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白给

第508页

    重生之白给 作者:毛肚好吃
    第508页
    下一瞬,刀光闪动,皇甫淳狠狠一拉,那刀刃便从他侧颈划到喉结,鲜红的血喷洒而出。
    皇甫!
    刀先落地,皇甫淳失重后仰,倒在了王座之上。
    血染透他的华服,缓缓滴落。
    而他身旁的和泉,弯腰捡起了刀,目视着赫连恒,将刀收入了鞘中:赫连,你到底赢了,赢过了所有人,赢得了天下。
    他说完,脚尖一点,倏地跃上了梁木。
    立即有精兵要追上去,但却慢了和泉一步。他直接撞破了天顶的瓦片,飞快离了太辰殿内:
    赫连恒,你且好好活着,终有一日,我会取你性命,以告慰我主在天之灵
    不必追了!赫连恒抬手一挥,如是道,他若有本事,自会再来。
    男人话音刚落,身后便有大批马蹄之声响起。
    自不必说,是他赫连家的兵马到了。
    谁知,竟有人驭马上了太辰殿门前的长阶也不停,直接骑着马就要往大殿里闯。要知道,诸侯觐见都无人敢骑马乘撵,哪怕是赫连恒,方才入殿之时也是下了马徒步而行。
    赫连恒转过身,就看见马停在了殿门口,手下精兵下意识要出刀阻拦,可在看清楚马上的江意后又愣了。
    而还有一人,跳下了马。
    多少双眼睛之下,他一瘸一拐地走,朝着赫连恒走去。
    他死了?宗锦问。
    死了。赫连恒答。
    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
    他走到男人面前,余光瞥过皇甫淳的尸首,又看向赫连恒的脸。
    那瞬间,赫连恒看到他笑了。
    不是冷笑,不是嘲弄的笑,不是狂妄的笑。
    那个人只是笑了,甚至有些满足有些天真,灵动美丽的眼睛弯成新月的模样。
    紧接着,宗锦拖着他重伤的腿,坚定而缓慢地单膝跪下:恭迎我主,入主天都;赫连万世,永存不灭
    赫连恒赶忙想去扶他起身,可手才伸出,长刀落地的声音便此起彼伏。不止是殿内精兵,就连殿外赶来得晚了些兵士也同样如此。恢弘壮阔的声音响彻整个天都城的上空
    赫连万世,永存不灭!
    【作者有话说:yeah!】
    第二百六十章 尾声(上)
    这皇甫老贼,挟持天子,毒杀戎亲王,名为辅佐,实为谋权篡位
    若无赫连揭竿而起
    只见千钧一发之际
    千代气数已尽,要想呈延之江山稳固,百姓安居乐业,唯有贤才能士登上大统;当今天下,除了赫连,无人可行
    雨过天晴后,天都城的天都比以往更蓝了。
    两日功夫,平民都蜗居家中不敢出门;然而外面战事来得快,结束得更快,兵卒们并不骚扰百姓,只训练有素地将城中尸首一一收拾出城,集中焚烧,以免疫病殃及百姓。再过了几日,天都城外也有消息传来,据说长洲等地的皇甫余孽皆被俘获,于八月十二在天都刑场上枭首示众,告诫臣民上下,这便是谋反的下场。
    平喜撂着腿,坐在天都城的月下坊内,一边听上面说书先生说话,一边嗑瓜子。
    倒不是他想歇着不愿意做事,只是那日从北宫门城楼摔下来,摔断了的骨头,这会子他的腿被包扎得严严实实,还绑上了木棍,以免到时候骨头长歪了,腿也跟着废了。
    半个月前,说书先生还在夸赞皇甫堪当大任,辅佐小皇帝;如今就已经换了说辞,全是褒扬赫连恒的。
    平喜暗暗在心中不屑这帮人倒戈如翻书那般轻而易举,看着自己还无法行动的腿,更觉得不爽了说什么必有回报,现下那些达官贵人住在天都宫里,还不是把他这力挽狂澜的人物抛之脑后了?
    所以说,就不能指望那什么宗锦能兑现承诺。
    好在他还有吴夏士这个老板,月下坊这个容身之处,能舒舒服服听书喝茶嗑瓜子。
    茶楼里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平喜正想着,突然门口进来俩禁军自然是赫连家的禁军,不过现在是王军了吓得有敏感的小老百姓立马往桌下钻:打仗了!又打仗了!
    霎时间这地方就被恐慌席卷,平喜下意识也想溜,抱着自己的伤腿往桌下挪。
    可还没等他拄拐站起来,王军便扬声道:不必惊慌!是私事!各位不必惊慌!!
    语罢,那王军便走向了平喜。
    不会是来计较他之前出言不逊的吧?!
    平喜心下一惊,就见王军在他面前拱手作揖,点了点头:这位可是平喜大人?
    大人?
    听见他并未否认,其中一人便从怀里摸出了两个锦盒,在平喜面前打开来,放置于桌上:这是奉上面的命令给平喜大人送来的。
    平喜整个愣住:呃
    这是地契和房契,那王军指了指左边一份,北郊外十亩良田,以及吉安大街的宅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