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狂热

分卷阅读102

    最开始池应先不也这样么,三言两语间心思就一目了然了。

    就在徐江即将把车开进望京天苑的时候,池应先仿佛跟黛凡有心理感应似的来了个电话:“……你在家么,我听说你今天去公司了。”

    “是呀,正在回来的路上。”

    “那刚好,我也在楼下。”池应先说,“那我在楼下等你。”

    “好呀。”

    这辆911杀到池应先面前的时候,池应先还没意识到副驾驶上坐的是黛凡。他晃了晃神,黛凡就伸手勾下了墨镜,漂亮的眼睛里带着笑注视着他。

    “!”池应先顿时皱起眉,“你什么时候买的新车……”

    黛凡打开车门下去,徐江非常识趣地开着车去停车场了。他们俩就站在无人的楼道口,黛凡走到他身侧打算往里走时,却发现池应先没有迈腿的意思:“我哥送的……怎么啦?”

    池应先抿着嘴没说话,片刻后才说:“生日礼物?”

    “对呀……我其实也没那么喜欢跑车的啦。”黛凡随意道,“不过我哥对我真的很好,我挺开心的。”

    池应先终于跟他并肩往电梯间走去,他看着黛凡的脸,两人一并进了电梯,却抢在黛凡摁下楼层之间,拉住了他的手:“先不回去。”

    “什么?”

    他的手指摁下“B1”,电梯门徐徐关上,载着两人往下。

    第103章 生日礼物(下)

    电梯门打开时,出现在黛凡眼前的是停车场。这瞬间他心就“咯噔”一声沉了下去——池应先不会也给他准备了一辆车吧?

    黛凡不由自主地担忧,在这之前他甚至连摸摸公司那辆小破车的方向盘都被勒令禁止,黛涵送来跑车做生日礼物他已经是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了,要是再多上一辆……

    池应先的性子他算摸清楚了,虽然看起来是成熟男人一枚,内里却是个缺乏关爱、没有那么懂如何与人近距离相处的小孩。如果真是生日礼物,他应该筹备了很久很久,过程中有多么绞尽脑汁,黛凡都可以想象。

    因此在看见礼物的瞬间,黛凡的表情对池应先来说,会很重要。

    停车场里,黛凡的新车从他们俩身边经过,也不知道徐江看见他们没有。光谈视觉效果的话,这辆911确实拉风,连黛凡自个儿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正当此时,池应先的手忽然碰触到他的手背。

    黛凡还以为对方是有话想说,紧接着那只手握住了他,只一秒又匆匆放下。

    ——停车场不见得没人,万一被看见、被拍了,又是麻烦。

    池应先大约是这么思考的,黛凡的目光向他看过去,能看见他紧抿着的嘴,和微微往下耷拉着的嘴角。

    黛凡蓦地开了口:“……我手好冷啊。”

    屁!现在都六月天了,谁会手冷啊!

    池应先瞥了他一眼,嘴抿得更紧,满脸的欲言又止。但黛凡没给他遣词造句的时间,索性双手握了上了他的手,夸张道:“哇,你手好热啊。”

    可分明是黛凡的手比较热。

    他的掌心,他的十指。

    牵手在寻常情侣间实在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可放在他们的身份背景下、千万双公众的眼睛里,即便是小事,也会被扣上不得了的骂名。池应先手一紧,将他的手扣住,黛凡又说:“其实我没关系的,丑闻也不少啦。……不过我不想影响到你。”

    牵过也就算了,黛凡说完,轻轻松开了他的手。

    但他一个人松开也没什么用,在听见这话之后,池应先只会抓得更紧。他低沉的嗓音就在黛凡耳边:“不会影响我,我靠得是实力。”

    “哈哈,影帝就是影帝哈,说话特别硬气。”

    “……谬赞了。”

    言谈间他们已经走出去挺远,走到了池应先那栋楼的楼下。

    在此之前,黛凡也没研究过池应先的车,只记得是辆黑色的,还挺舒服。走到这儿看了才知道,池应先好几台车,还清一色全是黑的。而在这块区域最靠右的位置,有辆车用灰色的帆布罩着。

    好了,绝对是车没跑了。

    池应先这才松开他,独自往那辆车走去,沉沉说:“……本来是想你生日那天才给你的,但是没想到黛总也给你送的是车。”黛凡听着正想安慰两句,池应先的话却还没说完。他一边撤下帆布,一边说:“现在只能提前送了。”

    帆布彻底被掀开后,黛凡惊讶地眼睛都睁圆了。下一秒他的嘴角便不自觉地上扬,笑容逐渐明朗,露出洁白的牙。这种惊喜的神情可不是装的——那是辆白色的车,款式复古到现在的街头已经没人再开了。

    它是九十年代曾经风靡全球的豪车,二代凯迪拉克。

    ……也是原以宵曾经很喜欢很喜欢的车。

    “我问过你更想作为‘谁’,你说现在这样就很好,”池应先不自在垂着眼,显然是对自己这件礼物没有绝对自信,也摸不准它出现的时机是好是坏,尤其是在那辆911出现后,“我想还是在黛凡的生日这天送给你。”

    池应先话里的潜台词,只有黛凡能听明白。

    他欣喜地走上前,手顺着车身的线条一路摸过去,直到他停在池应先的面前。他一梦醒来的这个时代,不知道有多少漂亮的车,有多少被人视为富豪象征的豪车,但远远不及这辆车对黛凡的吸引力大。

    池应先接着道:“……你喜欢……”“我特别喜欢!!!”黛凡蓦地扬起脸,幽绿的眼眸里写满了惊喜,他甚至想现在在池应先脸颊上亲一口,“我太喜欢了!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车!!”

