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狂热

分卷阅读107

    “我没有和前辈合作过,倒是有幸被指点过。”乌维道,“可惜,前辈英年早逝,我也没有机会和他对戏了。”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池应先当时就愣住了。

    父母辞世后,池应先再没有像那天一样悲哀过。他下了戏回家,在漆黑的房间里,倒在床上的瞬间,眼泪就往外冒了。那像场迟来的祭奠,他哭得肩膀颤动,到最后无法抑制地哭出声。

    就是突然察觉,长久以来执着的事情,这辈子都无法如愿了。

    那部戏杀青的时候,乌维问了他,想不想当演员,池应先犹豫着点了头。他想当演员,是想见到原以宵;然而这已经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他竟反倒不知道自己想不想演戏了。乌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塞给他自己的名片,说不着急,想好了再找他。

    也就是那之后,池应先买了原以宵所有的DVD。

    他将那些电影看到每句台词都烂熟于心,看到闭上眼就能想起原以宵说那些话时的神情。他太喜欢原以宵了,喜欢得无法自已。那时他没考虑过这种难以定义的感情会持续多久,也完全没想过到他临近三十,对原以宵的狂热都未曾熄灭过。

    池应先的第一部 参演结束后过了三个月,他拨通了乌维的号码。

    乌维在得知他家的遭际后,也不知是因为心疼还是因为欣赏他,对他好得不行,说像他师父倒更像他的亲人。也就是从他一脚踏入演艺圈后,他的人生才重新有了颜色。

    他从跑龙套开始,慢慢能接到一些有台词的路人角色,再到后来凭借出色的演技和长相,有了男四、男三。到他高中毕业时,他凭借这些履历进了电影学院,开始更加认真地对待这份事业。

    在工作与学业之余,池应先唯一的爱好就是搜集所有有关原以宵的东西。从上过封面的杂志,到有他访谈的周刊,还有他所有的电影,精准的、简装的、有签名的……只要看见这个人,看见这张脸,就能让池应先紧闭的内心充满柔软。

    再往下——

    他就遇见了黛凡,像是上天给惨淡的前半生,一份最好的弥补。

    池应先一开始是讨厌黛凡的……他讨厌任何走捷径的人,尤其是在娱乐圈这滩浑水里,像桐友清那种走捷径的基本等于常态。在池应先的眼里,黛凡也是这样的类型,空有一副皮囊。

    就他这样的,居然还敢大言不惭地说原以宵的不是?

    那天晚上池应先乔装打扮去看《落日》时,差点被前边那个男人的话语气得骂人。

    可当他开口,对方转过头来时,那双幽绿的眼睛怔住他了。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在池应先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脑子里竟然闪过许多年前,在小小的电视屏幕里,第一次看见原以宵的脸。那是个特写的镜头,原以宵的眼睛就那样直勾勾地透过屏幕,看着他。

    但仔细看就能看出来,这双眼睛和原以宵并无相似,那一瞬间的念想就像是池应先的错觉。

    可那是双非常漂亮的眼睛,这毋庸置疑。

    后来再想起那天晚上的黛凡,池应先才知道,那不是错觉,那就是真相。

    “醒醒呀,快醒醒,我迷路啦……”

    熟悉的声音把池应先从梦里叫醒了,他睁开眼,窗外蓝天白云,阳光正好。他往旁边看过去,能看见轮廓被阳光勾勒得耀目、正抿着嘴表情无奈的黛凡。

    哦对,他们正在国外,黛凡在开车,而他不小心睡着了。

    之前和黛凡说很可能他们会受邀去罗纳电影节,但池应先预测失败了。他倒是凭借《王座之阶》在西方有了点影响,也去参加了罗纳电影节,但很可惜,同行的并不是黛凡。

    所以他们就好不容易排开了档期,兑现当日说的话——出来溜达旅游了。

    刚巧黛凡要和他哥哥回家一趟,于是他们现在就在意大利,在黛凡回过家见父母后,他们就开车在外面闲逛了。

    “嗯——”池应先伸了伸拦腰,终于清醒过来,“我怎么睡着了。”

    “大概是我开车开得太好了吧,”黛凡笑着道,“平稳,对吧。”

    “……那现在是?”

    “迷路了呀,”黛凡说着,车越开越慢,眉头拧成麻花似的紧盯着导航,“我往这边应该能到那个店呀,要不然我打电话问问我哥……”“不用了。”池应先连忙拒绝——虽然黛涵已经接受了他们在一起,但每每看见池应先的时候,脸还是挺臭的。按照黛涵的性格,要是知道黛凡迷路,绝对不是自己亲自来,就是派秘书来。

    他们俩好不容易排出时间来享受二人世界,他才不希望有人在。

    池应先看了看导航,说:“停车吧,我来开。”

    “哦,好呀!”

