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江湖遍地打酱油

第142页

    [综武侠]江湖遍地打酱油 作者:西门无双
    第142页
    司空摘星深吸一口气,不由得感慨道:“不愧是盗帅楚留香,抱着一个人还能轻易到达这样的速度,不行,我也不能输!”
    说是这样说,然而陆小凤决不认为他的速度比楚留香慢很多。因为接下来,受害者陆小凤就被司空摘星一把抱起,奔着天一楼直飞而去。
    张三觉得局势已经不可能更乱了。
    生活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谁也不知道它最后会奔向何方。
    但陆小凤显然不这样认为,他决定将一天的快乐心情寄托在这场混乱中。于是他大喊一声:“有人抢跑啦——”
    人尽皆知,陆小凤的灵犀一指名动天下,轻功也是相当出众,一般这种在各类怪事中冒险的男人轻功都很不赖的。
    这一嗓子之后,天下人将会知道,陆小凤还有一副破锣嗓子。
    他喊得实在是太过荡气回肠,绕梁三日,更是每一个音都不在调子上。
    “哦?这倒有趣得很。”背负重剑的中年汉子自远处飞来,恰好落在楼下。他的目光只在半空中的人身上扫过,便忍不住皱起眉头,“待嫁的姑娘,抛头露面像什么样子。”
    燕南天刚经历过一场恶战,他的气力已经衰弱不少,但仍不输这两个精神完备的年轻人。稍做观察,他却有些犹豫起来。
    为什么每个人都是抱着一个人在往上冲?他要是就这样冲上去,岂不是占了后辈们的便宜?若说让他也找一个人抱起来,现下还真没个合适的人选……
    “此间名为天一楼,依城主天外飞仙的功力,要后发而先至,不过是易如反掌,又何须如此心急?”白衣的西门吹雪手中抱着剑,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的话语是如此明确的吹捧,面上却根本看不出一点夸赞的意思。
    阿青撇了撇嘴,不是很理解他最近的反常状态。
    而且,他昨天还和那个叫叶孤城的男人打得难解难分,今天好像就成了至交好友似的。
    她看不懂,她不理解。
    叶城主却用一种惺惺相惜的目光看向一尘不染的西门吹雪,欣然道:“庄主过誉了,比起庄主在踏雪无痕,我这点微末伎俩难登大雅之堂。”
    阿青:【这位兄弟你到底在谦逊个什么???】
    商业互吹之后,西门吹雪拱手道:“城主请。”
    叶孤城亦不示弱,拱手道:“庄主请。”
    “你们抱着另外一个人上去不就行了?!”阿青实在是忍无可忍,再听他们纠缠下去,手里好不容易抢来的瓜都不香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想写得沙雕一点,欢快一点。
    因为今天基金涨了,心情比较欢脱,趁着这种心情赶紧把剩下半章写了。
    第76章 旧人
    ==============
    阿青仍未知道, 那天的两大剑客是如何从天亮打到天黑,从城南打到城北。
    事后分析,也许她的提议并无问题,只不过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在谁主谁客的问题上没有达成共识。
    他们好像都不愿意成为那个被公主抱的対象, 所以也只好用武力来进行公平裁决。
    但这些小事, 离天一楼顶端的人来说都太过遥远, 他们的眼中似乎已经是能看到彼此的倒影。
    此刻张三正勾着嘴角, 一双手环绕在楚留香的脖子上。
    他们认识的时间不算短,更是一起经历了不少劫难,可惜张三从没找到机会这样近距离观察一个男人。
    楚留香的脖子,是一条恰到好处的弧线。
    他的心跳一直很平缓, 这样极致地飞行, 也没有影响到他的心率。
    张三喃喃道:“我从前怎么没发现, 你长得还挺好看的……”
    那一定不是因为她眼瞎, 干她这一行的,什么样的英俊面庞没有见过?都是审美疲劳的锅, 让她分不清美丑。
    “多谢夸奖。”楚留香微微低下头,笑眯眯地说道,“也许我想要的并不是这个。”
    张三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福至心灵,“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
    “老板你还满意吗?”她故意问道。
    被亲了一脸口水的楚留香实在是没法腾出手去擦掉了, 自己选的女朋友,他还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只能笑着原谅她?
    “是我不対, 不该用这种超出你认知范围的问题来为难你。”盗帅轻叹一声, 脚下最后一次虚空漫步,他的速度竟然不减反增。
    天上地下, 牛顿也管不着他。
    “厉害厉害。”张三几乎没忍住为他鼓掌。
    她悟了,悟得很深。
    原本以为他们之间的轻功差距只在伯仲之间,这一下才知道,楚留香的轻功至少是在理解上高她好几层楼。
    ——毕竟她只是掌握了轻功这门技能,而他是真的会飞。
    “在沙漠之中,我曾想过现下的场景。”楚留香的眼中一直带着笑意,因着回忆嘴角的弧度变了又变,终是感慨道,“张三姑娘,你一点也没有变重,反倒更轻了。带上你,対我来说一点也不算是负担。”
    被他cue中的人,还没来得及脸红,只是眼中闪过一丝错愕。楚留香看见张三不自觉地往更高的地方张望,然后又迅速恢复如常。
    “假如,我是说假如。”张三眨巴着眼试图组织语言,“今天我要是被人抢走了,你并不必来寻我……”
    楚留香便觉得自己近来的预感应验了。她果然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却不愿意说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