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碗累卿[综武侠]

第81页

    碗碗累卿[综武侠] 作者:顾晴岚
    第81页
    他们有好有坏, 尽管面貌经历等不尽相同,但她天性单纯,轻易地便爱屋及乌……蝙蝠公子被抓实在算是歪打正着的冤枉,他却将计就计在天牢向狱友七绝妙僧套话,并敏锐地寻到了漏洞。
    ——苏樱。
    南王世子侧妃, 为逆贼生下了遗腹子。考虑到稚子无辜,早两年前叛乱当日便脱离了王府隐姓埋名, 且与江小鱼有旧,神侯府明知其在何处从未打扰。
    没想到就是这一时心软与放纵,险些让余碗碗被蒙蔽和利用, 还碎了她那么多的宝贝碗。不过提到这一点, 余碗碗本碗好像比苏梦枕还要看得开:
    ……
    “其实我也不是很难过。”月凉如水,霸道妖帝余碗碗将脑袋埋在素衣公子怀里,并发出噫呜呜呜的叫声, 却倔强地表示:“没穿绿衣服,当时我就看穿辽, 不是我喜欢的人美心善苏樱小天使。”
    两个人正坐在白玉塔的顶端。
    闻言, 苏梦枕轻拍她背的手一顿:“那你还将那么多碗交给她?”也就停了片刻, 未等小妖怪答话, 又恢复了不紧不慢的动作,温声道:“这世上有许多人, 坏人两个字可不会写在脸上。”
    余碗碗在他怀里闷闷地“哼”了一声。
    大意了,但又没有完全大意。不过这件事她暂时是不想提了,余碗碗抬起头, 很欢快地用脑袋顶了顶苏梦枕的胸:“你今天喝光营养液了吗?”
    “……嗯。”苏梦枕面不改色地颌首。
    不想回忆所谓的“扫把星尘埃”味儿。
    余碗碗为自己的宝贝碗默哀完毕,又兼看见筷子强颜欢笑的面庞心中愈发欢喜,立即满血复活:“要坚持喝的嗷!我想跟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后面这句话比不得什么“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但它不但是句人话,还是句极动听的情话。
    苏梦枕微微侧首,好整以暇地注视过来。
    星月与晨曦交错,有淡淡的光辉落在他微笑着的面庞上,他放松地屈起一条腿,轻声道:“凡人寿数太短,你怕我很快死了,再不能陪你?”
    小妖怪学着他的模样也伸直腿。
    除了衣衫变成紫色,她好像也真的长高了些,虽然腿还是没筷子长,但可以很轻松地搁在苏梦枕的膝盖以下,压得他不能动弹。
    那时她拖着头朝下的原随云,就像拖着条死狗一样扔给了无情,然后欢快地说平时红黄色涂料(?衣服)叫“复合型”,纯红色叫“力量型”,纯黄色叫“速度型”,紫色是“碗碗快乐型。”
    行吧,番茄炒蛋精进化成茄子精罢了。
    苏梦枕也不觉得稀奇,甚至暗暗庆幸这紫色并不深,不至于回忆起当初镜中自己酱紫色的脸。至于她身量拔高那就更好,理智晓得她并非是小姑娘,情感上却总有些微妙的难以启齿……
    毕竟她之前看上去,小小一只碗。
    “我可以活好久好久,但是你不行,如果一支营养液可以续命一年……”余碗碗开始掰手指算数,说着非常没有情调甚至冷漠的话:“等你死了,我可能会喜欢上别人的嗷。”
    他静静地颌首,唇角弧度分毫未变。
    “我不会陪你死的嗷!”
    “……嗯。”
    “我可能会移情别恋的嗷!”
    “……我知道。”
    月牙眸眨了眨,稍微凑过去了一点:“你怎么都不生气,也不伤心鸭?”她用两根手指比划长度,着重强调道:“我很可能只会再喜欢你,这么短的时间。”
    大拇指跟食指比划出短短一截。
    对妖怪来说,几百年也许沉睡中便度过了,对凡人而言,却已是数代的漫长……苏梦枕脑海中想象出自己白发苍苍而她风华正茂的模样。
    “唔。”他温声叹息:“那可真是好长好长。”
    于他而言,已然足够了。
    他想,自己其实是个算得上贪心的人。但上苍给予的并不少,想要的一切都已拥有,岁月静好,应当知足并惜福。
    “你是不是在说反话?”小妖怪抿着唇,将脑袋轻轻靠在苏梦枕的肩膀,像是预备哄他:“其实……就算你死掉了,我想我还是可以做到继续喜欢你的……我可以的!”
    她越说越坚定了,双眸炯炯有神。
    “不是反话。”
    苏梦枕一怔,竟低低笑出声。
    精瘦的胸膛也闷闷地震颤着,连带着余碗碗捂住了耳朵,很迷惘地瞅着对方,不晓得有什么好笑的。
    良久,他柔声道:“我不想你记得我那般久,没有必要,会很累的。”
    修长却略带苍白的手指轻轻搭在小妖怪的爪子上,盖住,摩挲:“凡人的喜爱并不长久,至多不过百年,不值得你为我付出那么多。”
    “哦。”余碗碗有点懵懂地应。
    顿了顿,她的爪子同他十指相扣,随即反手一翻将苏梦枕的手压在下面:“值得两个字,抵不过你的一滴眼泪。”
    瓮声瓮气,哼哼唧唧。
    奇奇怪怪,流里流气。
    “……我又不曾哭过。”苏梦枕失笑道。
    但被她这么古怪莫名的话语一闹,立即冲淡了方才淡淡的惆怅,只留下啼笑皆非的错愕。
    其实他在剖析自己内心时早做好了一切打算,细细说来,百年身后事不过杞人忧天而已,不妨将所有选择的权利交予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