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试探性接触

分卷阅读114

    不单单是不请自来到他的住处,更是不请自来闯入他的人生。他很早很早就确认过人也可以独自活着,不需要爱。

    但就是从那一瞬的恻隐,加上说不清的厌恶,再加上一点点好奇,开始逐渐失控。

    东窗事发也显得理所当然,他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凶猛。

    他离开学校的时候,莫名有种压抑感,好像是前一段荒诞的时光结束而感到安心,又像是为了生活马上要扳回沈谷禹所安排的正轨而失落。

    在无数次深夜半睡半醒间想起少年的脸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过分在意,已经超出了“主人与狗”,他惊慌失措,又觉得好笑。

    直到他偶遇曲哲的妹妹,一瞬间心跳诡异地加快,在他想寻个由头离开之前,已经不受控制跟她搭讪。

    沈一卓猜想,他也许早就被曲哲拖进了幽暗不见天日的深渊里。

    只是他过去不曾察觉,还以为对方是溺水的弱者,自己才是那个可以选择是否施以援手的旁观者。

    对方肆无忌惮的爱慕跟顺从温驯的对待,就跟他的礼貌温柔没有区别。他们都是骗子,而沈一卓好像略逊一筹。

    从最初的纠缠开始,就已经输掉了。

    在他无数次拜访蒋昱昭,表达自己的诚意后,时隔两年,蒋昱昭终于给了他一个地址。

    那是个海滨小镇,风景秀丽,惬意自在。沈一卓将一大堆工作推掉,甚至无所谓沈谷禹说,那就让沈一韪去接手。接就接吧,他没那么喜欢钱,也装得累了。

    他抽了两个月的假期出来,独自前往小镇。他穿着与他品味不符的简装,悄悄在蒋昱昭给的酒馆地址门外往里窥探——

    曲哲笑着给客人端上酒,旁边有人在弹吉他,他时不时跟着唱上两句,惬意自在。他晒得黑了些,气色不再是以前的苍白,反而看起来朝气蓬勃,总是覆着层水雾似的眸子变得明亮了许多,还含着笑。

    那一刻沈一卓才知道,没有他的地方,曲哲能过得这么好。

    他就站在暗角注视曲哲,看着他跟别人说话,在夜间的沙滩上喝酒,又独自回家。他能在楼下看见曲哲站在阳台,看着海和月亮抽烟。

    沈一卓已经知道自己多爱他,但那些所谓“爱他就让他幸福”的措辞仍然没法说服他就此离开。他需要曲哲,自私却真实。就是明白脱掉那些外衣,就没有人爱他,他才越发知道曲哲从前直白赤裸的爱,对他而言有多么重要。

    于是他成了跟踪者,在海滨小镇柔软的风里,注视着曲哲没有他参与其中的人生,直到一周后,在某个转角口,他跟着的人突然就不见了。刹那间他好像回到了两年前的上午,他在空荡荡的公寓里找不到曲哲的身影,他才意识到这次也许是真的失去这个人了。

    他仓皇无措,整个人彻底冷了下来,又带着不甘快步往前,试探把失去的人找回来。终于隔着便利店的玻璃窗,他们的视线再度交汇。

    “好久不见。”

    除此之外,沈一卓居然再找不出开场白。

    曲哲的表情里有惊讶,有无奈,他走到曲哲面前,对方淡淡地笑了笑,回应同样的话:“好久不见。”

    在他继续说话之前,曲哲已经买好了烟,就要往外走。

    他急忙忙跟上去,保持着距离,就走在曲哲身后。他们两好像已经无话可说了,至少曲哲所表现出的是这个意思。除了简短的四个字,他什么都没再说,只是朝着自己的住处走。

    沈一卓跟着,停在他家楼下,看着曲哲走进楼道里,然后上去,跟往常一样,他房间的灯亮起来,接着出现在阳台,点上一支烟,默默地看着海。沈一卓仰着头,注视着他,许久那人目光才落在他身上。

    寂静的夜里,似乎能听见不远处的海浪声。

    曲哲笑了笑,轻声说:“怎么不上来,我留着门。”

    长久以来的念想突然实现的那一刻,沈一卓却不敢相信。他不知道这是否代表着曲哲原谅了他,他只能试探着上楼,走进屋。

    曲哲抽完烟,在地毯上坐下。

    这房子很小,一居室,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廉价沙发。曲哲打理得很好,在阳台边上铺着地毯,他就坐在那儿,伸长了手打开角落里的小冰箱,拿出两罐啤酒,冲他晃了晃:“过来坐。”

    “嗯。”

    “你怎么来了,旅游么。”

    “来找你。”

    “哦……”曲哲动作利落地打开啤酒罐,递给他,“蒋昱昭跟你说了啊。”

    “我找了他很多次,他才告诉我的。”

    “没事,过来待几天。”

    “两个月。”

    “有住处吗?”

    “……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随便找间酒店就能解决住宿问题。可沈一卓还是这么说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目光热烈,像条祈求原谅的狗,看着曲哲仰起头大口大口喝啤酒。

    太丢人了。

    可是比起丢掉曲哲,他宁愿丢人。

    “那就住在我这儿吧,地方小了点。”曲哲说着环视了整个屋子一周,“不过我个子小,我可以睡沙发。”

    “你知道我为什么而来,你不用迁就我。”沈一卓轻声道,“你能原谅我了么。”

    对方的表情明显不自在起来,不知是不想提起以前的事,还是不适应他的直白。他看着曲哲垂下眸子,手里拿着啤酒罐,不知道在思考什么。这一刻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顺着他的下颌,抚上他的脸颊。

    曲哲有些惊讶地抬眼,却没躲闪。

    “我很想你。”他听见自己声音沙哑道,“……很想。”

    “嗯,”然后听见曲哲说,“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