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白给

第513页

    重生之白给 作者:毛肚好吃
    第513页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喜欢,今后会不会再写文不一定,但至此,毛肚是要真的跟大家告别啦。
    祝愿大家今后事事顺利,看文总能遇上自己喜欢的,永远不踩雷!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诸位看官,有缘再见~】
    第二百六十二章 圣诞小番外
    初入赫连府的夜晚
    男人的吻落在他颈间的嫩肉上,湿润的酒意自那薄唇中飘出,落在他的身上。他只知道自己是尉迟岚,是那个称霸了西边的恶鬼,是要率军直入天都城、将当今天子拽下来的人。
    可他却不知原来性欲可以来得这般凶猛。
    是要将人吞噬的野兽,是幽暗无底的深渊,是飞溅三尺的高山流水,是滚滚天雷。
    他情不自禁地仰头,凸显的喉结正因为吞咽津液而微微颤动。
    那处脆弱就这么摊开在男人眼前,赫连恒的唇碰过,舌尖舔过,再往后便是有些暴躁地啃咬与吮吸。
    别咬,混账东西。宗锦朦胧地骂了句。
    但这只会让男人吸得更用力。连绵的舔吻从他喉咙到锁骨,再到胸口殷红的乳尖。男人的手也没闲着,扯开腰带,探入下摆,在他柔弱大腿的缝中揉捏。宗锦瘦弱,身上唯一能摸出些肉感的便是腿根。那里皮肤细滑,男人覆着薄茧的指腹不轻不重地抚过,痒意仿佛渗透了皮肉,没入骨髓。
    男人的舌尖撩拨着他的乳首,宗锦倏然皱眉,喘息阵阵,偶有几声呻吟,被他半压抑着,反倒更叫人觉得诱人。
    宗锦屈起的膝盖在赫连恒腿间,有意无意地蹭过丝滑布料下的火热;这实在太放肆,让男人不得不腾出手,制住他的腿。
    你倒是会,赫连恒喘着粗气道,看样子被人调教得很好。
    他尚在醉意缱绻间,其他的事无暇思索,时而看身下的人是尉迟岚,时而又想起这不过是白日里管家新寻得的贱籍小倌。若换了往常,主动爬上他床的人一律按奸细处置;可换成今夜,换成酒不醉人人自醉时赫连恒偶尔也想随性一回。
    但对方却不同欲望攀升得极快,已让他忘却自己的遭际,只觉得自己还在久隆,在金丝镶边的软榻上。被人擒着腿,宗锦相当不快,他水润的唇微张,话说得轻软似呢喃:调教?啊老子没有那种癖好;你只管把老子伺候好了。
    他一边说,手一边在身侧爬着,一点点爬过去,扣住了赫连恒的手:怎么你手比我还大。
    宗锦蹙眉,转瞬又对此无所谓了。
    男人柔软微凉的长发在他颈间,有些淡淡的香裹挟在酒香中,缠着他的神智。他捉着赫连恒的手,热切奔往自己胯下昂扬的性器。那只手刚隔着布料触上,他便舒服地叹出声:你摸摸,伸进去摸摸放心,我虽不打算娶妻生子,但定不会亏待了你。
    男人当真依照他的使唤,手伸进他的亵裤中,握着那处玩弄。
    唔宗锦哼唧着,无意识地侧过头,鼻尖抵着男人如漆的发,深深呼吸,你好香。
    是么。赫连恒只觉得有趣得紧,倏然加重了些力道。
    宗锦便如他所料的,眉头皱得愈发厉害,呼吸也凌乱。那儿渗出些湿滑来,宗锦像是嫌他不够热烈,微微挺送腰,性器蹭在男人掌心里,将清液涂抹开来。
    性欲烧得旺盛,赫连恒只觉得眼前漂亮的眉眼变得飘忽,难以触摸。转瞬那张脸就变了,变成另一张英气勃发的面容,眉尾的伤痕带着股艳情的下流。
    尉迟,赫连恒沙哑着说,摸这儿舒服么,还是这儿,或者这儿?嗯?
    他一边问,一边按捺不住地亚下身,亲吻在他眉尾的伤疤上。
    宗锦已不知今夕何夕,呻吟着连连点头。
    小倌只觉得身上如同叫人下了咒,前头舒服得直淌水,后面那处与性事无关之地,竟也不知怎的有些痒。他几乎能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再蠢蠢欲动,仿佛等待着什么闯进来,诡异得厉害。
    我是尉迟岚。
    我是尉迟岚。
    我是谁来着?
    男人的手忽然抽离,快感骤停,宗锦费劲地撑起上半身,看向男人的脸:嗯?
    他未等来回答,只等来男人突然褪去了他的亵裤。
    光裸的腿就这么呈现在赫连恒的眼前,灯火幽微,映衬得这双腿白璧无瑕。只是赫连恒心焦认定这便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一位,他便像是理智尽失、仅剩本能的野兽,再不愿等待他顾不上细细欣赏,手顺着大腿肉一路滑进根部,在紧致的臀肉间寻得紧窄的入口。
    那处像是期待着男人侵入,有些微的湿润,小口翕张似在呼吸,含住了男人的指尖。
    与此同时,宗锦不安地缩了缩。
    这并未能阻止男人的进犯,他也未竭力拒绝他脑子还剩半点清醒,都知晓那里跟性事无关;可这半点清醒已不够控制这句放荡的身体。
    肉欲在催促着快点,最好有什么现在就贯穿他的躯壳,要足够危险的,要杀机四伏的,要在被人掌控的恐惧里调合最强烈的刺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