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白给

第1页

    重生之白给 作者:毛肚好吃
    第1页
    《重生之白给》作者:毛肚好吃【完结+番外】
    简介:
    号外号外!战国第一枭雄(自封)被好兄弟背后捅刀啦!!!
    尉迟岚眼一闭再一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直接出现在死对头的家里。
    出现就算了,他堂堂战国第一枭雄居然成了个奴隶?!
    这能忍?
    嚣张的他表示:奴隶就奴隶,大不了从头开始打天下!
    谁知死对头却因为他的死天天买醉,看着好生凄凉。
    废物东西!
    他偏偏还被打发去伺候这个废物点心,端茶倒水送酒然后然后就出事了。
    他被死对头按在床上了!!!
    敢强老子?老子就没受过这委屈,就咽不下这口气!
    得想个办法强回来!
    死对头眯着眼睛冲他笑:就真白给啊?
    然而逐渐地,他发现了好兄弟会背刺他,死对头却不会。
    不仅不会,死对头好像还很爱他?
    且看狂妄大将重生成柔弱小倌,要如何跟死对头一边情场博弈,一边携手驰骋天下!
    第一章 他死了
    青天白日,赫连家的营地中,数百兵士正齐齐训练;一列戴着手足镣铐、塞着嘴的人,从侧门而入,要往正前赫连家的家主面前去。
    这一列不过五人,均是贱籍,生来便要为奴为婢,服侍他人。
    正巧家主赫连恒身边死了个侍人据说那侍人是其他家族派来潜伏的细作,被乱棍打死之后尸首又发还给了那家族做新春贺礼于是管事便再找了几人来,谨防又出现细作这档子事,索性都寻了当地的贱籍。
    忽地,居中一名瘦弱青年不知被什么绊倒在地,额头猛然磕在道旁凸起的石头上。
    喂,喂
    不会一头碰死了吧?真晦气!
    喂!
    瘦弱青年血流如注,顷刻间便在地面汇出一泊血来。管事手忙脚乱地又是推搡又是拍打,都不见他有反应。然而赫连恒依然懒散地端着茶杯,并未往骚乱处多看一眼。
    啊好痛,额头好痛。
    尉迟岚意识回归时,就只觉得痛。耳边不知谁人在聒噪不已,声音直插他脑里,烦得他想拔刀砍and;人。可身体并不允许他这么做,他的胸口脸颊全贴在凹凸不平的地面,砂砾硌得他生疼。
    但这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还是额头好痛。
    喂,要死死出去啊死在这里算怎么回事还有气没有?晦气死了!
    聒噪声中却还有另一人的声音裹挟其中,那声音比贴在耳际说话显得还要近。
    是我对不起你。
    他记得的,这是跟随了他十年之久的副将,洛辰欢的声音。记忆如疾风回归,他在剧痛中想起了失去意识前的事。
    他是尉迟岚,战国第一家的家主,昨夜在不萧山兵分四路要进军天都城;他只带了二十精兵抄小道,然后然后被自己最信任的副将背后捅刀了。
    哈!哈!哈!
    他尉迟岚就是命不该绝,就算是背后捅刀也杀不了他!
    什么叫天选之子?这就叫天选之子!
    劫后余生的狂喜涌上心头,霎时间他不知哪来的力气,硬生生撑着地面爬起了起来。
    见状,管事又骂道:没死?没死那你在这里装什么死!
    这杂碎是在跟老子说话吗?
    他想这么问,张口之际便察觉他现在情况很不妙手,被铐着;脚,被铐着;嘴,被塞着;眼,被血糊得看什么都赤红一片。他狠狠一吸鼻子,新鲜空气糅杂着血腥味闯进他的肺腑,给他添了些清醒;他缩了缩肩膀,低下头用肩抹掉脸上的血。
    周围兵士的低喝声,远处的鸟叫,还有耳边唯唯诺诺的呼吸声,一时间齐齐涌进他的感官中。他抬眼看过去,晴空下映着的是飘扬的旗帜。
    四棱纹的旗帜。尉迟家死对头赫连家的旗帜。
    唔!!唔唔!!唔!!
    闭上你的狗嘴!在主公面前放肆,是不是找死!
    唔!!
    管事的一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拍得他差点又要摔下去。
    这什么情况?被好兄弟背刺都算了,好兄弟不会这么鲜廉寡耻直接把他卖给了敌对势力吧?可眼前的现实无一不在告诉他,他身处赫连家的地盘,还被拘束得毫无动手的可能。
    再看看不远处高台上坐着喝茶的男人不正是赫连恒那个杂种吗!!
    这几个是刚挑上来、背景干净的,和其他人马绝无瓜葛,家中也死绝的贱奴,管事的点头哈腰道,还请主公过目。
    赫连恒闻言才起身,兴致缺缺地往他们所在之处瞥过来。
    报!!!
    恰逢此时,一名兵士驾马闯入,急匆匆下了马后踉跄跑来。选人的事被中断,不少人都看向那名兵士,等着听是何战报如此焦急。跪在地上持续流血的他也不例外,歪着脖子往那边看去。
    是怎么了?他现在身在此处是他尉迟军败了?不可能,就算他被暗算,要败也没那么容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