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狂热

分卷阅读104

    “那剩下的就再找几个男艺人问问档期吧,”监制说,“我觉得现在这阵容不错了。”

    “是不错啊!是资方觉得……”罗导愁眉不展,模仿起投资商“丑恶”的嘴脸,“‘要流量!要大流量!要一看见这个演员大家就都会买票的那种!’……你说我有办法么。”

    “现在有黛凡流量也不错了啊。”

    正讨论着,罗导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抓起手机一看,还是个陌生号码:“等等啊,我接个电话……喂?”

    “您好罗导,我是池应先的助理,米勒。”

    罗导眼睛睁得老大,看向旁边的监制。监制哪里知道电话里在说什么,只能十分不解地和他对视。

    “啊你好你好……”

    “是这样的,池哥听说您在筹备新的喜剧片,他很有兴趣,”电话那头的米勒口吻平淡,言简意赅又不失礼貌地说,“想问问您,选角是否完成了,如果还有空缺,要不要考虑一下池哥……”

    “池影帝啊,”罗导茫然又无助地说,“池影帝的片酬我们……”

    “片酬好商量,”米勒道,“电影筹备有一段时间了,想必主角都定下了。……池哥说客串个小配角也可以。”

    “!!!”

    罗导脑子里炸开一朵烟花——赚大发了!!

    第105章 该拥有的都会有的

    黛凡在片场见到池应先的时候,差点没把嘴里那口热茶喷出来。他和池应先就像说好了似的,都爱极了这种“我偏不告诉你”的游戏。黛凡在片场的时候每天都和微信联络,内容乏味到“今天的盒饭不好吃”,两个人却依然乐此不疲;

    然而就这样的情况下,池应先都没说过一句,他会来参演《七个龙东强》。

    “……你怎么过来了?!”黛凡下意识地问,“来探班?”

    池应先身后一如往常地跟着米勒,米勒草草和他点了点头后,就直接进去找导演了,留下池应先看着他,意味深长地笑。

    黛凡干咳了两声,说:“特地过来探班……你最近没工作吗?”

    “有。”池应先往他身旁坐下,片场里工作人员来来往往,早对艺人们习以为常,也没人往他们俩处多看一眼。池应先穿得随意,乍一眼看像个运动系大学生,此刻顺手就端起黛凡的保温杯喝水:“这不是过来工作么。”

    黛凡:“???”

    很好,就是这种反应。每次池应先能干出让黛凡出乎意料的事,他都有种莫名其妙的得意,且这种得意还没怎么藏着掖着,就很直白地展露在黛凡面前。

    黛凡疑问地眨了眨眼,池应先这才假装若无其事地说:“我来客串个龙套。”

    “不是吧,请你客串那得花多少钱啊……”

    “都说了是客串了。”

    “…………”

    只要稍微思考下池应先的性格,黛凡也能大致得出答案。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影帝不忙着赚钱,居然搞这些花里胡哨的恋爱轶事。他支着下巴看向对方的侧脸,嘴角不自觉上扬,牵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哦,这样。”

    黛凡的体重上涨四十斤之后,原本削瘦的脸颊变成了肉脸,不得不说,好看的人就算胖了也还是好看的,只不过气质上从骨感美人变成了肉脸弟弟。池应先按捺着想捏他一把的冲动,自顾自地又问起每天无聊话题:“……吃饭了吗。”

    “……吃了呀。”

    “吃了什么。”

    “盒饭。”

    他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袋,递到了黛凡面前:“下午茶。”

    他们之间就是这样的相处,总让黛凡感觉自己像浸在温泉中一样舒适。他接过纸袋,里面是他爱吃的小甜品:“特地买的啊?”

    “……路过甜品店就买了。”

    “路过甜品店,顺·便停车下车,顺·便买的。”黛凡笑眯眯道。

    池应先稍显不自在地扭过头,看向别处。

    没过多久黛凡就从罗导那里旁敲侧击出了池应先参演的始末,对方昭然若揭的恋爱心思他没有戳穿,只是在片场里、戏里,都多了几分甜腻的味道。

    五个月的时间,呼啦呼啦地过去了。

    一年一度的金香奖颁奖典礼又到了时候。这次金香奖的预告被观众们质疑得厉害——上回的桐友清事件,那样实打实暗箱操作大家都还记在心里,这次会不会又是哪个走后门的拿奖?被质疑在所难免,但它毕竟是持续了五十年的业界权威奖项,不少人还是对其抱着期待。

