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碗累卿[综武侠]

第76页

    碗碗累卿[综武侠] 作者:顾晴岚
    第76页
    不动脑子也晓得,全都来路不正。
    背后不知有多少龌龊的勾当见不得人。
    遗憾的是这新起之秀过于狡猾,每个收到秘密邀请函的贵客,登岛前都会被蒙住双眼。一切都是在绝对的黑暗中进行的,怪不得唤作“蝙蝠岛”。
    而如今, 幕后罪魁已被揭露。
    无争山庄的少庄主,原随云。
    一个见之无不为其遗憾双目失明的年轻公子, 斯文秀气又彬彬有礼。据说铁手追命闻讯赶到时,他还客气地朝他们做了个揖……
    下一刻,双腕“啪嗒”就给扣了锁。
    铁手余光瞥见番茄炒蛋精, 腿肚子便隐约有些打颤, 拉着犯罪嫌疑人原随云便先回去了,只留下纳闷的追命自报案者口中梳理细节。
    盲眼公子走时微微侧首。
    并不挣扎,仿佛已经认罪伏法。
    “你怎知他是坏人?”追命想不明白。
    不过虽然想不通, 但是莫名地信服。
    不信却也不行,方才小妖怪约摸又是在喊无情的轮椅, 颠得他面若金纸。众人好说歹说, 才让轮椅稍安勿躁莫要升天, 连忙跑出来寻碗。
    此时余碗碗正拿两只小勺吃第三碗馄饨, 一口一个,包得满嘴没法开口。她一边吃, 一边望着桌上荧荧的夜明珠,好像这样更下饭似的。
    “碗碗似乎并不认识原随云,却说他便是……蝙蝠公子, 又数了一堆的罪状,竹筒倒豆似地念叨。自第二句起,他的面色便很奇怪,我本以为是气恼之极,不想竟突然动起手来了……”
    楚留香摸着鼻子道:“这简直是不打自招。”
    甚至没有动手来往几十招,原随云的武功虽已是武林中佼佼,但约摸是心慌意乱下发挥不出全部实力,很快便落败认命。
    只可惜打碎了桌上那只本要给他的碗。
    余碗碗终于咽下了嘴里香喷喷的大馄饨。
    月牙眸眨动:“真理就是不需要证明的道理。”
    “……甚么?”追命愈感迷惑。
    她咂咂嘴:“真理就是‘原随云咕噜噜’。”
    最后三个字含混不清,不过懂的自然懂。
    追命不懂,但大受震撼。
    他只得望向楚留香,期盼翻译。
    接收到目光,白衣盗帅轻抚眉心。
    但他却深知问不出更多的事情了。
    “碗碗……”香帅的身体坐得很直,他拿出了义兄的派头,斟酌着道:“漂亮可爱的女孩子,是很少会将粗俗之语挂在嘴边的,骂人终归不大好。”
    还是直接打罢,不打死便是好的。
    心念刚动,盗帅惊觉自身思维竟已转变。
    而那双月牙眸望了过来,眼神无辜:“我没有骂人嗷。”她抿着唇,眉目幽深:“我骂的是狗。”再说了,文化碗的事情,怎么能说是骂呢?!
    “……”总有无数自成逻辑的歪理。
    追命知晓,自己是问不出更多的东西了。经过上回那一遭,神侯府上下大都对这小妖怪恨不得退避三舍,便抹了把脸,直接道了声告辞要走。
    “啊,我亲爱的达瓦里希。”余碗碗叫住了他,在追命不解甚至可谓严阵以待的目光中,恋恋不舍地把整盒夜明珠塞到对方手里:“表忘了赃物嗷!”
    她知道这玩意儿没法见者有份。
    “……倒是我忘了。”追命僵硬地牵起唇角,表扬了热心红领巾余碗碗拾金不昧的崇高品德,还表示将来或许给她送面锦旗。
    自打两年前大捕头收到“妇女之友”的锦旗,神侯府上下皆觉此种方式惠而不费,妙哉!
    苏梦枕今夜睡得并不踏实。
    按理说平日里小妖怪狗狗祟祟偷溜出去,而他出于种种原因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睡,实际辗转反侧,今日有楚留香陪同,总该放心了罢?
    ……但不知怎的,他好像更不放心了。
    睡不着就干脆起来批复公文,第二支微黄的烛火燃到一半时,果然就有手下特来禀报,那是楼中最神秘精锐的勘察者。
    最沉稳可靠的眼线,然这回禀告时话竟出奇的多,几乎快要超过连连追问的楼主人。且对方时不时似不经意间抬眸的动作,总教苏梦枕觉得自己脸上又开出花来了。
    ——明明没有的。
    他照过镜子,万分确信。
    四更天,余碗碗偷偷溜回自己房里。
    为了模拟水下,黑色的房间并不透光。
    苏梦枕正端坐在刷得绿油油的藤木椅子上,拿着漆得银灿灿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凉透了的白开,轻抿一口,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武林高手总有点夜视能力的。
    “回来了?”他问,语声不辨喜怒。
    “嗯昂。”她缩起脖子,小幅度地点头。
    苏梦枕打量着她,慢声道:“原随云……”
    一时又不知该说些什么话,满腹言语,却好似说什么都尚需斟酌。其实他有点忧虑,有点生气,有点迷惑,内心深处又微微泛了点酸上来。
    “唔……”小妖怪揣着爪子等了又等,没等到后文,便以为这句结束该轮到她讲了,试探着回道:“老狗比?”她觉着现在有点像在对暗号。
    亲耳听到,苏梦枕又好气又好笑。
    但他端着沉沉的面色,只是道:“楚留香教你的这些话么?”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连名带姓地称呼盗帅这位武林前辈,不过谁也没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