。会场的灯光亮了起来,随即便是雷鸣般的掌声,《爱的赠礼》首映式圆满结束。

    第102章 生日礼物(上)

    黛凡都不知道那些影评人是被顾釉收买了还是被他哥收买了,总之参加了首映式的影评人回家之后清一色的给了《爱的赠礼》满分好评,说得还头头是道,从音乐、从画面、从演技上,这部戏都无可挑剔,即便剧情上缺乏新意,却被宣传片不足了——没错,原本是悲剧收尾的电影,隐藏的相爱结局居然是在黛凡和顾釉去申城私下拍的那个宣传片里。

    《爱的赠礼》原本的剧情里,时宁昱扮演的角色在察觉自以为的爱情不过是对方为了写书而试验的素材后,经历了难以向旁人言说的痛心疾首后,他们平淡地分开了。而在最后一幕,时隔多年后时宁昱收到了黛凡没出版的小说,扉页上写着“祭奠唯一一场情爱”。

    可在那支简单的宣传片里,看上去就像是另一个人在拍摄黛凡的日常。

    电影里时宁昱曾问过的、黛凡没有回答的问题,在宣传片里回答了。

    这样精心的设计,着实为了这部剧情不够新颖的爱情片又加了几分。谁能想到,一部电影的结局居然在上映前的宣传片里已经写上了答案?影评人们有志一同地没有将它说得太明白,只是大力推荐各位电影爱好者一定要去影院支持支持《爱的赠礼》。

    于是影片正式在院线上映后,排片居然不够!!

    对于低成本、题材还稍显禁忌、并不大众的电影而言,排片不够的消息就像天方夜谭。首映的票房虽然没有抵达令整个业界惊讶的程度,却比他们的预期高出了太多。

    黛凡得知消息的时候,都忍不住咧开嘴笑。

    像他和顾釉说的一样,他有要来碟片,在家里仔仔细细看完了自己的电影。他倒不觉得多尴尬——大概是已经完全接受了、确认了,他就是黛凡,在看待自己的电影时,他多了些自我要求的审视。过程倒是显得很普通,除了池应先突然上门以外。

    荧幕上的电影没有被按下暂停,黛凡那张令人难以挪开目光的脸继续着他的表演。而池应先大约是终于放飞自我,就着电影稍显抑郁的配乐,与黛凡的说话声,把他摁在沙发上好好“呵护”了一番。

    “我很早就想这么做了,”池应先在忙活的时候还如此道,“想一边看着电视里的你,一边进入你……”

    “……变态。”

    “嗯,我承认。”

    虽然黛凡在骂着他,但热情却没有消减几分。

    就像纪原最开始盘算的一样,黛凡的回归既显得轻描淡写,又着实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各种邀约接踵而至,多的是想要从黛凡嘴里得到有关桐友清消息的媒体,网综、偶像剧也纷纷相邀。一旦黛凡洗清了他的丑闻黑料,这张脸就像天生该出现在荧屏上似的,只要有他,就肯定会有人守着看。

    纪原还是跟当初一样,把邀约全扔在了黛凡面前,让他自己挑。

    “基本上都在这儿了,我看不上的就没拿过来了,”纪原抽着烟道,“剩下你自己挑,想接什么都可以。”

    黛凡笑眯眯地翻起来,看得还挺认真。

    之前纪原好似对他还有点埋怨——当然是因为“突然失踪”的事情。但今天,纪原仿佛心情格外得好,语气都暗藏着笑意:“……至于桐友清的下场,你要听么?”

    “啊,这个我就不听了吧。”黛凡讪笑着道,“原本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我起初以为你只是装乖,老实说,传闻我也听了不少。”纪原忽然转而道,“相处下来我才发现,你好像对这些是真无所谓。”

    黛凡合上手里的合同,转而又拿起另一份。他闻言抬眼看了看纪原,笑容略显无奈:“……确实无所谓呀,我只关注自己的事。”

    还有他看重的人的事。

    “我陪侄女去看了《爱的赠礼》,”纪原坦言道,“之前是我小看你了,演技很棒。”

    她一说这话,黛凡的笑容就灿烂了:“真的吗!那太好了!”

