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试探性接触

分卷阅读113

    像他们这样的大概不能称之为旅行。

    曲哲更觉得自己是偷出了一段时光,悄悄地停下。

    两个人看着听不太明白的电视,坐在小桌前吃泡面,中途蒋昱昭接了个电话,挂断后唉声叹气道:“哎,时间过得真快。”

    “催你回家了?”

    “嗯啊……”蒋昱昭点点头,“回去之后你打算在哪儿?我帮你安排。”

    曲哲笑了笑:“我又不是一个人活不下去。”

    “那你总得告诉我你去哪儿吧?”

    “我想……”曲哲歪着头想了想,摸出一根烟来抽,好像真的是到这刻才开始考虑一般认真,良久才道,“我想去海边。”

    “……这么多个海,你想去哪个海。”

    “哪个都行。”

    回国之后,蒋昱昭陪他去了处算不上风景地的偏远城市,如同曲哲所期望的,有一望无垠的海。蒋昱昭看着他安顿下来之后才终于安心,他不能永远陪着曲哲,至少不能以朋友的身份陪下去,他得回去,应付他的父亲,继续他的人生。

    临走之前,蒋昱昭突然问道:“那什么……还是不喜欢我么?”

    曲哲有些抱歉又有些无奈:“……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好吧,有事打给我。”蒋昱昭道,“我不会换号码。”

    “好。”

    后来他在海边的小酒馆里找了份工作,跟周围的人处得很好。偶尔会跟着渔民出海,偶尔会跟他们在沙滩上闲聊喝酒,看看日落。年节的时候他会给蒋昱昭打电话问好,蒋昱昭抽时间也会过来,忙里偷闲得待几天。谁也没有提起沈一卓,也不会惆怅地回忆从前,有的只有朋友间的问候。

    他不再唯唯诺诺,也不再用看似温柔,实则冷漠的面具对待旁人。

    他只是很自在地、无牵无挂地活着,然后等死。

    第105章 尾声

    “散了散了,明天还开店呢,没喝醉呢吧!”店主笑嘻嘻地踹了两脚旁边坐着的人,曲哲也在其中。他和几个意犹未尽的小伙子一并站起来,听着他们一边唠叨还不想走,一边去收拾沙滩上七零八落的酒瓶和垃圾。

    今天是个平淡无奇的日子,不知道是谁在打烊的时候说了句想去沙滩上喝酒,立刻获得了大家的赞同,然后便玩到了十二点多。

    曲哲住得稍微远些,但这海边小城治安好得离谱,走夜路也没什么好担忧。小伙子们推着自行车跟店主扯闲话,曲哲先开口道:“那我就先回家啦。”

    “走吧走吧,回去注意安全哈。”店主笑眯眯道。

    店主是个三十五岁还单身的帅哥,帅哥是周围的阿姨们一致认可的。

    “小哲哥再见!”

    “哥明天见啊!”

    “明天见!”

    回家的这一路都沿着海,夜风吹起来特别得凉爽。曲哲看着海,能看见天上的月亮倒映在海里,着实是天天看也不会觉得厌倦的风景。

    忽然,他身后响起自行车的声音,心说应该是跟他同路那个小伙子要追上来了。他正准备回头看,自行车骑得飞快,已经到了他身边。小伙子猛地停下,动作利落地下车,推着车与他并肩而行:“小哲哥!”

    “嗯,他们都回去啦?”

    “我刚送叶子回去!”他说着,声音突然变小,凑近了曲哲道,“……我一路上过来,看见后面有人跟着你!”

    “什么?”曲哲正想回头,小伙子一下拦住他:“诶你别回头啊,我觉着不像好人,我陪你走一段,你家那附近挺亮堂吧,到那附近应该没事了。”

    “……好,谢谢。”

    “别害怕啊,其实我有点慌,嘿嘿。”小伙子不知是在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找着话题跟曲哲闲聊,试图把气氛调节得不那么紧张,“小哲哥你怎么还没交女朋友啊。”

    曲哲笑了笑:“没人喜欢我啊。”

    “胡说!”小伙子道,“叶子就喜欢你,真的,我早看出来了!”

    叶子是他们酒馆里工作的女孩子,十八岁,刚毕业,趁着暑期在打工。

    闻言,曲哲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想只好搪塞道:“——我有喜欢的人啦。”

    “那你说你没女朋友!”

