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江湖遍地打酱油

第145页

    [综武侠]江湖遍地打酱油 作者:西门无双
    第145页
    随着话音落地,那森然的剑气便从张三脖颈处消失了,冰凉的闪电鞭又重新回到张三手中。
    “接下来你该不会说要和我公平决战吧?”张三脸上的笑意未变,半真半假地说着担忧的话语。
    宫九能发挥出几成功力,从方才那一剑,她已经看出些端倪。要是真动起手来,她的胜算不高,也就是三七开——七成还是别人的。
    然而他只是伸出手,缓慢地朝张三的方向伸过来。她几乎要本能地伸手格挡开。
    “张三姑娘,你可真是……”
    随着他若有似无的叹息声,那指尖只轻轻一点,在离她心口尚有一寸的地方停住。张三脸上浮现出意外的神情,她已经感到了一股剑气精准透过她的心脏。
    她意外,倒不是为宫九的深厚功力,而是这已经超出了她的预判。像宫九这样风格鲜明的人物,按理来说是不会出尔反尔的。他既然收回了剑,就不该再度出手。
    但随即意外的人又变成了宫九,只因前一秒还只差跪地求饶的女人,在中了致命的一招的同时,竟将她的两根手指缓缓落在了他眉心。
    她的动作实在是慢,慢得像是情人间的轻抚,慢到宫九甚至难有避开的念头。
    ——这或许就是张三最后的温柔了。
    无人知晓的角落,曾经发生过怎样惊心动魄的对峙,吃瓜群众们无从得知。
    他们此刻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抢亲活动上。试问谁能拒绝花无缺——准确地说是花无缺那张脸呢?
    “不知道花公子喜欢哪种长相的女人,我现在重新捏脸还来得及吗?”路人甲对镜自照,看着一张精致可爱的脸忧心忡忡。
    路人乙:“换脸很贵的。”
    路人甲:“要是能和花公子共度良宵,花多少钱也值呀~”
    路人乙:“你说得好有道理。我先退游戏去查查攻略,应该有大神在做。”
    路人丙(男):“拔剑吧诸君!今夜相逢,大家就是敌人了。”
    “那个……劳驾让让路。”女人慢吞吞地打他们身边路过,从神态到说话的语气,都是毫不掩饰的疲惫。
    路人们瞥她一眼,倒是没说多余的话,便往旁边退让一步,让出一条道来。
    那是一张清秀有余,记忆点不足的脸,至少在他们看来是平平无奇,不太像个玩家,倒像是个npc。
    “他喜欢铁心兰。”
    在女人走过时,似乎留下这样一句话。于是三个路人面面相觑,既不知道铁心兰是谁,也不确定她究竟是在对谁说话。
    “幻听了吧?”
    “……大概是。”
    她叫张三,是一名游戏管理员,也是当前位面唯一的管理员。她现在遇到一点小麻烦,辅助处理工作的系统似乎因为修复不明漏洞而宕机了。
    因为她记忆中从前这个系统也不怎么稳定,宕机很是寻常,她也没多想。任务栏中赫然挂着的抢亲任务提醒了她,接下来可能的行程是去城主府当个工具人。
    张三的脑子很乱,她认为这是系统宕机引发的短暂失忆,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会恢复正常。
    ……所以铁心兰到底是谁?
    【如无意外,会是花无缺的妻子。】系统如是回答她。
    张三受宠若惊:【你重启成功啦?】
    系统:【是的,数据量巨大,我分了大部分能耗在处理。】
    张三犹豫着说道:【我怎么觉得你重启之后变得不像你了……】
    记忆中的系统好像和现在这个不大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那就是现在这个太正经了,不像之前那样贱贱的。
    系统:【……你不喜欢么?】
    【你重启之前的数据没丢吧?解释一下为啥我醒来怀里抱着一盆花?】
    张三也是有她独特的逃避问题的方式。
    系统只沉默了一秒钟,回答得很干脆:【距离本次更新完成还剩八小时,如无特殊情况,将关闭非必要辅助功能。】
    不知为何,张三硬是从系统的机械音中听出了一点僵硬。人工智能,也会生气?
    然而系统君显然不想解释这种违和感从何而来,接下来的时间无论她怎么呼叫,系统也再没出现。所幸通往城主府的地图并没有关闭,她还能开着自动寻路,一边发着呆。
    城主府的构造和普通府邸区别不大,正门,后门,还有角门。这座房子修得挺气派,又兼张灯结彩,很是喜庆,却连点像样的防卫力量也没有。
    就这样一座城主府,张三很难理解为什么导航会把她带到窗户边上。
    “怎么感觉跟做贼似的……”她挠了挠头。
    大白天翻窗户,太不专业了。
    岂料她话音刚落,左侧便传来一声:“自信点,就是做贼。”
    右侧亦是有人说道:“要不是馋人家身子,哪个正经人会趴在这儿?”
    张三心中颇为惊讶,她实在不敢想象,在她附近究竟潜伏着多少人。这些人既然早就来了,又为何迟迟没有出手?
    不过这跟她有什么相干,她又不是来抢亲的——再不济她也是被抢的那个!
    轻巧地翻身进入房间,眼前的景象令她呼吸都停滞了三秒。
    “啊这。”
    一张床上整整齐齐坐着五个男人,穿着同样的大红衣裳,长着同一张脸。难怪外边埋伏的人没有动手,这种情况的确是令人望而生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