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试探性接触

分卷阅读107

    “他不是应该睡在他父母那儿或者……”曲哲的声音小了下去,“他太太那里么。”

    “我还以为,你应该挺清楚他啊。”齐生勾起嘴角,笑得意味深长,“总之人我给你送过来了,你上车吧,我送你们两回去。”

    曲哲在心里暗暗叹气,最终还是答应了。他走到副驾驶处正准备打开门,齐生突然招呼道:“那什么你坐后座吧,我女朋友不喜欢人家坐我副驾驶。”

    “……好。”

    他点点头,转手拉开后座的门,沈一卓倚在另一边车门上,紧闭着眼,带着一身的酒气。

    齐生一边开车一边道:“他最近工作忙,还老睡办公室,我才把他叫出来放松一下,你放心,只喝了酒,别的什么都没干啊……不过他喝得有点多。”

    “嗯。”

    见曲哲这么冷淡,齐生也懒得再说话,一路开到沈一卓家公寓楼下,把两个人送上电梯后离开了。

    离开之前还有意无意地说了句:“对他好点吧,这么多年,他也就惦记过你一个。”

    电梯门关上,缓缓上升,沈一卓整个人倚在他身上,有点沉。但是跟以前比起来,好像瘦了些。这不是曲哲第一次见到喝醉的沈一卓,但却是他最不知所措的一次。

    他应该把人照顾好,换好衣服送到床上盖上被子,还是应该把人丢在沙发上,然后就不必理会了?

    齐生的话像在他平静的心里投下一颗石子,霎时摇摇晃晃荡起涟漪,一时三刻还不会消停。

    沈一卓像是睡着了,但曲哲知道他没有,他依然保留着一点力气。

    他扶着沈一卓进门,小声道:“如果有力气的话,就自己去收拾干净睡吧。”

    第99章

    沈一卓一声不吭,曲哲只好把他扶到沙发上,转身去拿醒酒药。他记得这公寓里常用药都备着的,但却记不起具体在哪个抽屉里。他站在立柜前,拉开抽屉一个个找,除了碘酒纱布这些用盒子放好了之外,其他的药品都装在塑料袋里,好像买来吃过一次就一直放着了似的。

    塑料袋翻起来声音很大,曲哲一个个找着,认真地看着药品名,直到突然有人伏在他背上。

    他浑身一怔,猜也知道是沈一卓,这屋子只有他们两个。

    沈一卓的头埋在他颈窝里,双手搂住他的腰,胸口紧紧贴在他背上。恍惚间好似能感觉他稍快的心跳。他也曾经悄悄靠近沈一卓,然后像这样从后面抱住他。

    曲哲喉咙发紧,呼吸间是沈一卓的味道,带着酒味,他却不觉得难闻。他迟疑了片刻,继续找解酒药,任由他抱着。

    沈一卓也很老实,抱着他一动不动。

    他还没找到药,沈一卓却突然在他耳边说话了。

    那声音给他的感觉还是跟以前一样,低沉,带着温热的呼吸,有些沉闷。他说:“曲哲,我们从头来过吧。”

    “你喝多了。”他不咸不淡地回应,终于放弃了找解酒药,把刚才翻找出来的塑料袋和药品全部重新塞了回去,再抓住腰间的手,“沈一卓你喝多了。”

    曲哲想拽开他,可是他却抱得很紧:“……那就当我喝醉了吧。”

    他挣扎了一会儿,沈一卓的力气大得惊人,他只好暂时停下,认真道:“我累了,你还有力气就自己收拾自己睡吧。”

    “哦。”沈一卓愣愣地点头,然后乖巧地松开了。

    曲哲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此刻的沈一卓像是个落寞的小孩,傻愣愣地站在他身后,也不打算走。

    他放轻了声音,几乎半哄着道:“你先坐下。”

    沈一卓突然长吁一口气,迟钝地走到沙发上坐下,在茶几上摸索了一阵,给自己点起烟来。曲哲看着他的动作,心道,果然没喝醉。

    对方却好像会读心似的,轻声道:“是喝得有点多,但是不算醉。”

    “我去洗澡了,你自便。”曲哲说完,不想跟他过多纠缠,转身去阳台收下换下衣服,径直去了浴室。

    好在沈一卓没了动静,只是坐在沙发上抽烟。

    温热的水洒下来,浴室里回荡着水声,莫名地让曲哲安稳下来。

    他始终做不到无动于衷,他仍然会因沈一卓突如其来的深情而动摇。明明是决定好的事情,决定好不会再奢求任何未来,他只是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怎么能因为他的三言两语,去幻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以后?

