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碗累卿[综武侠]

第18页

    碗碗累卿[综武侠] 作者:顾晴岚
    第18页
    李寻欢苦笑了一声,没有答话。
    他虽未说,但就连直心肠的郭大路也明白了这份苦衷,露出些许忧愁与感动。
    小妖怪拿门牙咔哒咔哒磕个不停,待爪子伸到袋中摸到底,终于决定细水长流不能一口气吃光,于是窸窸窣窣地将纸袋子封好。
    “青柴难烧、娇子难教~”她一边收拢柜面上的瓜子壳,通通扫到簸箕里;一边摇头晃脑,像个教授大儒般老神在在道:“这样是不行的,只会更惯坏他嗷!”
    “哦?”楚留香侧身,含笑道:“讲理,他都认准了是欺瞒哄骗;打他,他只会愈加怨恨叛逆……碗碗有何高招呢?”
    余碗碗吹了吹自己手指头上沾着的碎屑,疑惑地望着他们,稍加思索,提议道:“既然小孩子不能掐死换胎盘养大,要不……试试给他换个爹妈?”
    ——唉,死马当活马医嘛。
    于是当面如金纸的龙小云捂着忧伤的臀部,两股战战几欲昏死地逃出那磨人的茅坑时……
    却惨痛地发现,那挨千刀的李寻欢已消失不见,而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自己,竟被其以一枚铜板的价格贱卖,有了新的双亲。
    死跑堂的是他爹,死做饭的是他娘。
    那个丑八怪死丫头,则是他爹娘的上司。
    余碗碗彻底解放了,她现在只需要指挥着龙小云跑前跑后,自己动动嘴皮子就行了,就像现在,她甚至可以把瓜子壳吐到脚底下,让少年清扫。
    龙小云一边在心底死命地咒骂怎么不让这丑丫头被瓜子给呛死,一边任劳任怨地弯腰做活,打扫完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妹子还有吩咐么?”
    “瓜子吃光了,你再去买两斤回来吧。”小妖怪叹息了一声:“好吃的东西,永远不禁吃。”若非这实在是最便宜的零嘴,她倒也不好意思磕磕磕。
    少年的面庞也称得上是清秀的,他将杀心按捺住,在余碗碗眼皮子底下取了几枚铜币,麻溜地跑到外头去了。
    “碗碗,你不怕他偷跑掉么?”坐在小板凳上剥豆子的郭大路对着门外的光明世界咂了咂嘴,他现在越来越熟悉小酒馆的阴间环境了。
    小妖怪笑嘻嘻地摇头:“有好多双眼睛盯着呢。”
    郭大路还没好奇发问,在后院忙活的楚留香揭开布帘走出来,将一条毛呼呼的大玩意儿递给她,因为十分厚重宽大,简直将余碗碗整只碗罩在里面。
    “多谢香香哥哥,很合身,我喜欢!”小妖怪兴奋地尖叫一声,披上这身像是无数鸡鸭鹅毛沾在棉毯上的衣服,只露出双清亮的月牙眼,猫着腰钻了出去。
    两人目送这小小的古怪身影远去。
    郭大路有无数疑惑在心底,但不知当讲不当讲,于是沉吟半晌,只是问楚留香:“刘大哥,您全名不会是叫刘沉香罢?”
    “不。”盗帅摇了摇头,他不想劈华山救母,只是平静地牵起唇角:“我叫刘香……香。”这名字虽女气了点,但至少外人决不会跟“楚留香”三个字联系起来。
    郭大路干笑道:“还挺……挺好记的。”
    楚留香微笑,回之以十二分的客套。
    *
    龙小云很紧张,手心出汗。
    方才怕那死跑堂的尾随,他很乖觉地跑到卖炒货的商铺里头,现在整二斤瓜子正荡在他的左手。死丫头抠门,钱还差一点,是他嘴巧硬磨下来的。
    而现在,这些零嘴都已成为他千里回家赖以生存的首要食物。呵,他当然不会再回那个破酒馆……
    ——他龙小云就是死,死外边儿,从寒山寺上跳下去,也决不会再吃他们一口饭!
    昨夜,冲着那些花出去点餐的银两,死做饭的当真给他做了满桌的菜,挤得两排桌子一并,仍旧满满当当……但可以想象,他的尊严不允许,他的人格不允许,即使是他的肠胃,也不允许哇。
    彼时他蹲了半日的粪坑,虽然肚中空空,但正是瞧什么都像秽物的时候,总觉得吃多少就得再拉多少,又兼不愿认贼作父母,故以绝食相抗。
    那丑丫头凶巴巴地瞪过来:“《悯农》你都没学过?点了菜不吃,显摆你钱多?”那眼神,仿佛他是一只陷在米缸里的肥大硕鼠。
    龙小云就呲着牙笑啊。
    问她能拿自己怎么样?有本事打死他杀了他啊,他娘早晚会知晓的,到时候定然恨死那该千刀万剐的李寻欢了!
    “所以你是知道他看在你娘的份上,决不会伤害你,是么?”那死跑堂的脱去了围兜,挑眉问道。
    龙小云得意得简直眉飞色舞:“你们休想吓唬我,我告诉你们,李寻欢那个废人他逃不掉的,他早晚得……”
    “他已经回去跟你娘解释了,有你的新爹新娘在,她一定会非常放心的。”小妖怪打断了他的话,顺便光明正大地夹了口他的菜尝尝:“有点儿咸啦。”
    林诗音不是对幼子心性稍偏一无所知,只是她溺爱惯了,已无法再管教他。如今虽然楚留香没承认,但李寻欢已认定他便是盗帅本人。
    盗帅鼎鼎大名,有他做儿子的教导,林诗音还有甚么不放心的呢?简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故龙小云是等不着娘亲解救的,她最多来看看他。
    “淡啦?”郭大路闻声,擦着手掀开厨房的帘子:“要不,我给添点儿酱油?”龙小云冷着脸没回,他不解为何这几人如此胸有成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