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试探性接触

分卷阅读108

    沈一卓对他做的事情,都算不上强迫,有的只是你情我愿,愿打愿挨。

    M8今晚一如既往的热闹,看上去生意兴隆。

    沈一卓从公寓出来,想也没想,匆忙打车去了M8。直到站在酒吧门口看着男男女女人来人往,他才想起来,他根本不知道蒋昱昭今晚是在这个店,还是那个店,这个时间他是在店里还是回家了。

    站在门口也没用,沈一卓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点,然后掏出手机给蒋昱昭打电话。

    “在哪儿?”

    “……有事么。”蒋昱昭的声音充满了不耐烦,但沈一卓只注意到电话里的环境音,十分嘈杂。

    “我在城南这家M8门口,我有事想问你。”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小会儿后,回答道:“……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

    “好。”

    很快,沈一卓便看见蒋昱昭从门口走出来。他们两谁也没先出声,蒋昱昭却一眼看见了他,立刻走过来:“……什么事儿?”

    沈一卓开门见山道:“曲哲身上的纹身,你知道吗?”

    “……知道。”蒋昱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表情有些不自在。沈一卓接着问:“你知道那天晚上的事对不对,你早就知道,所以你那天跟我动手。”

    蒋昱昭却皱起眉头,疑惑道:“你跟曲哲在一起那么久,你现在才知道他有纹身?”这话刚说完,他却意识到了什么,“你不知道那天我为什么揍你?”

    “我现在知道了……”

    蒋昱昭一下住了嘴,不知道该再说什么。

    沈一卓又问道:“你一直知道对不对。”

    “知道什么?”蒋昱昭不耐烦道,“你他妈真的够混账,你现在来找我问这事儿,难道你把人搞得半死不活,你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吗?要不是我把曲哲送到医院,他是不是死了都没人知道!”

    沈一卓哑口无言,蒋昱昭像是来了脾气,接着骂道:“你别说你现在知道了,你以后要对曲哲好……曲哲不会跟你在一起的,你拿他妹妹威胁他,以前还做过那么多混账事,你凭什么让曲哲继续喜欢你?你以为你是谁?”

    “……”蒋昱昭的指责,沈一卓确实无力反驳,因为每一句都真的。

    他以为他是谁,能完美掌控一个人的感情,能让所有的事情都顺遂心意?

    事情一开始就错了,如果他没有“乖巧”地听从沈谷禹的吩咐,离开乔城,也许事情就不一样了。

    如果他没有理会那个跟在他身后,怯弱的少年,他也不会陷进去,直到现在,过去七年,也没能拔出来。

    沈一卓终于明白自己很早之前就输得一败涂地,他却固执地不肯认输,自以为立于不败之地。

    “……那799是什么意思?”过了良久,沈一卓才小声道,活像个犯了错的中学生。

    蒋昱昭又恼怒又觉得好笑:“沈一卓,你脑子被狗吃了么?曲哲身上会留下的痕迹除了你还有什么?!”

    “我?”

    “……我懒得跟你说!”蒋昱昭骂道,“你爱怎么样怎么样,等沈太太生完,我就会带曲哲离开,你现在想弥补他,呵,晚了。”

    他说完,扭头就走,大步流星回了M8里。

    第100章

    接着每一天曲哲下班的时候,都能看见沈一卓等在外头。他上白班的时候外面的人就穿着西装,显然是直接从公司过来的;而晚上下班的时候沈一卓通常会换成便装,站在外面抽着烟等他,有种微妙的少年感。

    “你不用来接我。”

    曲哲这么对他说过,可沈一卓只是笑笑,会说“碰巧”、“经过”、“回去拿东西”之类,明显是借口的话,让曲哲没办法再说什么拒绝的话。但他也仅仅是来等他下班而已,之后便会送他回家,最多问问要不要一起吃饭,然后被曲哲拒绝。

    关于纹身的话题,曲哲自然不会提及,沈一卓却也没再过问。

    他去曲小宇处时,沈一卓还是一如既往的基本上不出现。他偶尔问过妹妹两句,沈一卓是不是很少回家之类的话,她只是尴尬地说:“一卓工作比较忙,其实会经常回来陪我吃饭的。”

    曲哲拿不准曲小宇的反应究竟是因为,他们之间如同沈一卓所说,有那样的隐情,还是单纯的并不和睦。

    他已经分不清沈一卓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了。

    但偶尔曲哲会觉得有所亏欠——他住在沈一卓的房子里,却对他保持着比客气更像是冷漠的距离。如果将以前的事情都抹去来看,他这样确实有些不近人情。于是在沈一卓坚持接他下班一个月之后,曲哲突然主动道:“一起吃个宵夜吧。”