    他是沈一卓,他的温柔是最不值一提的东西。

    他们是不一样的。

    他和沈一卓,和蒋昱昭,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就像最开始,蒋昱昭不费吹灰之力就在天中念书,沈一卓更加有的是更好的选择,只不过恰巧就近原则,选了天中……只有他,拼了老命却差点连天中都上不了。这种差距是与生俱来的,刚好他又不具备拉近距离的能力。

    躁动的心被这些现实逐渐安抚下来,曲哲仰着头任由水花洒在脸上,闭着眼强迫自己什么都不去想。

    突然,他听见门锁轻微的响声,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身后传来沈一卓的声音:“为什么不穿我给你买的……”

    他话还没说完,好似愣住了般停下了。

    曲哲惊慌失措地转过头,看见沈一卓的脸:“……你干什么!”

    他一直一个人住在这里,自然没有锁门的习惯,即便今天沈一卓过来了……他也没想过沈一卓会在他洗澡的时候突然进来。尤其是沈一卓表现得一直很规矩,没有勉强过他。

    大约真是喝多了,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吧。曲哲这么想着,转回去不看他,匆忙道:“你出去。”

    “你身上的纹身……”沈一卓的声音有种少见的茫然感,“那是什么……”

    “没什么,你快出去。”曲哲赶紧关掉水,扯过浴巾裹在下半身,这才转身过去,想把沈一卓推出去,“你出去啊。”

    他的手还没碰到沈一卓,对方却先一步紧紧拽住他的手腕,以几乎要把骨头捏碎力道。

    “那天晚上的人是你。”

    听见这句话,曲哲才反应过来沈一卓为什么这么惊讶。他急急忙忙地解释道:“不是我!”

    “那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哪天晚上。”

    “……不是我。”

    “‘799’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沈一卓目光锐利,一点也不像喝醉酒的人。他盯着曲哲的脸,曲哲则心虚的垂下头,再使劲儿拽了拽手:“你抓太紧了。”

    闻言,沈一卓松开他,刚想说话,曲哲已经大力把他推出了浴室,动作飞快地把门锁上:“酒醒了就回家住。”

    沈一卓呆呆地站在浴室门口,半晌也没动弹。

    其实仔细算起来,他跟曲哲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他从来没好好观察过曲哲的身体,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纹身。他没有把人剥光的习惯,大多数时候就算是在床上,曲哲也都好好地穿着上衣——以至于他今天才发现。

    那天晚上莫名跟他一夜春宵的人,他唯独记得的就是身后有一个“799”的纹身。

    他记得那个人很像曲哲,丛昀出现的时候他也猜测过,兴许是丛昀这样,跟曲哲有些类似的人而已。人有相似,这很正常。但说到底,那个人是谁对沈一卓来说不那么重要,实在要深究的话,勉强能说是有些想念的成分,但想念的人真的出现后,那个人就失去了意义。

    沈一卓直到现在才想明白,为什么隔天他去M8询问的时候,蒋昱昭会不分青红皂白地跟他打起来——蒋昱昭一定是知道的,曲哲曾经住在他那里,所以他才会动手!

    “你跟蒋昱昭没做过吗?”

    “我跟蒋昱昭什么都没做过!”

    “是不是第一次。”

    “……是。”

    “你在骗我?是不是?”

    “……不是,对不起……”

    “沈一卓……别问了……求求你……”

    那些话突兀地钻入脑海中,他曾以为曲哲有心隐瞒的是他跟蒋昱昭的事情,现在这些却有了别的含义。

    曲哲不愿意多说,甚至想蒙骗过去的,也许是那个喝醉的夜晚。

    沈一卓第一次在他人面前感到惶恐——他在门口仍然能看见磨砂玻璃门后曲哲的身影,伴随着水声,要不了多久曲哲就会出来。

    他该怎么办,假装若无其事,还是问清楚?

    意识到自己曾经对曲哲干过什么事,沈一卓生出逃离的念头,在曲哲洗完澡出来之前,他转身离开了。

    听见外面的门关声,曲哲再次关掉水,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其实他早就洗完了,只是开着水假装在洗澡罢了。他没办法出去面对沈一卓,尤其是他不知道沈一卓将会说什么、做什么。

    从门缝里看见外面已经没了人,他慢慢走出来,沙发上也不见人影,沈一卓是离开了。

    曲哲松了口气,却突然有些失落。

    明明那样被对待的人是他,明明他应该指着沈一卓的鼻子臭骂他一顿,甚至动手打他也不过分。可他什么也不想说,只想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若要追究能够这么轻描淡写的理由,必定是因为那个人沈一卓,而不是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