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碗累卿[综武侠]

第19页

    碗碗累卿[综武侠] 作者:顾晴岚
    第19页
    小妖怪摆了摆手:“喂猪而已,用不着,凑合着吃呗。”她这倒不是在故意骂人,纯粹是想到龙小云点菜全要来者不挑,仿佛叫猪食,有感而发。
    但龙小云暴躁少年心性,当下就火气上头忍不了:“丑八怪,你这张嘴莫不是不想要了?”他再度揪起女孩子的领口,手掌扬起。
    动作不迅速,是想看他们底线在哪里。若见事不对,譬如那死跑堂的冲过来要毒打一顿,他他怕是比任何人都滑跪得要快。
    不料这回谁也没阻止的意思。
    那死丫头抬起脖子,像条死鱼一样凑到他跟前,柔软的面颊近在咫尺,却慢吞吞道:“虽然你还没吃饭,但是用点儿力嗷。”
    龙小云冷笑道:“好,这是你自找的!”
    他蹙着眉,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神情恶狠狠地好似要一鞋底拍死只倚在墙角的柔弱小强。
    “——啪!”
    “——啊!”
    两道声音都是龙小云发出来的。
    前者是他打出的响亮耳光,后者是他手臂疑似骨折的声响。郭大路一脸懵逼跑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楚留香跟余碗碗两个人努着嘴一言难尽的表情。
    经过检查,龙小云的右手并没有断,只是痛得三两天里怕是都动不了筷子吃饭。为此,余碗碗拿了个大盆子,将菜通通倒进去搅了搅,一口口地喂他。
    ——这特么还不是喂猪吃猪食?
    哀嚎的少年缩得像只小鹌鹑,再也不敢充大爷,尤其小妖怪不耐烦地嫌弃他吃得慢,说要是浪费就让他再打自己一拳。
    龙小云努力地咀嚼着,几次三番被噎得眼白一翻,差点晕死过去,全靠顽强的意志支撑下去……
    ——天可怜见,现在他逃出来了!
    龙小云苍白的面容望着好似久违的日光,心情澎湃得无以言表,他还记得回家的路,虽然没有盘缠,但是这难不倒他的……大不了抢劫啊。
    回家、回家,娘亲在等他!
    迷途少年热泪盈眶地走向城门。
    少顷,脚步一顿,颤抖起来。
    十几条野狗,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打头进行包围的,正是那条被他踹了脚的老黄狗。它呲牙咧嘴,黑鼻子皱了皱,凶悍地唤他道:“——汪!”
    第11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龙小云被狗撵得鬼哭狼嚎四处跑的时候,穿着楚留香倾情缝制的爱心羽毛衣的小妖怪,正揣着爪子满街蹦哒。
    以前看的剧里,贫穷主人公勤工俭学做几份兼职,其中穿玩偶服吸引顾客就挺常见。余碗碗认为自己并不傻,于是飞快抛掉传单,开始尝试新方法。
    “瞧一瞧看一看嘞。”小妖怪学着以前戏班子里的吆喝,没有铜锣就扯着嗓子使劲儿喊:“榆树巷西边走到底新开了家酒吧,酒吧酒吧,久久不粑粑,开业酬宾八八折啦!”
    她扑甩双臂嘎嘎地走,两条袖管挥舞起来就像两只金黄色流着油的大烤翅,迎着和煦春风落下一地鸡鸭鹅毛,也让身后的人被毛糊了眉毛。
    陆小凤已跟了足有两条街。
    起初还注意隐蔽,后来越靠越近。
    等对方大约是喊累了,不跳了,拖着沉重的身体往拐角走时,陆小凤终于忍不住鬼鬼祟祟地凑过去。
    试探着问道:“你……可是碗碗姑娘么?”
    他朋友多,消息广,要找个头顶着红黄双色碗的小姑娘,竟比预想的简单许多。只是眼前人的模样,实在教他用四条眉毛都捉摸不透。
    ——这一身丑不拉几还掉毛的,是个啥?
    余碗碗的脑袋瓜也都罩在衣服里。
    说是衣服,其实就是个沾满各种羽毛的大麻袋,便是路边的乞丐也不稀罕穿,既丑且滑稽,还并不保暖。
    整体胖乎乎的,从头到脚盖住,不知里头填充了多少旧棉絮;两只手的地方是大而长的翅膀,全身最毛绒绒的所在;嘴巴处是个扁扁的橙灰色的喙,倒不影响说话;至于唯一露出的双眸处,乃是楚留香估量她的身形,剪开了两个小洞……
    被这么黑乎乎地瞪着,难怪没人肯靠近。
    陆小凤腹诽着,觉得她的模样十分滑稽。
    “不是哦。”卖力宣传的小姑娘停下来后,那锣鼓似的大嗓门简直轻柔得像一根小羽毛。
    月牙眼忽闪着,神秘兮兮道:
    “我是躺小鸭。”透着满满的骄傲。
    陆小凤不晓得她的语声为何如此小心翼翼,仿佛怕惊扰了什么似的。毕竟有求于人,他也更加压低声音:“你姓唐?难道是蜀中唐家的姑娘?”
    小妖怪郑重地摇头:“不是唐,是躺。”
    唐老鸭是迪斯尼的,版权问题不能扮鸭。
    “棠?汤?”陆小凤愈加迷惑。
    但这不重要,他简单介绍了自己姓甚名谁,便想开门见山,同她好言商量正事:“小丫姑娘,冒昧找来,我来是为了……”
    不料她突然嘎了一声,猛地仰头向后。
    陆小凤很懵逼,下意识想伸手去接,但她一爪子拍开了不让碰。顿了顿,只听见“砰”的一声,是女孩子后脑勺重重磕在地面的声响。
    “……”他好像听见青石板裂开了。
    小妖怪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语重心长道:“就是这个‘躺’。”她整张脸都套在麻袋里瞧不清神情,但陆小凤确定自己感知到了语气中的嫌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