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白给

第509页

    重生之白给 作者:毛肚好吃
    第509页
    宅子?多大宅子?
    三进四出,是吉安大街那一片最大的了。王军笑着,又指向另一份,这是委任状,委任平喜大人入新设司邦府,为副邦尹。
    什么?!
    平喜吓得顿时站了起来,紧接着腿便锥心蚀骨疼起来,疼得他哇哇乱叫。
    王军还以为他是没听明白,再道:这司邦府是新设的官职,城以上的为司邦,下设司县、司镇
    不是,我是平喜语无伦次道,我是还没做好准备,怎么就当副城主了?!
    快点快点,要赶不上工期了!天都城西郊,宁差褪下了戎装,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站在人来人往中指挥着,搞快点啊,一个个怎么回事,没吃饭啊?
    小兵们也不敢多说,只能勤勤恳恳地做事。
    眼前是一整片的被铲平了的地,正有人不断将石砖铺上去。而在地的中央,好些人正用麻绳、圆木,拖着巨大的黑色石碑往正中挪。那石碑上刻满了名字,虽然是这几日赶工出来的,但匠人都请了二十几个人,倒也精细宏伟得很。
    兵士们喊着一、二、三地号子,来回重复,巨大的石碑在他们的调整下缓缓立起来,足有二层楼宇高。
    轰
    一声巨响过后,石碑终于落地。
    宁差仰起头,从上到下将上面的名字一一看过。许多都是他不认识的,但也有些是他认得的这些都是在此次战事中牺牲了的兵士之名,密密麻麻,足有上千人。他们的尸首几乎都找不到了,能找到的也面目全非,不宜发还本家。而在其中,赫然还写着北堂列。
    正巧抬棺木的兵士来了,宁差回头看了眼,问:谁的棺?
    是北堂将军的
    行,往后放,轻点。
    看着金丝楠木的棺椁从他身边过,宁差徐徐叹了口气,转而又去指挥其他人做事了。
    主上到底是给北堂列留足了体面,不提左丘之名,也不说背主之事。北堂列倒好像是与其他的兵士一般,为了赫连而牺牲。若不是如此,主上也不会安排他来这原是江意的差事。只是江意仍没原谅北堂列,自然也不愿意替他办这身后事。
    到底是结束了,雨过天晴后,生前事,莫计较。
    而在天都城东郊的半山腰上,亦有人在替人处理后事。
    皇甫军的尸首几乎都拖去乱葬岗烧了,皇甫淳也未有例外。倒不如说,赫连恒准许他就这么轻松的火葬了,已是种仁慈。历代君王,谁不对争权之敌恨之入骨,死后也不会放过。不然有琴氏也不会凭白做了几百年的贱籍罪人。
    和泉戴了顶斗笠,站在两座相守望着的无碑坟前,静默无语了许久。
    他手上还有挖过泥土留下的脏污,但他也不在意。
    说是半个主君,事我已毕,良久后和泉低声道,此后两不相欠,再无瓜葛,别了。
    处理这些剩余的事,要花不少功夫;天都宫里原有的内侍官员,赫连恒并未全换了。其中便包括专职祭祀的司祭官,据他所算,八月十六是个好日子,宜加封。
    于是赫连入主天都城,千代戎的退位仪式、赫连恒登基大典,都定在了八月十六。
    太后和小皇帝被找到的时候,母子二人狼狈不堪地躲在内侍下人的房里,还躲在衣柜中。那模样,比起灾荒时的难民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见过的人都难以忘怀。因而,千代家退位的话,是太后自己提的;她只怕走了皇甫又来了赫连,都是贼人都要他们母子的性命,为了活下去,皇位已经什么都算不上了。
    江意封王军左统领,罗之子封右统领;禄儿和禅儿赐王爵,封亲王,白鹿弘亦封亲王
    司宵阁中,内侍官正手捧着文书,站在暖阁里细细念着受封的草拟;宗锦歪歪扭扭地躺在坐榻上,受伤那只腿很是放肆地搭在男人的膝头。他拿着半个石榴,时不时弄出些石榴籽往自己嘴里塞,时而又往男人嘴里塞,一副闲适惬意的模样。
    这是天都宫内偏处的一间小院,离太辰殿不近,但风景甚好,推开窗便能见后院中满枝澄黄的金桂树,香味浓得叫人陶醉。
    你叫他来念这些作甚?宗锦听得不耐烦,一边吃石榴一边问道。
    怕有遗漏,便叫你听一听。赫连恒道,巫马与司马两家还叫管着原来的地方,只不过不称诸侯了,称邦府。
    那不是司马家的路数?
    正是,男人垂眼看着他,嘴角微微扬着,竟有些柔情似水,好的便学来用。
    刚念了那么多,有没有魏之渭的封赏?宗锦问道。
    内侍官小心翼翼地翻阅文书片刻:回禀将军,并无此人;按照皇上的意思,军中立功之人,均按军功办
    还未登基,就不要称皇上。赫连恒不咸不淡道。
    是,赫连君
    魏之渭此人,有些本事,和我性子,把他送我吧。宗锦道,让他去江陵带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