    其中就包括黛凡。

    他对金香奖三个字已经堪称心结的地步,即便他知道有可能还和上次一般给某个新人艺人做了陪衬,他还是难以自持地期待。

    《七个龙东强》杀青之后,黛凡就陷入了减重地狱,这戏顺利杀青进入后期阶段,初步定档成了贺岁档,肯定是无法赶在金香奖之前问世。这样想起来,黛凡能够参与金香奖的,就只有那部他哥自掏腰包投资的小成本电影《爱的赠礼》。

    “……其实我还蛮想,”黛凡喘着粗气,在放慢了的跑步机上快步走着,“拿个新人奖的……有点赖皮就是了。”

    他带着耳机,拿毛巾擦了擦汗,听见电话那头山里的池应先回话:“哪里赖皮了,你就是新人。……今年能参展的电影没几部,你肯定没问题。”

    “……哈,我这也算新人……”

    黛凡笑着打趣自己,话也没往明了说,怕被旁人听见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山里的池应先——他在黛凡电影里客串的那个小角色,加起来戏份不过一星期,在那之后他自然也要重新开始着重于自己的事业。但池应先接的新片,是在山里拍的,交通不便不说,就连信号也不怎么样。在山里不能和黛凡有事没事地发消息,闹得池应先几乎自闭。

    这不,金香奖的邀约来了,也就意味着池应先能暂时从山里开溜,回到有黛凡存在的现代化都市里。

    他在电话那头,黛凡都能察觉出他的高兴:“什么时候回来啊。”

    “明天,”池应先真是憋坏了,异常直白道,“你在家么,明天下午抵达,来接我。”

    “还要接啊。”

    “嗯,要。”一秒钟都好,他只想快点见到黛凡,“对了我听说……”

    “嗯?”

    “罗纳电影节,有两部内地的片子入选。具体是哪部还没公布,不过我有预感,”池应先口吻捎带得意地说,“会有你和我。”

    “别这么大早就给我期待呀,没能参加我会很失望的。”

    “没能参加,我就带你出去逛逛。”

    颁奖典礼当日下午四点,黛凡才懒洋洋地从池应先的床上下来。当然,该准备的东西徐江早就交由米勒手里一应送到了池应先家,他们俩只需要在不可描述的成人生活之后乖乖地、按时地去参加颁奖典礼就好。

    “等会儿米勒不来接你么。”黛凡一边对着镜头捯饬头发一边问道。

    池应先还没觉得过瘾,三两步走过去环着他的腰,埋头在他脖颈上:“……我自己开车。”

    “哦,那我也自己开车。”

    “你坐我车。”

    “不好吧。”背上这人碍事极了,黛凡不得不太高了手摆弄。

    “我无所谓,你有所谓么。”

    “没……”

    “那就坐我车。”后半句池应先说得特小声,“……过不了两天我还得回山里,多待会儿。”

    黛凡没再推脱,只是笑着把腰上的手弄开,赶紧准备出门了。

    他们俩从车里下来的时候,几乎第一时间就被闪光灯闪瞎了眼。但他们都对这套早已经习惯,即便眼睛难受,也依然面带微笑地踏上红毯,和媒体朋友们打招呼。照相声中夹杂着小声的议论——“池应先怎么和黛凡一起啦?”

    但很快又有人想明白:“他们不是一直关系挺好的么……”

    “也是哦。”

    两个男演员关系亲密,这事儿能往情色、污秽的方向无限遐想,却也能被人当做稀松平常。被讨论的两人再淡然不过,一面朝着会场里走,一面闲聊着在车上没说完的话。

    单单是看表情的话,他们就像普通朋友,池应先一如既往抿着嘴,表情说不上多么放松,也说不上冷漠;而黛凡保持着他一贯人畜无害的微笑,偶尔目光会看向池应先,嘴唇翕动着说上两句。

    在现场的粉丝与媒体都不会放过这机会,站在隔离带外一路拍个不停。

    有池应先的粉丝跟朋友说:“……应先生对后辈真的很温柔诶。”

    “他们CP粉脑补真的很过分,虽然黛凡和应先生关系好,但是看起来很正常啊。”

    “肯定是在表面寒暄吧。”

    “对对对,我也觉得……”

    而另一头,他们俩的CP粉,在看见这一幕恨不得原地放烟火。瞧瞧,瞧瞧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真是不要太般配;再看看黛凡说话时唇角的笑容,这种温柔除了给池应先还会给谁?还有池先生,他今天走路速度意外地慢啊!平时走红毯都跟完成任务似的赶急赶忙,这不是为了配合黛凡是为了什么?!

    正当CP粉被萌出一脸姨母笑的时候,黛凡说话声音没控制住,被粉丝听到了一句“……说是那个店味道很好的。”

    他们在聊什么!在聊吃的!聊吃的就等于在准备约会!准备约会四舍五入就是在一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