    “他不喜欢我嘛。”曲哲打着哈哈。

    虽然话题很轻松,可身后跟着人的事儿仍然在他心头萦绕不去,总有种莫名的恐慌感。趁着拐弯的时候,曲哲假装不经意地往后看了一眼。隔了挺远,有个人走在路上,看不清是男是女,更加不知道是不是跟着他们。

    希望是小伙子多心了吧。

    大概小伙子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想太多,等到岔路口的时候他也没再提这事儿,就嘱咐了两句,让曲哲回家发个消息到店里的群,免得他担心。曲哲笑着答应,然后踏上回家的路。

    这边路灯排得密集了些,看着没那么黑了,曲哲走了一小会儿后,有意无意地往身后望了眼——那个人还在跟着!

    而且已经不像之前在沙滩附近那么远,而是只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他一下子慌起来,捏着手机往前加快了脚步。趁着某个拐角处,曲哲一头钻进旁边的便利店,站在收银台一边买烟一边往外面看。

    如果那人不是跟着他的话,要么会从这里经过,要么会往另一条路走。他这么想着,打算在便利店多待一会儿再出去。

    不过十几秒,甚至收银员还没把零钱找给他,他就看见从他来的方向,那个人焦急地走到便利店面前,疑惑着张望两边的路口。

    然后他转过头看了眼便利店里,一下子跟曲哲的视线对上。

    “叮铃铃——”

    小镇靠海,风也大,各个店铺民宅都喜欢在门口阳台挂风铃。这家便利店也一样,风铃声清脆,那人推开便利店的门,步伐沉稳有力地走进来。

    “曲哲。”

    他听见对方叫他的名字,声音低沉悦耳,直击心脏,然后说:“好久不见。”

    -END-

    第106章 番外 关于沈一卓

    人的视线是有温度的。

    沈一卓一直这么觉得,他可以准确无误地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通常情况下即便感觉到了,他也会不动声色,当做不知。这是种经验,揭穿别人的窥视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当曲哲日复一日地看着他时,他是知道的。

    对方就跟教室角落里的垃圾桶没什么区别,垃圾桶用来装实物,他用来装班上别人的情绪。沈一卓对此嗤之以鼻,但他既不参与,也不反对。

    集体中总是需要个这样的角色,供大家排解取乐。这像是种默认的规则,像曲哲这样的人,认真去找的话,每个班上都能找出一两个大同小异的。因为随处可见,十分普通,沈一卓从来没用正眼看过他。

    可背后炙热的目光,却一日不停。

    这其中包含的爱慕又或者厌恶,沈一卓都漠不关心。

    因为它正常——人会因为外在条件而对他人产生各种情绪,这点沈一卓明了,但一直不能理解。即便用高中生的脑子也能准确理解出每个人的外在和内里是不同的,外在更倾向于对方想被人看见的部分。

    它充满了虚伪,且廉价,但却被人们认同。

    就像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副算得上不错的皮囊,不是他日复一日地伪装温柔谦逊,那么,不会有任何人多看他一眼。或许再惨烈些,他会被排挤,当成透明人,又或是沦为与曲哲同样的地位,明明没有做过任何错事,却受人侮辱。

    对年少的沈一卓来说,人与人的相处是一场骗术的较量,谁的骗术更高明,谁就能博得喝彩。

    他抱着这样的想法独自生活,与周围的人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生分,直到他无意中发现曲哲在他家楼下。

    即使没有那个被偷走的MP4,他同样生气。气得是他居然没有发现,这透明人一直跟在他身后,且在被他发现之前,不知经历了多少回。

    他原本可以大声呵斥曲哲的罪行,再让他马上滚,却被楼下那个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干涉——他不想通过别人的嘴,告知沈谷禹任何关于他的事。

    自从他的生母去世后,他就没办法不厌恶沈家的一切。他极力装作优秀,甚至有些讨好的嘴脸,为得就是能在这个小城市独自活着,而不用天天面对沈家的一家三口。

    结果从未有人踏足过的隐秘空间,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人闯入。

    那天晚上沈一卓有些失眠,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想都觉得烦闷。等到他实在烦得无心睡眠后,他拿着烟和火,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

    曲哲蜷缩在沙发上睡着,看起来怪可怜,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后来去追究当时为什么那么做,沈一卓已经记不清缘由,他在擦动打火机,冒出火花的瞬间,多看了一眼曲哲睡梦中的脸,然后便带着好奇,凑近了些,再多看几眼。这还是他第一次看清楚曲哲的长相,摘掉厚重的眼镜后,他的轮廓才能显现出来。他非但不丑,长得还有些……眉清目秀。

    可他即便是睡着的,纤长的睫毛仍然时不时颤动。

    目空一切,甚至有些厌世的他,就在那瞬间对这个可怜兮兮的人,生出莫名的恻隐。

    但转瞬他又觉得烦——他讨厌这种不请自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