    他的情绪瞬间感染到了之前还有些烦躁不安的池应先,他急匆匆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什么……诶?”

    池应先说完就迈着大长腿脚步飞快地往来时的方向去了,留黛凡一个人站在那儿有些不知所措。但比起疑问,这台车现在更吸引黛凡,他仔仔细细地看着,绕着车走了两圈,竟然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

    当他成名之后,他一直想买这辆车。

    可还没等他手上的钱宽裕,不多的存款就都砸进了《狂热》里。他绝不是在后悔当初没有满足一己私欲,只是多年未果、甚至自己都没再多想的愿望忽然得到了满足……这感觉实在太妙。

    几分钟后,池应先微微喘着气又出现在了停车场里。

    他手里拿着小小的礼物盒,上面还系着绿色的丝带。池应先有些急切地塞进他手里,还有点不敢相信地问:“你真的喜欢么?”

    “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黛凡接过来拆开,里面是什么东西已经一目了然,也不需要惊喜。车钥匙静静躺在里面,被它的新主人拿起来,再插进钥匙孔。

    “应先生快上来!我载你去兜风!!”

    《爱的赠礼》可谓大获全胜,无论是石花、顾釉两位导演,还是时宁昱、黛凡两位主演,都对这个结果满意得不能再满意。唯独只有池应先,在搜索过关键字后,悄悄又把时宁昱拉黑了。

    黛凡出道以后,就只跟一个男演员有过“CP”之名,那就是池应先。

    可《爱的赠礼》中,时宁昱和黛凡实在太般配,那些香艳的画面就像给腐女朋友发福利般,一时间“时黛”CP党犹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一个个还都身怀绝技。什么混剪MV,同人文,同人歌曲……应有尽有,还有很多不辞辛苦在安利自己首页的朋友们入股的女粉丝。

    势头居然都超过池黛CP了!这让池应先怎么能忍?!

    理智上他知道粉丝的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也明白这些东西压根不用放在心上。但感性上——娱乐圈醋王是真的有气没地方撒。

    也就在电影的热潮还没下去,黛凡才去罗小山MV拍摄剧组里报名的时候,苏未谦的新专辑忽然发表了。他干脆就做的数字专辑,不但没有实体盘,就连晏娱传媒都没给他做宣传。

    红过一时然后无声泯灭的歌手犹如过江之鲫,但像苏未谦这样,凭着自己一腔热忱,永不言弃地熬出一张专辑来的人,却是万中无一。

    专辑上线的时候黛凡正窝在池应先怀里看剧本。

    那是他的生日礼物,来自顾釉的——经过二十年精心打磨后的《狂热》。池应先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时宁昱和黛凡的各种采访他都看了个遍,挑出一句不顺眼的就得停下问问:“……什么叫拍激情戏的时候很合拍啊?”

    “啊?”

    黛凡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顿了顿才道:“……我没说过这句吧。”

    “时宁昱说的。”

    黛凡哭笑不得:“那你得问他呀。”

    池应先没说话,滑动着屏幕继续往下看,谁知道又映入眼帘一句“跟宁昱哥合作很舒服,他演技太好啦”。

    “以后别和时宁昱拍戏了。”

    “……那我要是和女演员拍戏呢。”

    池应先沉思了片刻:“乌澜可以,其他的还是不要了。”

    “你干脆让我别演戏了……”

    “我没那么说。”

    黛凡抬眼看看他的脸,大型犬还撇着嘴生闷气。他不禁有些作为“饲养人”的责任感,反手抬上去抓了抓池应先的头发,又顺着耳后的线条一路摸到他的耳垂,不轻不重地揉捏了两下:“好啦,可我最想搭戏的还是你呀。”

    撇着的嘴角慢慢舒缓开,随即变成若有若无的上扬。

    两个人正腻歪着,被扔在沙发缝里的手机忽然震了震。黛凡将它摸出来,屏幕上居然是微博关注人的@提醒。

    @苏未谦:虽然只有四首歌,但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好了。这张专辑筹备了一年,从无到有,都是我精心做的,希望大家会喜欢。

    说些题外话。

    有一首《夜不成眠》,是我和@黛凡的合唱。去年的时候还有人再提黛凡假唱的事,还有跟我在选秀时不合、吵架。后来我这个未红先糊的歌手没了声音,好像大家也没再关注这事了。其实黛凡是个很好的人,和他合作我非常开心,甚至可以说,不是黛凡的帮忙,这张算不上正规专的专辑也许还得一年才问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