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潮难禁H 1v1

18为她警告 ?αdǐαиweи.?ò?

    情潮难禁h 1v1 作者:空白的记忆
    18为她警告 ?αdiαnwen.?o?
    男人残酷冰凉的声音,明明慢条斯理,却极有穿透力,汪振国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毛骨悚然。
    但一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他还是鼓足了勇气,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别忘了,我现在是你的继父,你要这么对我,你母亲可不同意。”
    霍律修眼底闪过一抹如刀刃般锋利的光芒,眯出一道杀意,“待会回去,带我妈离开,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不然明天醒来,看看你会在哪。”
    霍律修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淡淡一笑,松开了他,打开水龙头优雅地清晰自己如玉琢般骨节分明的手,水流划过每一寸骨节,又染上一层白炽的灯光,竟洗出一股冰冷的肃杀,好似即将要杀人的恶魔,有极端的洁癖,杀人前要先洁手。
    直到镜子里的男人消失不见,汪振国突然打了个哆嗦,仿佛厉鬼从他身边划过,卷起一丝冷意。
    ……
    霍律修落座后,童未眠整个人都有些不太自在,男人的视线漫不经心地落在她身上,仅仅一秒,他又不动声色地离开,就像从未看过她一样。
    这时,汪振国回到了餐厅,他看了一眼主位上的霍律修,心头一震,眼底闪过一抹惊慌,思考片刻后,她来到自己妻子身旁,弯腰说道:“老婆,我突然有点不舒服,我们回去吧。”
    “怎么不舒服了?”霍母紧张地握住他的手,担心道:“哪儿不舒服?”
    “咱们先回去再说吧。”汪振国温柔地笑了笑,微笑的脸皮下是抽搐的神经。
    他感觉有一道箭一样的目光在盯着他,警告他,随时能捅破他的心脏。
    “那好吧。”霍母点头。
    ……
    霍嘉琪将他们二人送到了门口就回去了。
    “老公,饭还没吃完呢,怎么就急着要走了?”霍母疑惑地问他,“你真的不舒服吗?”
    汪振国搂住妻子的肩膀,“你不是不高兴我跟童老师说话吗?”
    霍母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和不悦,“哪有不高兴呀。”
    “是吗?你可是我老婆,天天睡在一起,我难道不了解你吗?”汪振国宠溺地点了点霍母的鼻子。
    霍母虽然已经快六十岁,但被汪振国哄的就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人一样,依偎在他怀里。
    “我就是不喜欢你看别的小姑娘。”
    汪振国比她小十几岁,婚前就有很多女人喜欢他,她好不容易把这男人勾到手,一直防着别的女人,想方设法的给自己美容拉皮,就是想留住这个男人的心,可不会便宜别的小妖精。
    “所以喽,我就不想多待了,免得你不高兴,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其他小姑娘再年轻我都不放在眼里的,也不想多看一眼。”
    柔情似水的声音,让霍母听的心神荡漾。
    “讨厌。”她娇羞地靠在丈夫怀里。
    ……
    餐桌上只剩下叁个人,略显冷清,不过对霍律修来说也没什么,倒是霍嘉琪不高兴。
    “妈怎么还不来呀?”
    她在餐桌上又打了个电话。
    可是她口中的母亲却没有接她的电话。
    “妈太过分了,答应过我的事情,一次一次食言。我再也不想理她了。”
    可还没几秒,她又转头看向旁边的男人,一脸央求:“爸,我求你了,你就打个电话给妈吧,你只要开口,她就会来。”
    霍律修平静的目光没有半点浮波,嗓音略有几分阴沉,“要么继续吃饭,要么回房去。”
    “爸……”霍嘉琪还想说些什么,霍律修一个冷眸扫了过去,将她想说的话硬生生地堵回了嘴里。
    虽然父亲平时宠她,可严肃起来,也会令她从骨子里感到害怕。
    但她心里还是气不过,愤愤地起身离开。
    童未眠刚想叫住她,霍隽霆却先她一步开口,“别管她。”
    餐厅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童未眠心里难免紧张。
    --
    18为她警告 ?αdiαnwen.?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