    他也拿不准沈一卓会作何感想,在说出这句话后,沈一卓明显得愣了愣,马上点头:“好,你想吃什么。”

    “我都可以,你呢。”

    沈一卓想了想,道:“你在这儿等我一下好吗,我去开车。”

    “……好。”

    他应允后,沈一卓立刻快步朝他公司走去。他公司确实很近,徒步过去十分钟的距离,如果不是沈一卓提起开车,他都差点忘了对方是有车的。他每天晚上来接曲哲,都是徒步,然后再徒步送他回去。

    说不出这是种什么滋味,以前明明是自己无法企及的人,给一点点温柔能让他高兴得睡不着觉的人,现在却安静的陪在身边,不多说一句话,也不多做一件事。曲哲隐隐约约觉得时隔多年后,他和沈一卓终于立场调换,可往往这么想过之后,立马又会否认,只觉得那是错觉。

    这世上他最不敢做的事,就是相信沈一卓。

    可他却暗自想过,如果时间过得再慢一点就好了。

    很快沈一卓开车过来,曲哲坐上副驾驶,沈一卓没再询问要去吃什么,只是默默开车前行。

    他带着曲哲来了一家开整晚的粥铺,心细地问过他想吃什么,又点了些这里卖得好的小点心和凉菜,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面点。

    只要曲哲不开口,沈一卓几乎不说话。

    点完单,两个人静默无言地坐着,曲哲想了很久终于开口说话了。

    他不想再这么下去——不会水的人落水,无法决定自己要不要溺毙;他在沈一卓的温柔里,也无法让自己置身事外。

    “不用每天都来接我。”曲哲看着他道,“我知道你工作很忙。”

    “不算忙,”沈一卓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想见你,所以就来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曲哲压低了声音,眼眸黯淡无光,“如果是想补偿我,真的不用……那时候我是心甘情愿的。”

    他提的是什么事儿,沈一卓清楚。他虽然清楚,却没想到曲哲会这么……淡然地说出来。他似乎有些语塞地舔了舔嘴唇,缓了片刻后才说话:“我没有想补偿你……”

    “我跟你说过的,我迟早会走的。”

    “嗯,我知道。”沈一卓道,“所以走之前,想陪陪你。”

    ——或许是倒过来,想你陪陪我。

    说到这里,粥也上来了,两个人埋头吃东西,没人再开口。

    夜宵在静默无言中结束,走出粥铺,沈一卓突然说:“一起去江边走走么,就在附近。”

    曲哲愣了愣,点头道:“好。”

    他身上穿着的是自己用工资买的便宜棉衣,已经到了冬天,吹风的时候还会有点冷。两个人并肩走着,沈一卓仿佛在刻意配合他的步调,就在他身侧,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直到沿江风光带。

    夜间风光带开着漂亮的霓虹灯,他们沿着江岸走。这地方曲哲来过,以前被关天带出来夜跑,就是沿着这里一直跑。忽然有阵夜风刮过,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曲哲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他脖子怕冷,过往的冬天都带着围巾,今年却忘了给自己买一条。

    沈一卓倒是从来不带围巾,好像是不怕冷。

    曲哲正想着,忽然听见衣料摩擦地声响,他转过头,沈一卓已经把自己厚实的羽绒服脱了下来。他个子高,衣服也大,没有犹豫地将羽绒服递过来,替他披上:“……别拒绝,感冒了自己难受。”

    “你不冷么。”

    “不冷。”沈一卓轻声道,“如果可以的话,家里买的那些拿来穿吧,放着也浪费了。”

    那次买的纸袋子沈一卓收进了柜子里,后来换季又给他买了两套,曲哲看也没看的放了两周,不知什么时候沈一卓也收了起来。即便曲哲不穿不看,他还是买,好像钱没地方花。

    由着暖和的羽绒服穿在自己身上,果然一下就不冷了。

    脖颈处还能感觉到衣服里本来的热度,那是沈一卓的温度。

    不知为何,曲哲莫名得觉得惆怅。他看了看黑夜中的江水,带着些许感叹道:“以前,我们也在江边散步过。”

    “……嗯。”沈一卓显然没想到他会开口说这些。

    “那时候我真的很想,靠你近一点。”曲哲侧着头看着江面,脚步也没停,自顾自地说起来,“没想到还有机会跟你在江边散步。”

    “你愿意的话……”

    “你真的很好,虽然这些好都不是给我的,可能都不是真的,但那时候我觉得你真好,很多人喜欢你,我也是,一直崇拜你。”

    “曲哲。”沈一卓突然抓住他的手。

    他惊讶地停下来看着他,不明所以。

    昏黄的路灯下,沈一卓的轮廓更加凸显出来。这么些年过去,他越发好看,多了些成熟的气质。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