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狂热

分卷阅读108

    “其实我也知道啦,你为了你那个宝贝弟弟嘛。”洛森故作无所谓地说,“大学时候就是,每次回绝都说回家陪弟弟,我都怀疑你们兄弟俩……”“少说点。”后面的话被黛涵堵了回去。

    他们鲜少有这样相处的时候,大部分情况下洛森的邀请场合都选在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腐烂地。也正因为如此,黛涵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会应了他的邀约,过来百乐影视的公司大楼。

    洛森勾着嘴角笑,拿起洋酒也不顾黛涵杯子里还剩着,就替他再倒了一杯。

    “好吧,我承认我是骗你的,”洛森说,“我就是想见你了。”

    这次黛涵没再让他闭嘴,而是拿起酒杯自顾自地跟他碰了一下。玻璃杯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黛涵仰起头,一饮而尽。

    他刚放下杯子,肩膀上忽然一沉——洛森半个身体都倚在他身上。

    时间再往回转转,面对洛森的蓄意勾引,黛涵一开始是动过心的。也不算是矜持,他只是不习惯那么快让谁进入亲密距离,除了他那个不听话的弟弟以外,他就从没想过再跟谁走近一点。

    然后洛森这个无耻之徒就飞快找下家了。

    下家再下家,他从“永不空窗”进化到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他们在一起过么,没有。

    虽然没有,但洛森曾好几次明确对他表示过“喜欢”、“爱”,因为他那种轻佻的口吻,这两个词也一并显得像轻浮玩笑。再后来,大家都不是小年轻了,这些话就沉寂在记忆长河里,洛森开始以“老朋友”自居,动不动就勾肩搭背。

    ——如若明知道对方就是个感情player,还会往下跳么。

    ——会。

    “洛森,”中间有了短暂的沉默,黛涵没有拒绝这种亲昵的接触,反而沉声开了口,“……你玩到什么时候才会腻。”

    如果这时候有人经过,肯定会吓一跳!黛氏的老总松着领带,看上去有些衣冠不整地坐着,而这栋楼的主人软绵绵得像没了骨头,紧靠在他肩头。洛森虽然吊儿郎当没个正行,但他在大部分人心里还是属于包养小明星的混账老板,而不是被老总包养的小可怜。

    听见他的话,洛森嘴角勾得更甚:“……我早就腻了。”

    他本来是背靠着黛涵,头抵在他肩窝,看着天花板。在他说完这句后,黛涵忽然更往后靠了靠,洛森猝不及防地滑下去,直接躺倒在黛涵怀里。对方刚好垂着头,明显是刻意为之,两个人的目光就这么对上。

    他们认识得是很久,但真真正正相处的时间,就只有大学四年。

    后来洛森从意大利又跑去了美国读研,再后来洛森就回了国。在空缺的时间里,他隔几个月又会去意大利看看黛涵,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溜走。

    确实是老朋友,且是亲过的、做过的、不正常的老朋友。

    “其实每次我跟你讲在一起都很真心啊,是你从来不相信我而已。”洛森注视着他的双眼道,“你别看我跟小明星混在一起,有时候也是应酬啦。”

    “你自己信么。”

    “不信,哈哈。……你真的很了解我,难怪我对你这么着迷。”

    说出来这件事在黛涵心目中约等于耻辱——他的第一次体验,就是和洛森。

    他不知道对方为何能那样若无其事的勾引,更不知道为什么在事件过后洛森还能跟他玩好朋友游戏,继续物色新的目标。他们唯一的默契是,谁也没再提起过那个荒唐的晚上。

    往后每次洛森从他的花丛里回来找黛涵,自然而然地又会发展到那一步。黛涵从来没拒绝过,至于个中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就像现在,虽然洛森说他腻了,黛涵也不会相信他是腻了。

    “说起来我之前想三十岁就金盆洗手,再不流连花丛了。”洛森自顾自地说,很轻易地就接受了躺在黛涵腿上,“……如果安定下来的话,我肯定第一个考虑你。”

    黛涵只是看着他,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

    “涵涵哎。”

    “我说过了,别那么叫我。”黛涵道,“喝酒就坐起来好好喝。”

    “……我觉得你就是口嫌体正直。”洛森说着,还真的起身了。他又给黛涵倒了一杯,自己则索性抓着酒瓶对嘴喝了起来,“不过你要是GAY的话,你爸妈得掐死你吧,毕竟你的宝贝弟弟也跟男人跑了。”

    “……你在故意惹我生气吗。”

    洛森含着一口酒,将酒瓶放回桌子上,然后朝着黛涵勾了勾手指。

    时间仿佛暂停了一秒,或者更多秒。

    黛涵微微蹙眉与他对视,大约是有些迟疑,可还是往他身边稍稍挪了点。一个亲吻猝不及防地袭来,冰凉的酒从洛森的嘴里渡进他的嘴里,这个吻里便含了些迷醉的味道。

    以往的每次都是这么开始的。

    洛森会毫无征兆的袭击,黛涵会回击得比他更热烈。

    他们都对这种事驾轻就熟,黛涵自然而然地扣住洛森的后脑勺,吻得热切又激烈,跟他平时那副冷漠脸判若两人。安静的办公室里就只有唇舌交战时的声响,好半晌才停下,随即换成了略微急促的呼吸声。

    黛涵扬着下巴,表情有些嚣张地看着舔嘴的洛森。那只手顺势就把洛森的头摁了下去,另一只手则扯开了领带,解开了衬衣的两粒纽扣。

    听着细微的拉链声和洛森的嗤笑,很快黛涵隐忍地加重了呼吸,说:“……十年零四个月,你还有多久才腻。”

    他压根不想听洛森的回答,那只手按着对方的头就没有松开。

    “我不保证我会一直等下去。”

    ——可你就是一直在等了。

    黛涵和洛森,相识十年零四个月,在一起零天。

    一个从不认真开口,一个缄口不提地爱了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