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白给

第514页

    重生之白给 作者:毛肚好吃
    第514页
    赫连恒便给他这份刺激。
    啊
    男人两指并进,微微曲着,探进了翕合难耐的肉穴中。宗锦便克制不了地叫出声来,半是惊慌半是性欲得到了小小满足后的叹息。
    若你是女子,我便娶你为妻,男人的手在甬道内进出,找寻着能让身下人喘息连连的快活地,嘴上的话却只关乎情,无关乎欲,若你情愿,我八万赫连军便皆是你的同伴。
    宗锦一个字也听不见,好像五感全被关进了盒子里,还剩下性欲如凶猛的浪潮,在男人一进一出间咆哮。
    尉迟
    被人侵犯进体内原来是如此感受。
    宗锦在方寸朦胧间感叹,很快便又察知只是手指,断然不够。这具躯壳像永不餍足的饿鬼,渴求着什么来熨烫,最好将魂魄都烫得融化。他几乎已经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将所有交予本能。
    宗锦的手摸索到男人胯下,胀大的性器在他碰触的瞬间难耐地搏动。
    都不需要任何思考,剎那间宗锦便知道身体想要的是的什么。
    尉迟岚对女人兴致缺缺,喜欢骑马射箭打仗,一有时间便在射猎,爱把自己折腾得精力全空,连自渎的次数都少得可怜。
    因而此刻,他根本不懂怎样撩拨,不懂男人怎样才会觉得舒服他甚至连身上这个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太出来,像是满脑子只剩情欲的色胚。他就那么笨拙地握住对方的性器,隔着里衣搓弄。那里渗出薄精,湿润透出来黏在他的指腹;但他不管,只一味地玩弄,捋动着逐渐合上手指操弄他肉穴的节拍。
    你倒是快点,嗯,唔他口齿不清得哼着,那里好,啊那里很爽。
    这里?赫连恒迎合着他,指腹顶在柔软膣道的某处。
    宗锦反应大极了,霎时间绷紧瘦弱的腰,咬着牙却也拦不住溢出口的呻吟:嗯啊就是那儿
    小倌全身泛红,眼尾湿润,眸中似有星光,看着赫连恒懒散地露出个妖冶的笑:用这个,别用手,快点,是男人就痛快点。
    他一边说,一边牵引着对方。
    对方也极其配合赫连恒自然配合,他已忍得那里胀痛发酸。
    男人粗长可怖的肉刃便被领着到了宗锦两腿间,前端刚抵上湿润的肉穴,穴口便热烈欢迎着吮吸。
    完蛋,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想爽。
    这邀请太盛情,赫连恒掐住了小倌的细腰,长驱直入,钉进小倌的体内。
    柔软的肉褶伴随宗锦抽搐似的呼吸而疯狂颤抖,包裹着他,吮吸着他,挤压着敏感的顶端,用快感勾引他继续深入。交合让他的心似阵前擂动的战鼓,既宣布开始,那便再无手下留情一说。
    言语已显得多余,男人横冲直撞地在膣道中反复开拓。
    宗锦只觉得下身胀痛得厉害,未等他缓过去,男人的孽根便开始抽动。每一下都足够用力,每一下都要刺穿灵魂。他啊、啊地叫出声,再无余力压抑,只能被动地跟着摇晃,时而感觉自己宛在湍急的洪流中,时而又如置身火上,又痛又热。
    对方掐他的力道也没什么收敛,掐得他很痛,可和灭顶的快感比起来那简直微不足道。
    约是嫌这姿势交合得还不够深,不够满足男人的占有欲;赫连恒忽地搂住他后腰,将人硬生生拉起来,坐在自己身上,让他的性器嵌到最深处。
    尉迟岚,尉迟岚,尉迟岚。
    他此生最想要的,便是那个狂妄之徒。
    小倌在他耳边的喘息与呻吟,都好似那人的叫嚣,像在挑衅,让他再放肆些,最好交媾到狼狈不象话,像不懂得礼义廉耻的兽。
    赫连恒一面深深吻着他的颈窝,有几分真切的悲戚;一面又托着他的臀,带着他起身再重重跌下,用后穴乖巧地吞吐男人所有的情欲。
    宗锦的腿根被撞得发红发紫,却又爽得随时要泄出来。
    明明醉酒到神智全无,甬道还敏感得能感知到男人性器的形状。那是毒蛇,是楔子,是刀俎,不断地侵犯他,要将他弄得支离破碎。
    是谁先在这疾风骤雨般的快意里缴械投降的,宗锦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脑浆都被冲成了一锅稀粥,射出的精液甚至飙到了自己的下巴;紧接着赫连恒搂紧了他,快要将他绞死似的在他耳边低沉的喘息。
    身体里不断搏动的性器在吐露欲望,要将他填满。
    他还睁着眼,却什么都看不见。
    他在颤抖,在痉挛。
    而男人该死的东西还坚硬如铁。不等他缓过那阵几乎将人逼死的快感,那东西又动起来,柔柔试探数下便复归刚才的势头。
    别,别宗锦脆弱惊慌地喊了两声,等等,我
    可赫连恒听不见。
    像是第一次如此的食髓知味,赫连恒只想再来,还要来得更痛快。
    刚刚才泄过的身体异常敏感,男人几下便弄得他半死不活。有精水在动作间溢出来,淋淋漓漓落在二人的下体,还有些便留在里面被男人反复顶弄搅和,粘腻作响。
    宗锦无处借力,只能抱着男人的脖子。
    --