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江湖遍地打酱油

第139页

    [综武侠]江湖遍地打酱油 作者:西门无双
    第139页
    “跳过那些无关紧要的,我只想知道,上次我被卢瑟捅了一刀,那把刀是不是有点名堂?”张三挑眉问道。
    “你都知道了?”诸葛紧盯着张三的脸,颇为惊恐地问道。
    张三点头。
    “这个嘛,似乎也许大概,是的吧。”诸葛唯唯诺诺地说道。
    “你说得这么心虚,小老弟,那把刀不会就是你友情提供的吧?”张三的目光中看不出一丝疑问,态度就像是证据确凿只是循例问一句的笃定。
    诸葛只能长叹一口气,试图挣扎一下:“是倒是,但我不知道他真敢这么干呀…。我以为他只是想借去搞研究,你也知道我们技术宅惺惺相惜……”
    “所以那把刀上有什么?”张三的耐心似乎是消磨干净了,不再给他说废话的机会,直截了当地问道。
    奇怪的是她到了现在,态度依然很镇定,这就让诸葛摸不着头脑。
    她知道什么,知道多少?
    诸葛完全不清楚,于是只能说道:“有复制权限的病毒。”
    张三在原地沉默了半晌,像是想将自己站成一座雕像。最终在诸葛的忐忑中,她僵硬地比了个大拇指,由衷赞叹道:“牛逼。”
    不仅用语言表达态度,张三的目光也变成了耐人寻味的崇敬。
    有本事开发出这种病毒,没去公司核心部门上班真是公司的一大损失。就算不是去做开发,去安全部门也是一把好手。
    “所以他拿到管理员权限了?”张三忽然又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假如卢瑟复制到了她的权限,就不该被轻易封号了。
    “没有,那个病毒还没完善,只是个半成品,有延迟的。”诸葛赶忙解释道。
    瘪犊子了。
    张三倒抽一口凉气,这才回忆起那把匕首已经不知去向了。她当时急着要处理卢瑟,根本没留意那把刀消失后会去向何方。
    “那不会是,随机了吧?”她抽了抽嘴角,喃喃自语道。
    诸葛仅凭着她一句话就猜到了她震惊的缘由,此刻也只能附和道:“那就,祝你好运?”
    “你刚才到底在跟谁说话?”
    本以为这次的对话告一段落,正有些微放松下来,却不防张三冷不丁地问道。诸葛的微微抖动,只迟疑了短短一瞬便咬定道:“没有谁,一直是我一个人。”
    张三似乎有些失望,但也只是叹了口气,皱眉道:“你要知道,使用病毒可不止是封号这么简单。认真追究起来,很可能判个三年以内的。”
    这下诸葛的神情明显松动了不少,至少张三能看出他内心挣扎得格外厉害。等了很长的时间,他始终没有说话,只用求饶的眼神看着她。
    也就是没得商量了。张三心中已有了猜测,当真不为难他,甚至用带着笑意的语气说道:“你这样就很好,享受游戏嘛。没准换个人当管理员,还能给你减免点债务。”
    诸葛的身形随之一颤,良久之后终于抬头说道:“刚才是……”
    那个名字终究没能传达到张三耳中,因为她已经走了。
    她向来不是个合格的玩家,关于工作的事,她就尽量要求自己做到更好。该面对的事情总要面对的,她也逃避够久了。
    医院的陈设不能说是接地气,只能说是接地府。四周的通风特别好,清一色的白色床品,和随风飘动的窗帘,只差个背景音乐就能搞个鬼片副本了。
    当前的安宁城依然处于人手不足阶段,虽说有这么个医院,但值班的医生是不可能有的。
    张三悄悄坐到病床前,她已经换了一副熟悉又陌生的面孔。那躺在床上的病弱少年倏忽睁开了眼,毫无征兆地,差点把张三吓一跳。
    同样的,花无缺也被吓得不轻,虽然他维持住了一贯的教养和风格,并没有表现得像个一惊一乍的少年。
    “这里是……你怎么?”他心中疑问甚多,一开口,竟不知从何问起。
    张三微微一笑,道:“这里当然是地府啦,我是谁你还认不出来?”
    她只是简单开个玩笑,想要调节一下紧张的氛围。不料花无缺呼吸一窒,像是轻易接受了这个设定。
    “你是流星,当然,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白衣少年眉目中不知是悲是喜,多年的执念此刻突然放开,张三看见一滴泪从他眼中滑落,不禁心惊肉跳起来。
    “我以为此生再也无法见到你了……流星,你告诉我,你当年究竟是怎么死的?”花无缺的情绪有些激动,“真的是我害死了你么?”
    “没礼貌,叫姐姐。”张三皱紧的眉头这时挑了挑。
    久违的重逢,迎来的就是一堆疑问句。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也许面前这个小伙子并没有暗恋过自己,就是纯粹对她的死亡执念太深?
    “你就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说?”她反问道。
    “除非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花无缺的意志无比坚定。
    这时便轮到张三心虚起来。但她素来是理不直气也壮,危机重重的状况下更是无所顾忌,当下便说道:“真不是你害的。因为我压根就没死。”
    然后她看见花无缺点了点头,露出一抹了然,还有些狡黠的笑容。
    “我还想着,也许在我死之前你会来找我坦白。现在看来,我倒不用等这么久。”花无缺释怀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