    “快点选吧。”纪原说完,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哦对了,你快生日了吧。”

    “纪姐怎么知道的……”

    “公司前台这几天一直在帮你收礼物,我都收在办公室里了,你自己看着处理。”

    听见这话,黛凡惊讶得满头问号。

    他还是原以宵的时候,就不怎么过生日——最多就是和顾釉在大排档喝一场算庆祝过了。成了黛凡之后,就更不过了,他都想不起“自己”生日是什么时候。去年这个时候,他还不温不火的,身上也背了些选秀时期的黑料,压根就没有粉丝记得给他过生日。

    而现在——这种被人惦记的感觉也太幸福了吧!

    正想着,他忽然翻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现在已经挺火的女歌手罗小山的新专辑正在筹备中,希望和黛凡再次合拍MV。黛凡眼睛一亮,就将那本合约递到了纪原面前:“就这个吧!我想接这个。”

    “可以啊,”纪原瞥了一眼道,“但你总不能只接一个MV吧。”

    “我再看看……”

    他们俩还没聊完,徐江忽然从外面过来,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纪原沉沉说了句“进来”,徐江才推开门,打过招呼后连忙道:“凡哥,楼下有人送来您的生日礼物……”

    “那就放着呗,我等会去一件件拆。”黛凡还想当然地以为又是粉丝送来的。

    但徐江表情古怪,说:“恐怕不行,礼物现在在停车场,送过来的人说您得亲自看看。……是黛总送过来的。”

    黛凡:???

    他生日不是还有两天么,怎么黛涵今天就送来了?

    虽说他满脑子疑问,可用想也知道,应该是他哥身边那个AI型女秘书送来的,他要是不下去,对方肯定不会走。黛凡只好暂且放下工作,跟徐江往停车场去了。

    百乐影视的公司没有晏娱那么气派,停车场也并不大。

    因此他一进去,那台崭新的保时捷911就格外显眼。女秘书站在车的旁边,非常礼貌又冷漠地对黛凡微微鞠躬,道:“二少爷,这是黛总让我给您送来的。”

    “这……”

    “黛总因为总公司的事物,这几天回意大利了,所以让我提前送过来,祝二少爷生日快乐。”女秘书说着,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还有这个,请二少爷收好。”

    黛凡是接受了“自己是超级富二代”的设定,但还没能习惯黛涵时不时冒出来的土豪行径。他看着那辆漂亮的跑车有些发愣,女秘书赶紧道:“黛总说不知道您喜欢怎样的,所以让我去挑选……如果二少爷不喜欢,换一台也没关系。”

    “啊不用……”黛凡茫然地点头,“喜欢,喜欢的。”

    “那就太好了。”

    见黛凡没有接银行卡的意思,女秘书只能转手将卡递给徐江。徐江也被这财大气粗的架势吓愣了,傻乎乎地将卡接了下来。钥匙进了黛凡的手里后,女秘书再次点头示意:“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二少爷务必亲自致电给黛总。”

    这话是她自己添上的:“黛总接到您的电话,会很开心的。”

    “好、好……”

    等到女秘书离开后,徐江才小声道:“凡哥您能开跑车吗……”

    “我能啊!”黛凡硬气道,“是你不让我开车,我是会开车的……”

    “但我还是觉得有点危险……”

    在徐江老妈子似的担忧下,最后这辆911还是徐江开着把他载回去的。不得不说,跑车开着就是很拉风,徐江一路上都满脸兴奋,末了只说了句:“太羡慕您了凡哥!我要是有钱买跑车!我真是……”

    “你不是还得攒钱娶媳妇儿么……”黛凡调侃道。

    他这话刚说完,徐江脸色就变了,变得很尴尬。他明显不自在地晃了晃脑袋,小声道:“……那不是以后的事儿么。”

    “你有鬼哦。”

    “……没、没有……”

    徐江是个实心眼的,说谎技巧烂得不行,黛凡一看就知道自己是说中了。稍稍分析一下就能知道,徐江若是有了女友,那肯定会兴高采烈地跟自己说;他要是没有女友,那也就是一如往常,不会这么不自在。

    ……难道徐江有男朋友了?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黛凡就忍不住勾着嘴角笑。他那点捉弄小朋友的恶趣味顿时跑了出来,幽幽道:“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没、没有啊……”果然,徐江更惊慌失措了,“凡哥您别乱说,真没有。”

    “哦——”黛凡坏心眼地拉长了语调,也没再继续往下问。反正想说的时候徐江自然会说,要真有了男朋友,他们这朝夕相处的,他也不可能不知道。

    看着徐江害羞,黛凡脑子里就冒出池应先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