    他们俩在路边停了车,交换座位。黛凡不用开车,就忙着看外面的风景,还伸手从后座拿了坚果零食出来,一边吃一边说:“你刚才做梦了啊?”

    “嗯?”

    “我听见你叫我名字了。”

    “…………”

    黛凡看向他:“你猜你叫的什么?”

    “……什么?”

    “你叫的‘阿宵’。”黛凡猛地凑近,一脸坏笑道,“你是不是特别想叫我‘阿宵’啊?这称呼只有釉釉叫过哦。……不过你想叫也可以呀,你叫一个试试?”

    “我没有……”

    “嚯——”黛凡的坏笑更加过分。大约是池应先不自在的神情太可爱,黛凡忽然就凑过去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池应先慌得要死:“别,开车呢。”

    “哈哈……”

    他们正说着,车经过一处教堂,十分漂亮。黛凡瞬间就被吸引了目光,看着教堂前面正拍照的两个男人。他们高高瘦瘦的,都穿着白色的燕尾服,好像……在拍结婚照。

    直到车彻底开走,再看不见那边之后,黛凡才收回目光。

    他忽然说:“应先生,我们去结婚吧。”

    “……???”

    “走吧,现在就去!”黛凡一脸兴奋道,“我还没有结过婚呢!要不要去?”

    池应先一脚急刹车,车子就在半道上停下了。他拿起手机疯狂操作,黛凡凑过去看:“干嘛,你都不回答我。”

    “查流程。”池应先红着脸道,“你想好了么,一时兴起容易后悔。”

    这刹那黛凡忽然变得很认真:“我所有的一时兴起,都曾想过千百次。”

    第108章 番外二 黛涵和洛森(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哥哥!)

    “……涵涵,好不容易抽时间来陪我喝酒诶,”洛森握着高脚杯,说话口吻挺委屈,但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浪荡样,“你至少把你的西装脱了吧。”

    黛涵没理会他,垂着眼帘好像在想自己的事。

    他平常穿惯了西装,哪怕是出来消遣,他也依旧是这副装扮。而现在是深夜一点,百乐影视的大楼里就只剩这一间办公室还亮着暖黄的灯,黛涵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得像来进行地下生意。

    “说起来你的品位真是,一天到晚都穿西装你不嫌难受啊……”洛森又道,“来,快安慰安慰我,我失恋了!”

    听见这话,黛涵终于有了点反应。

    他无奈似的端起桌上的酒杯,小小地抿了口:“……别叫我涵涵。”

    “叫涵涵亲切呀,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洛森说着仰起了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思索起来,“几年了?”

    洛森总这样,他漫不经心的口吻里藏着只有黛涵能接收到的讯号。换了白天这话黛涵也不会理会,可现在,就着暖黄的灯光与深夜时分的气氛,黛涵沉声回答了这个问题:“……是十年零四个月。”

    “你看,你明明记得很清楚嘛。”洛森得意地笑起来,仍握着酒杯,蓦地站起身,往黛涵身边一坐:“快来安慰安慰我。”

    “……安慰你什么?”

    “安慰我失恋啊。”

    黛涵斜着眼看向他,好像终于放松了点似的,说:“你一年失恋百八十次,次次都要我来安慰你么。”

    “如果你次次都来安慰,我可以一年失恋三百六十五次哦。”

    ——从年少时他就这样,跟谁说话都这么语带撩拨。不少单纯的家伙都死在洛森这张花言巧语的嘴上,除了黛涵。

    “别拿那套对付我。”

    黛涵终于放下酒杯,原本早已经习惯了的西装,在洛森点明后居然让他觉得有些拘束。他将西装外套脱下,随意地搭在沙发背上,又松了松领带。

    洛森调笑着更凑近了点:“……你这次回国,是不是为了我啊。”

    “不是。”

    黛涵身体前倾,抓过桌上洛森之前随意扔着的烟盒和打火机,动作利落地给自己点上一根。洛森笑嘻嘻地看着,等他把东西放回去后,直接上手从黛涵的唇缝间把烟抽走了,转手就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男人早习惯了这人的神经病,并不生气地又拿烟。

    黛涵戒烟很久了。

    从洛森回国后,他就把烟戒了。

    事情的开端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简单来说,他们是大学时候认识的。黛涵出生在意大利,长在意大利;而洛森作为一个纨绔子弟,想逃避家里的人的约束,跑去了意大利念大学……然后他们就认识了。

    他们的相识毫无新意,但相知却显得奇妙——洛森是个爱玩的,几乎是第一眼见到黛涵就疯狂想拉他下水,一块儿当那种惹人厌的富二代。

    年少时的洛森比现在穿得更花哨,可是他生得好看,不笑的时候有股书生气,一笑起来就是成了精的骚狐狸。洛森换对象跟换衣服一样勤,几乎来者不拒的,无论是意大利风味还是中式帅哥,他只要兴趣来了,统统都下手。

    黛涵就是他下过手的其中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