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试探性接触

分卷阅读109

    他是想要说些什么的,但是话到嘴边又没了勇气。

    曲哲安静地等他开口,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以后多穿点。”

    曲哲将手抽走,点点头,有些顺从乖巧地道:“嗯,我会的。”

    那些话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可又澎湃着呼之欲出。沈一卓越看着他越觉得茫然失措,不知道该用怎样的面目去对待曲哲。曾经带着恶意,甚至有些考证感情的意思,去对待他,但毫无疑问,那样错了。等他试着温柔以待,曲哲却漠然无谓。他太了解他了,知道那些人人爱慕的温柔只是演技,因而将它们一概而论,无法相信。

    突然的小插曲让曲哲也收敛了心思,没有再继续感叹过去的意思,轻声道:“回去吧,我困了。”

    “……好。”

    也许再给他一点时间,他能够好好说清楚。

    曲小宇的肚子比寻常七个月的孕妇要大不少,因为是双胞胎,是两个女儿。于喜莲趁着假日来城郊的房子里看她,叽叽喳喳陪她说话。

    “我看你脸色都不怎么好,是不是睡得不好啊……你这样不行,对宝宝不好的!”

    曲小宇笑了笑,神情温柔地摸了摸肚子:“还好啦,挺好的。”

    “还有两个月要生啦?”

    “是呀。”

    于喜莲笑眯眯地伸手过去也摸了摸:“真啊,两个女儿,羡慕你哦!”

    “羡慕什么啊……可遭罪了。”

    刘姨在厨房切水果,每天下午这个时候,曲小宇都会在家看电视吃水果,仿佛成了习惯。很快她便端着水果出来,曲小宇对她点了点头,接着跟于喜莲道:“你最近还好么。”

    “挺好啊,就是有点忙。”于喜莲道,“这不特地抽时间来看你,本来呢,同事约我去看一个私人画展,我怕之后没时间来看你,就给推了。”

    “这么忙啊……”她用牙签插着水果小口小口地吃,“什么画展,你很想去看的?”

    “还蛮想去的,”于喜莲道,“不过不去也没事啦,下次有机会再去。”

    “是什么大师的作品展?”

    “不是,是个新晋……艺术家?”她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哎,我们是学音乐的,你问我美术方面,我也很难跟你说明白呀,就是以前看过她的画,还觉得蛮喜欢的。”

    被于喜莲说的曲小宇也来了兴趣:“要不我陪你去看看呗。”

    “开玩笑吧!”于喜莲眼睛瞪得老大,失笑道,“你是孕妇诶,出门多不好!”

    “谁说孕妇就不出门了,适当运动对胎儿也好!”曲小宇道,“而且画展,又不是漫展,不会很多人啦,刚好在家呆着也无聊,咱们看完画展,我让我哥请我们吃饭呀。”

    “这……”

    两个人还没商量出结果,刘姨似乎是在旁边听见了,轻声提醒道:“太太,还是不要出门了吧,不安全。”

    “没事的,那这样,我给一卓打个电话,让他派人开车接送我们,好吧。”她说着,就伸手去桌子上摸手机,一副雷厉风行的模样。

    但曲小宇确实是憋坏了——怀孕后除了在家附近散散步,几乎没别的事做,每次和曲哲见面也只有吃饭或者闲聊,没什么机会出去玩。恰好于喜莲又勾起了她的兴趣,想着出去看看画展也不错。

    沈一卓倒是没说什么,跟往常一样嘱咐她注意安全,又派了人过来接。

    “那你不能穿带跟的鞋子啊!”于喜莲不放心道。

    “哎呀你真是,不是还没结婚么,怎么说话老气横秋的!”

    “我是担心准妈妈呀!”

    “知道啦知道啦!”曲小宇笑嘻嘻地回嘴,还是乖乖换上舒服的平地鞋,两个人手挽着手出了门。

    第101章

    展馆在市中心,车程二十分钟,并不算太远。

    于喜莲一直挽着她的手,两个人亲密得很,下了车往展馆走去。大约是因为工作人,街上的行人并不算太多,这到让于喜莲稍稍安心了些。

    “你现在可是重点保护对象!”于喜莲道,“我就一直挽着你啊,摔了我也给你垫着。”

    “瞎说什么呢。”曲小宇无奈地笑了笑,“没有那么金贵啦。”

    在展馆的门口,放着画展的巨幅海报,曲小宇草草瞄了一眼,觉得还挺不错,正想仔细看看的时候,后面有人要进展馆。她只好往前,想着一会儿进去再仔细看也是一样的。在大厅里,于喜莲小心翼翼地带着她到人少的角落里,又好生叮嘱了几句,才过去购票。

    “我真是一秒钟看不到你,我就担心得厉害!”

    “哎你太那什么了,真的没那么容易出问题啦。”曲小宇无奈道,“大家看到是孕妇,也会让一让的。”

    “是这样没错……但还是要小心!”

    “知道!”

