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潮难禁H 1v1

42叔叔亲亲 ℉αdǐαиweи.?ò?

    情潮难禁h 1v1 作者:空白的记忆
    42叔叔亲亲 fαdiαnwen.?o?
    霍律修走进病房,刘云薇正坐在霍嘉琪病床边。
    “律修,你去哪儿了?女儿生病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霍律修不冷不热道:“我昨晚就来了,你呢?”
    “我……”
    刘云薇也是今天早上才来的,还画了个漂亮的妆,因为会遇到霍律修,可没想到她来的时候霍律修居然不在。
    “爸,眠姐姐呢?她回去了吗?”霍嘉琪问道。
    霍律修“嗯”了一声,“她昨晚把你送到医院,守了很久,我把她送回去了。”
    “是吗?”刘云薇皮笑肉不笑,“送了这么久啊?”
    “你想说什么?”霍律修冷着一张脸,阴森又充满压迫感。
    刘云薇信连忙赔笑,“我也没想说什么呀,那么凶干嘛?”
    “爸妈,你们别吵架,我都病了,你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霍嘉琪一脸委屈。
    “爸妈没吵架。”刘云薇紧紧握着她的手,“你好好休息,爸妈感情好着呢。”
    霍嘉琪微笑点头。
    “对了爸,眠姐姐昨晚给我垫了医药费,你还给她了吗?”
    霍律修“嗯”了一声,“还了。你不能吃辣还非吃,把你老师都吓坏了,你也不告诉她。”
    霍嘉琪撇撇嘴,“我就是嘴馋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对不起嘛。”
    霍律修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我有事要去处理,你先在这休息,我忙完了再来看你。”
    霍律修说要,来到床边,宠溺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有事打给我。”
    霍嘉琪点点头,“那你去忙吧,有妈陪着我呢。”
    刘云薇脸色一僵,她刚想说她也要忙,霍律修接着说:“那你在这多陪她一会儿。”
    刘云薇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好的。”
    霍律修走后,刘云薇忍不住问道:“嘉琪,你就不好奇你爸昨晚送完童老师之后去哪了吗?”
    “你要是好奇你去问呗,正好你们俩可以单独相处一下。”
    反正霍嘉琪从小到大都习惯了霍律修的忙碌,不管白天还是生意,他经常会离开。
    “好吧。不过你这丫头,大大咧咧的,把自己的身体搞成这样,既然你都已经要上大学了,你干嘛还要跟童老师继续来往呢?她只是你的补课老师而已,可不会在意你。”
    “妈,你不了解童老师,你干嘛要这样说她?我和她是好朋友,我就是要找她。”
    一提到童未眠,霍嘉琪的脸色格外严肃,谁也不准说童未眠坏话。
    刘云薇知道女儿的脾气比较叛逆,越不让她做什么,她越要做什么,于是她也没有再多说,“好,妈知道了。你要是真那么喜欢她,以后可以让童老师多来家里吃饭,让妈好了解她。”
    霍嘉琪满意地笑起来,“那,等我好了之后,马上童老师来家里吃饭。”
    ……
    童未眠正在写备课,手机振动了一下。
    她没有理会,而是将备课的认真地写完之后,才拿起手机,发现是霍律修发给她的消息。
    【在干吗?】
    【?】
    【人呢?】
    他这叁条消息都隔了很久的时间,加起来有一个小时。
    童未眠揉揉揉自己酸涩的手指,将备课本推到一边,回复:【刚刚在写备课,没看手机】
    霍律修秒回:【备课多吗?】
    童未眠:【挺多的,我同时补数英理,要写叁本】
    霍律修:【你怎么一个人补叁门课?】
    童未眠:【因为我有这叁门的资格证,就干脆都让我补了,虽然累了点,不过能多拿钱,只是写备课的时候手会酸】
    霍律修:【叔叔给你亲亲手】
    童未眠噗呲一声笑了,【你亲不到啊】
    【那叔叔去找你】
    【不要,我现在腿还酸呢】
    【眠眠,你要不要考虑来给叔叔工作?保证不让你辛苦,薪水比现在多】
    【不考虑】
    童未眠回复得十分果断。
    霍律修:【……为什么?】
    童未眠:【我现在的工作挺好的,自己的时间也多,可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谢谢你的邀请。】
    【你都不考虑一下吗?】
    【不考虑】
    反正她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换新工作的话,到时候麻烦。
    那一头,霍律修不知怎么了,过了好久都没有回复,童未眠就继续忙了。
    童未眠辅导员一个高中生写完作业,下了班后天都快黑了。
    她背着包包,沿着路边走,感觉身后有一辆车跟着她。
    她转过头,那辆车正好停下,车窗打开,是霍律修一张英俊凛冽的脸,“上车。”
    童未眠坐在驾驶位上,“霍叔叔,你怎么来了?”
    “告诉我你家的地址,我送你回去。”
    “你要去我家呀,不太好吧。”
    “地址。”霍律修的语气可不是在跟她商量。
    童未眠硬着头皮报了一个地址。
    等到了童未眠的住处之后,天已经望见黑了,霍律修将车停好,和童未眠沿着小巷走了大概二十米之后,进了一个需要输入密码的大门,沿着狭窄的楼梯往上走。
    走廊上的灯是自动感应的,可是有时候感应失灵,漆黑一片。
    童未眠跟霍律修手拉着手,谁也没有说话。
    走廊虽然狭窄黑暗,可是还算干净,每天都有人打扫。
    两个人停在了一扇门前,童未眠拿出钥匙,一边开锁一边说:“霍叔叔,我这里很简陋,你要是受不了的话可以走。”
    “那么急着赶我走?”霍律修有些不悦。
    “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怕委屈了你。”
    门已打开,童未眠开了灯。
    她租的是一个一室一厅,看起来很小,不过她一个人住也足够了。
    实际上并没有霍律修想的那个简陋,房子的墙壁看起来是重新粉刷过的,而且屋子虽然小,但是童未眠打扫的很干净,并且将所有的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让整个房子看起来小而精致。
    “你先坐,我给你倒杯水。”童未眠将包放在沙发上,她刚要走,霍律修抓住她的手腕,“不用了,我不渴。”
    “你要跟我做爱吗?这里隔音不太好,我们去酒店吧。”
    她很直接,她跟霍律修之间只有这点事。
    “你当我是什么?随时随地都要发情吗?我只是想来陪陪你而已。”霍律修略显不满。
    “是吗?”童未眠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你了。”
    然而,两个小时后。
    童未眠被浑身赤裸的压在自己的床上,承受着男人凶猛的撞击。
    “啊,啊啊,你轻点……”
    床单被淫水沾湿。
    这栋楼隔音不好,童未眠的声音很克制。
    --
    42叔叔亲亲 fαdiαnwen.?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