    看画展的人不算多,且大部分是青年男女,偶尔也能看见几个上了年纪的人站在画作前认真欣赏。里头非常安静,这让曲小宇还感觉挺舒服的——自从怀孕了之后,再到很吵的环境里她就觉得烦闷,现在看来,出来看画展散心,真是个相当不错的决定。

    两个人一边看,一边闲聊,于喜莲压低了声音道:“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啊,挺喜欢的。”曲小宇微笑着,站定在某张画前道。

    那是幅林荫小径,画着郁郁葱葱的绿,还有两个人的背影。她看着看着突然想起初中的自己——学校里每到春末夏初,就是这样的光景,她也曾这样,走在小径上,跟喜欢的人说着话。

    “我也觉得,她挺厉害的,才27岁,但是很多大师都非常认可。”于喜莲说着,自己又忍不住笑出来,“不过我也是听说的,我对美术一窍不通。”

    “谁说非要研究才能看啦,”曲小宇扶着腰,微微侧着头,“就跟唱歌一样,只要听众觉得好,那就是好的。”

    “对,我也觉得!”

    两个人在展厅里慢慢走,慢慢看,遇到特别喜欢的还会停下来多看几眼。突然,于喜莲道:“……你要不要去厕所?”

    曲小宇的目光还落在墙上的画上,不明所以:“嗯?”

    “我想去厕所……”于喜莲皱着眉道,“我肚子有点疼,可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逛。”

    “哎又不是学生了,还手拉手去厕所啊。”曲小宇无奈道,看了四周一圈,道:“你看看,这里也不挤,也没有小孩,又很安静,不会有问题的……你快点去吧,快去快回。”

    约莫是肚子疼得厉害,于喜莲咬了咬下唇,只好点头好:“那好,你自己小心点啊,拿着手机,我等下找不到你就给你打电话。”

    “嗯,去吧。”曲小宇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画上。

    于喜莲扭头就去找工作人员带路,往厕所去了。

    其实她偶尔会觉得跟于喜莲在一起有点疲倦——她没有她表现出来那么开朗。人的性格真是个很难捉摸的东西,不仅仅是别人的,自己的也同样。她以前认为自己很开朗,可后来察觉自己更喜欢一个人呆在琴房练琴,而不是跟着所谓朋友去夜店。但真的在那种场合里,曲小宇又能很完美的融入。她不喜欢格格不入的感觉,她习惯了对待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和事,展现出不一样的面孔。

    对待曾经被她用来欺骗自己的暧昧对象们,她也总是会下意识采用最佳态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他情窦初开,你就宽衣解带;他阅人无数,你就灶边炉台”,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但说到底,都是骗而已。

    真的遇见动心的那一刻,往往什么口诀要领都想不起来。

    曲小宇在展厅里转悠着,大概从那幅林荫小道开始,她就在胡思乱想。倒不是想着什么焦虑难受的事,而是记起年少。她心里一直记着一个人,直到现在也没办法想起。只是比起当初的难以接受,后来变成了接受,再后来……除了唏嘘,再也没有别的。

    她有些走神的想着,经过一个转角处,还能看见画展海报的易拉宝立在空档处。她微微深呼吸调整了下,重新把注意力放回画展上。

    但曲小宇未能如愿,因为下一秒,她的注意力完完全全被另外的事物所吸引。

    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长发及腰,染成亚麻色;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外面是件大红色的呢子衣,张扬,却很好看。从曲小宇的角度恰好能看见她的侧脸,能看见耳钉上闪烁的光。

    而她的旁边,站着另一个女人。那女人看上去朝气蓬勃,一身休闲偏运动的打扮,束着马尾,画着干净简单的妆,跟她说话时会侧过头笑。

    曲小宇扶着墙,看见两个人十指紧扣的手。

    怎么说呢,这一刻的心情。明明是好久不见的人,却像日日都见。林幼琪的模样丝毫未变,也许又多了几分成熟,可在曲小宇眼里真的没什么变化。她身边的女人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大,爽利自然,长得也十分好看。

    这样的画面在旁人眼里应该算是赏心悦目。

    她慌张地看向画展的海报——在下面有那个女孩的照片,就是林幼琪牵着手的人。

    曲小宇仓惶地后退两步,林幼琪好像是在找什么,恰好转过头——

    目光在空气中接触到,对方先是惊讶,然后非常自然地露出笑容,张嘴说了什么,距离太远,她听不清楚。

    曲小宇曾经认定她们是相爱的。后来林幼琪无声无息的出国,再回来却看见她被别人包养;旧情复燃后没多久林幼琪再次消失,如今再见,她已经是个预产期将近的准妈妈。

    像是一种直觉,那个林幼琪无论怎样都要秒回的人,永远要第一时间接电话的人,就是这个画展的主人——也是林幼琪真正爱着的人。

    她站在这里,觉得无地自容。

    这一刻她只想马上逃离。

    “小宇。”林幼琪叫了一句,曲小宇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转过身就走。

    “曲小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